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正主出现
    大小姐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朝夜总会的人自然一个不落全都要来,这些只是先头部队而已。

    十几辆出租车一字排开停在秦杰他们车队对面的路边,车门打开,一个个剃着短寸头,连青色头皮都能看见的壮硕小伙走了下来。

    为了出席这种场合,他们统一换上了的黑色的衬衣,胸前扎着白色的小花,几十个人一窝蜂朝这边走来,眼神犀利中隐隐散发着煞气,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和对面比起来,秦杰身边这些人就显得渺小多了,他们闹不清这些人是来干嘛的,也就没有贸然上前对林风动手动脚。

    “大小姐,三小姐……”魏阳和俞志强领着众人给秦家姐妹打过招呼,来到林风跟前,魏阳似乎这时才发现对面那群人的存在,瞥了眼他们手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武器,回头对林风问道:“老大,对面这些家伙不会是想在这儿闹事吧?”

    “不是,他们就只是想揍我而已。”林风笑笑。

    “卧槽不是吧,就对面这帮子废物还想揍老大你?”魏阳顿时大惊小怪的惊呼一声,毫不客气指着秦杰等人,跟在他身后那些安保队员,也不由嗤笑着摇起了头,浑然没把对面这些放在眼里的意思。

    这可就有点太不给面子了,被人当众嘲讽成废物,秦杰身边这十几个人硬是咬着牙齿,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秦杰也没料到对方一下来了这么多强援,看他们一个个长的虎背熊腰,两边真要动起手,他身边这些人还真扛不住两下揍,蓦地,他的视线定格在俞志强那张脸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却像茅塞顿开一样,忽然记起曾经在哪儿见过林风。

    “是你!”秦杰尖利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只见他手指着和俞志强站在一起的林风厉声嚷道:“我想起来了,就是你们两个当初合伙一起整我!”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如果现在手上有把枪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打死这两个家伙。

    “秦杰,坏事做尽总会遭报应的那一天。”俞志强冷眼看着他,当初就是这对父子不但想打折他的手,还逼得他走投无路只能去帮人开出租车,所以自然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

    “你们等着,到时我会看你跪着求我!”

    秦杰不敢上前跟他们动手,就站在原地厉声威胁着,魏阳这暴脾气哪会把这种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放在眼里,领着几十号人上前将他们围了起来。

    魏阳二话不说一把将秦杰推了个趔趄,横眉竖眼的说:“你再说一次?我今天就让你跪着从这里爬出去信不信?”

    被几十双虎视眈眈的目光盯着,秦杰身边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有气的快失去理智的秦杰脸红脖子粗的吼叫道:“我特么杀了你!”

    说着他就张牙舞爪想要去跟魏阳拼命,但不出意料被身边那些人给拉住了,他带来的那个女人,死死拽着他一条胳膊,嘴里不断劝道:“杰少算了,你不是这帮人对手,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秦杰又不是真傻,做出这幅拼命样子也就是为了让自己脸上显得好看一点,可这蠢女人一急之下却把真话讲了出来,这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脸上哪里还挂的住。

    啪!

    一声响亮的脆响,怒急之下秦杰一巴掌打在这多管闲事的女人脸上,女人顿时也懵了,捂着脸就快要哭出来。

    却见秦杰不留情面朝她骂道:“给老子滚!”

    女人哭哭啼啼的跑开了,秦杰总算恢复一些理智,倒也清楚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自己难看,于是朝林风和俞志强所在的地方瞪了眼,警告的味道很浓,这才对身边的人一招手:“我们走!”

    “我有说让你们走了吗?”魏阳得势不饶人,一步横移挡在他面前。

    面对这个咄咄逼人的家伙,从未如此受气过的秦杰攥紧了拳头,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魏阳,放他们走吧。”

    这里毕竟是秦浩远的吊念堂,如果在这地方打的血肉横飞那就太不像话了,到时弄的秦嫣几姐弟脸上也不好看,最后还是林风发话,魏阳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开条道,看着对方一群人狼狈的逃回车里,发动汽车溜了。

    魏阳和俞志强领着夜总会保安来这里主要就是帮着维持秩序,免得又有像秦杰这样的人渣跑来捣乱,过了一会儿,许若曦也开着她的迷你酷派到了,她和秦嫣平时好的就跟亲姐妹一样,刚一见面,就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王安雅也带着小宝一同来了,林风接待了她们,小宝一见到他就挣脱了妈妈的手,张开双臂大叫一声‘爸爸’,就一头扑了过来。

    看来这小家伙是认真了,连王安雅也不忍让儿子失望,久而久之都听习惯了,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羞涩,夜总会还有个合作伙伴,因为在外地演出的关系,只得托人送来了花圈以示哀悼。

    今天似乎注定了不会太平,林风抱着小宝正陪着王安雅说话,陡然一声惊天动地的悲呼,一道踉踉跄跄的身影从门口跑了进来。

    “爸爸!”

    秦杨跌跌撞撞跑到水晶棺前,路上好几下都差点摔倒,只见他一头扑倒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那响声大得连四周的人都能听见,接着他又抬起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嚎起来。

    他刚进来不久,他妈也就是秦浩远的老婆在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人陪同下进入吊念堂,这女人也一扫之前的泼辣,素面朝天穿着深黑色的裙子,边走边用手巾擦拭着眼泪。

    来到水晶棺边,当她看着静静躺在里面的人,或许真情流露,泪水滴滴答答洒落在水晶棺上。

    姚冷香轻抚着水晶棺表面,就像在摩挲男人的脸颊一样,悲呛的声音说“老秦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剩下我们这些孤儿寡母以后该怎么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