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争夺遗产
    严格说起来,秦浩远的老婆才是这场追悼会的正主,她直到这时候才突然现身,动机实在有些耐人寻味。

    林风露出思索的神色,王安雅倒是一眼认出站在姚冷香身边那个中年人的身份,对他说道:“那人是秦浩远的御用律师,他怎么跟着姚冷香一起出现,难道说……”

    “怎么,这律师有什么问题?”林风不是很懂的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我多想了吧。”王安雅却摇了摇头,以她的推断,像这种情况下带着律师前来,多半都跟家产有关,何况秦浩远身价惊人,光是手中持有的股份就是一笔天数字。

    姚冷香带着律师显然是有备而来,而秦嫣她们只顾着伤心去了,根本没有一点防备。

    母子俩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情真意切,一个不停磕头,另一个抹着眼泪,对着秦浩远的遗体不停哭诉,那哭声无比的悲伤,让现场顿时添了几分悲凉气氛。

    就连了解一些内情的人都被这对母子所感染到,心忖,秦浩远虽然跟她长期分居,但毕竟结婚多年,夫妻间感情仍在,见她哭的如此伤心难过,不少人纷纷上前劝说起来。

    “秦夫人,请节哀。”

    在众人的劝说下,姚冷香终于止住了哭声,睁着有些发红的眼眶对他们说道:“谢谢大家,能在我家老秦走的时候还专程来送他这最后一程。其实老秦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是太好,为了以防万一,他找来我身边这位汪律师,特意立下了一份遗嘱,想不到他竟然说走就走了……”

    说着姚冷香又忍不住哭出了声,众人忙安慰着她,就连秦恒也红着眼睛在旁边小声的劝说,只有秦嫣两姐妹察觉到了不对,不禁相视了一眼。

    父亲正值壮年,身体也一直健朗,他这次离开的非常突然,临走时连只言片语都没留下,又怎么会提前准备好遗书,姚冷香甚至都没跟她们提前商量,却突然当众宣布有遗书这回事,两女顿时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正在大家忙着劝慰悲泣的姚冷香时,站在她身后的汪律师从携带的公包里拿出一份件当众宣读起来,这就是所谓的遗书了,为了让大家相信,律师还出示了件末尾的秦浩远亲笔签字。

    而这份遗书也十分诡异,听上去就像秦浩远忘记了他还有子女一样,把他名下的存款和股份债券之类值钱的玩意儿全都划归到姚冷香的名下,或许是为了让大家感觉上他对子女一视同仁,这些东西就连秦杨也都没份。

    可大家也不是傻子,哪里又看不出来,把秦浩远的遗产划归到姚冷香名下,不也就变相等于是秦杨的了吗,这份遗书只苦了秦嫣她们三姐弟,分到的只是一些房子车子,在普通人眼里,这或许是笔巨大的财富,但对于秦家来说,这些不过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都说豪门无情,林风今天算是彻底见识到了,秦浩远都还没入土为安,他这老婆儿子就已经急不可耐跳出来忙着瓜分家产了,这种事换了谁只怕也不会答应。

    但姚冷香这次有准备而来,手上不但有秦浩远签名的遗书,还带来了律师和证人,很可能在秦浩远住院这段期间,这对母子就在筹划着谋夺遗产的事,所以才一直没有露面。

    而秦嫣她们还处在悲伤中,根本就没考虑过遗产的事情,一时间措手不及,根本就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对方伪造的这份遗书。

    “你们骗人!这份遗书上根本就不是爹地的签名!”

    秦菲菲气急之下,伸手要去抢那份遗书,律师早有准备,一抽手就把件塞回了公包里,连碰也不让她们碰到。

    见她这样子,姚冷香这心机女非但不恼,还苦口婆心的劝道:“菲菲你别再这里胡闹了,我可以当着你爸爸还有这么多叔叔伯伯的面发誓,这份确实是你爸爸亲笔签字的遗书,我想老秦这么做,恐怕也是担心你们岁数还小,把财产分给你们只会害了你们,所以才会交给我来打理。”

    见部分人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她又抹了把眼泪,做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说道:“就算老秦不在,可我还是你们妈妈,以后不管你们遇到什么困难,妈妈也会不遗余力帮你们解决……”

    姚冷香说的面面俱到,好些人已经认同了她的话,秦嫣三姐弟就算加在一起也说不过她,何况她手里还有那份所谓的‘遗书’。

    明明知道这不要脸的女人伪造了遗书,却苦于拿不出证据,秦菲菲气的胸脯急促起伏,恨不得扑上去跟这对卑鄙的母子拼命。

    “姐你……你又流鼻血了……”秦恒忽然回头发现了秦菲菲的异常,不由惊呼了一声。

    秦嫣也脸色一变,急忙把她扶住,关心的劝道:“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

    秦菲菲用力擦了擦鼻子,手背上温热的一片,正当她倔强的挣开秦嫣的手,还要跟姚冷香这不要脸的女人争论时,眼前突然一黑,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朦朦胧胧间,只听见姐姐在耳边的惊呼,还有一个宽厚的胸膛将她搂在了怀里。

    接下来便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抱着她的人似乎在奔跑,那感觉就像在腾云驾雾般,让她有种很舒服很安全的感觉,浑身连一丝力气都没了的秦菲菲连眼睛也不愿睁开。

    渐渐的,她连最后一丝意识也消失了,双手无力的垂落下去。

    “她这到底是怎么呢?”林风怀抱着昏迷不醒的秦菲菲坐上车,她的鼻血还一直在流个不停,林风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一片。

    秦嫣手忙脚乱发动了汽车,面对林风的询问,不争气的眼泪却一颗颗不断滑落,她只能咬紧了嘴唇,唯恐一出声就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最担心的事情难道就要发生了吗?

    她简直不敢去想,父亲刚走,如果妹妹也跟着离开,那这个家就只剩下她和秦恒了。

    “小心!”

    林风突然伸手帮她打了把方向盘,车头一甩,与迎面驶来的车辆只差一点撞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