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神秘人
    这几天大概是段雷过的最痛苦的日子了,就跟此刻阴霾的天空差不多。

    被林风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生生打晕过去,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甚至清醒以后都没脸再出现在陈晨的面前,就连往日把他奉若偶像的那帮下属,偶尔眼神中也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神色。

    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一个人独自坐在吧台边的段雷就像匹受了伤的野狼,喉咙里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吼叫,咔嚓一声,握在手中的啤酒瓶竟然他捏成了碎片。

    旁边的客人被他的行为吓了一大跳,纷纷往旁边躲开,吵闹的音乐声似乎也小了许多,两名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走到段雷身后,一瞧对方这魁梧的身段也心知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人物,于是极为客气的唤道:“先生……先生……”

    段雷毫无所觉,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两名保安相视一眼,其中一人壮着胆把手放在他肩头上,轻轻推了推他。

    就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段雷条件反射抓着对方搭在他肩头上的手掌用力一拧,保安大声惨叫着蹲在地上,动也不敢再动一下,唯恐把他胳膊拧折了,旁边那名保安一见情况不对,当即抽出警棍往他后脑勺敲去。

    咚!

    在场的人只觉眼前一花,挥舞警棍的保安就像颗炮弹一样倒飞出去,连着撞翻了三四张桌椅趴在地上嗷嗷呼痛。

    “你们谁还敢笑话我?!”

    站起身来的段雷显得尤为高大,特别是那双凶戾的眸子,谁见到都会感觉瘆的慌,被他眼神一扫,围观的人吓得齐齐往后倒退了几步,四五个保安赶了过来,结果却被他骇人的目光吓住,站在远处不敢靠近。

    过了好一会儿见没人应声,段雷才一把抛飞被制伏的保安,醉醺醺的往外面走去,站在周围的人,根本没人敢上前拦着他,等他彻底走出了大门,这种压抑的气氛才彻底消失。

    外面街上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不想回办事处去的段雷像个醉酒鬼一样摇摇晃晃走着,还不时自言自语嘀咕着什么,路上的行人看他就跟看疯子一样,见他过来,吓得忙不迭往旁边躲开。

    当段雷正要从马路走到对面去的时候,一辆黑色普拉达驶到他面前突然停下,驾驶室坐着个带墨镜的家伙,对他勾了勾指头,语气冷淡的道:“上车,有人要见你。”

    段雷正愁找不到人撒气,现在倒好主动送上门来一个,不对,看样子应该是一伙人,他几乎没犹豫就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汽车发动起来,继续往前行驶,段雷大咧咧的靠在后座上,哈了口酒气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是谁的人?”

    “到了你就知道。”

    对方说完便闭上嘴,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大约十几分钟后,才在一家清净的茶社门外停了下来。

    段雷下了车后处于职业习惯打量着四周,这里地处偏僻,附近连人影都见不到一个,倒是适合干些不法的勾当。

    司机站在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段雷也是艺高人胆大的主,加上喝了不少酒急需找个发泄的目标,微微颔首也就跟了过去。

    底楼只有几个服务员围坐在圆桌前看着电视,听见脚步声,她们连头都懒得回一下,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二楼,司机走到最后一个房间门外,轻轻敲了敲门。

    得到答复后,他才将门推开,率先走了进去。

    段雷听到里面那男子说话的声音不禁一愣,屋里等着的竟然会是东洋人,以前他跟这些贪婪自大的家伙打交到都是用手里的武器说话,这次对方主动找上他,该不会是寻仇的吧?

    心中有了计较,段雷也不急着进去,伸手在腋下的快拔枪套中将手枪的击锤掰开,这才扯了扯外套的皱褶,大步往里面走去。

    屋子里加上司机一共就只有三人,一名穿着紧身皮衣皮裤的年轻女子与司机并肩站在中年男子背后,想来坐在圆桌旁这个埋头品茶的中年人就是主事者了,段雷那点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迈步走上前去,不用主人招呼自个儿拉开一张凳子桌了下来。

    中年男子又抿了两口香茶,这才把古色古香的茶碗放回桌上,抬起头,这是张消瘦的脸颊,但眼中却带着胸有成竹的神色。

    “你好,我叫成谷涼介,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段队长。”

    成谷涼介表现的极为客气,还主动向对方伸出了手。

    段雷却没跟他握手的意思,抱着手膀好整以暇的说:“哟,调查的还挺仔细,看来今天你们就是冲着我来的咯?”

    “混蛋!”

    身后这一男一女就像自己受到了羞辱,正试图上前动手却被成谷涼介给阻止了。

    “段君,请不要误会,我们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只见他微笑着收回手,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敌视而显得尴尬。

    他表现的越是谦逊段雷就越是谨慎,右手一直摆在能最快拔枪出来的位置,皮笑肉不笑的道:“有话就直说,我没功夫在这里跟你磨嘴皮子。”

    成谷涼介点了点头,继续笑着道:“好吧,那我直说,既然段君也是聪明人就不用浪费大家的时间,我知道你手上也有一份超能干细胞的样本,不如出个价卖给我吧?”

    段雷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找他竟然是为了超能干细胞,当即眼神一冷,右手缓缓往衣服里伸去,脸上却不着痕迹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又怎么知道样本就在我们手里?”

    “段君,我想你就别绕圈子了,我要的不是国安手里那份,而是你手里的,明白了吗?”

    “不明白!”

    陡然一声怒吼,段雷一脚踢翻了身前的圆桌,顺势快速拔出枪套中击锤大张的手枪,正当他准备快刀斩乱麻开枪射杀眼前这三人的时候,眼前人影一晃,背后突然传来凌烈的杀意。

    段雷几乎下意识低下了头,一抹寒光霎那从他头顶刮过,几根毛发随风掉在地上,段雷惊出了一声冷汗,但是已经酒精麻痹的神经总要比对方慢上一线,当他转过身来时,冰冷的刀锋已经稳稳架在了脖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