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创造奇迹的男人
    引擎的躁动声中,宝马x5一路狂奔向前,透过后视镜能瞅见加入追击中的车辆已经越来越多,黑压压的一片,警灯闪烁个不停,俨然把他当成了通缉要犯来对待。

    继续奔行了几千米远,前方道路已经被三四辆警车彻底封锁,地上还摆好了破胎器,一群警员拿着手枪站在车后,如临大敌般注视着离这里越来越近的嫌犯车辆。

    当车距离这道关卡只有几十米远的时候,林风见状一拉手刹,猛打起了方向盘,只见车头一甩,四个车轮与地面擦出一阵黑烟,在距离破胎器不到十米的地方,宝马一个利索的甩尾横移到了对面车道上,同时还调整好了方向。

    松开手刹,引擎传来一声怒吼,汽车又往原路冲了回去,还在原来车道上的追兵一个个跟着打起了方向盘,有两辆车默契不够,在道路中央发生了追尾事故,幸好里面的驾乘人员只是被撞的七晕八素却并没受伤。

    段雷驾驶的途观此时也注意到几十米外迎面过来的红色宝马,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未及多想就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在其他人的惊呼声中,途观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斜着冲入对面车道,一头往红色宝马撞了去。

    以如此快的车速迎面撞上,只怕两架车上的人员都不会好过,而两个驾驶员都像铁了心一样,谁都不肯这时候避让。

    几十米距离一晃而过,眼瞅着就要撞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却后来居上,车上的驾驶员似乎反应不及,竟然一头撞在途观车头的侧面。

    剧烈的碰撞声中,警车引擎盖高高翘起,而途观也被撞的车头深陷,安全气囊全部弹开。

    被撞的晕头转向的段雷只能眼睁睁看着林风驾驶的红色宝马从他眼前嗖的一声急速驶过,一拧车钥匙,发动机传出吭哧吭哧的声音,却始终发动不起来了,多半是刚才的碰撞造成引擎受损。

    一眨眼的功夫,宝马已经冲出几百米外,段雷恼恨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拉开车门下去,却见那辆撞了他的警车上走下一个面容娇美的年轻女警,那张精致的俏脸上写满了茫然无措。

    看样子对方是想帮忙拦停宝马汽车,结果却因为操作不当才撞在了一起,段雷到嘴边的狠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正好部下开了辆沃尔沃停在他身旁,段雷只瞪了这闯祸的女警一眼,拉开车门便坐了上去。

    等到他们去远,许小冉才收起脸上的表情,郁闷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混蛋到底捅了什么样的篓子,竟然惹得全市的警察都来围堵他一个。

    想到自己刚才为了帮助嫌犯脱困,竟然撞了同行的车,许小冉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一张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虽然有了许小冉的帮助林风才得以脱困,但这只是暂时的而已,头顶上空那架苍蝇一样盘旋不去的直升机就成了最好的指路明灯,四面八方不断有警车赶来,加入到围捕他的行列当中,林风就算技术再好,也很难冲出这层层围堵,而他也根本没想过要跑,这么做只是为了拖延一些时间而已。

    ……

    城西圣光私立医院

    大半夜,就连护士台里值班的小护士也在埋着头打起了瞌睡,秦嫣拒绝了朴志焕留在这里守着让她去休息的要求,父亲已经走了,妹妹又危在旦夕,她怎么能安心睡的着。

    坐在监护室对面的长椅上,身上盖着朴志焕留下的外套,整条空荡荡的走廊中就只有她一个人在。

    微凉的夜风不停吹拂着发丝,精神早已透支的秦嫣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傍晚的时候,妹妹吐血了,吐了一地都是,虽然华医生没有讲明,但她却十分清楚,菲儿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她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大脑中就像放幻灯片一样,还在一遍遍回放着与父亲和妹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其实这些年她大部分时候都在国外,与家人也是聚少离多,美好的记忆更是少得可怜,而这些曾经美好的东西都将成为回忆。

    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打破了眼下的寂静,秦嫣头也没抬,仍然沉浸在往日的点点滴滴之中,过个片刻,脚步声在她跟前停下,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秦嫣……”

    秦嫣缓缓抬起头,面前是个模样清秀却完全陌生的年轻女人,她不禁疑惑道:“你是?”

    陈晨微微笑了笑,并没对她解释太多,只淡淡的说:“我是林风的朋友,他托我给秦菲菲带一样东西过来。”

    “林风?那他为什么自己不来?”秦嫣闷闷的说道。

    陈晨回头瞄了眼冷冷清清的走廊,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勉强:“他有些事急着要去处理,暂时恐怕来不了,所以委托我一定要亲自把东西带来,他说,这个可以救秦菲菲的命。”

    血癌晚期还能治愈?

    这听上去就像个美好的童话故事,如果换了别人说这话,秦嫣只会生气,可当听说是林风的交代时,她心中居然没由来升出了一线希望,或许在她印象中,林风就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男人。

    两人聊了几句,监护室里传来秦菲菲急促的咳嗽声,秦嫣脸色一变急忙起身,当先往病房里闯去。

    洁白的床单上又多了一大团暗红的血块,秦菲菲满手是血重新瘫倒回病床上,秦嫣来到她身边连着唤了好几声,她才声若蚊蝇的道:“姐姐,我好难过……”

    看着她如此的痛苦,秦嫣再次不忍的留下了眼泪,哽咽着说:“别怕,姐姐一直陪着你,林风也说过你不会有事的。”

    “那坏家伙……他怎么不在?他不是说很快就会回来……”秦菲菲嘴角微微抽动着,似乎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声音也变得愈发微弱,心电监护仪上的数值正在逐渐降低。

    哐当,华医生领着一名护士风风火火闯了进来,一看秦菲菲当前的情况不由暗叫声糟,忙不迭对身边护士说:“快,准备急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