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噩耗
    秦菲菲性子倔强,除了秦浩远的话,别人就算说了她也不会听。

    见她死活不肯回去休息,秦嫣知道再劝也没用,只能幽幽的叹了口气。

    一直在帝国理工大学读书的秦恒带着副黑框眼镜,那眼镜片足有瓶底那么厚,他来到秦嫣身边,不无担忧的小声说道:“三姐那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要爸爸还没醒过来,她又病倒了……”

    “别说了,爸爸和菲儿都不会有事。”秦嫣摇了摇头,像是在安慰自己。

    秦浩远目前的情况其实比她们想象中还要糟糕,满头白发的马杰里医生刚才从病房里走出来,三人急忙围上去,焦急的问道:“大夫,我爸他到底现在怎么样了?”

    马杰里摇摇头,歉意的道:“恐怕我要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秦先生的脑组织已经出现萎缩迹象,如果不及时采取手术治疗,将来就算清醒过来,他的智商也会受到严重影响,可能只有四五岁孩子的智力,这还是一种最乐观的情况。”

    “可是如果手术,只有不到五成的成功机会,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马杰里依旧还是摇头,脑部是人体最复杂的区域,能做到五成的成功率已经非常的了不起了,秦菲菲见状顿时忍不住哭了出来。

    姐弟两个满是无助的看向秦嫣,该如何选其实他们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忍心说出口而已,秦嫣比两个小的要坚强许多,父亲病倒,而后母在这关头只打过两次电话,连面都不愿意露,这个家就只能由她这个大姐做主了。

    一番犹豫之后,秦嫣才下定决心,用力抓着马杰里医生的手,恳请道:“我们同意做这个手术,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爸爸!”

    秦浩远脑组织本身已经发生了器质性病变,手术刻不容缓,就安排在当天的下午。

    除了这三姐弟,连朴志焕也赶到了现场。

    亲眼看着秦浩远被送入手术室,门上的灯光亮起,秦嫣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祈祷着父亲能安然无恙,朴志焕一脸柔情的在旁安慰着她们的情绪。

    随着时间推移,手术室的灯光依旧亮着,映照在秦菲菲那张精致的俏脸上却苍白的仿佛没有一丝血色,她似乎在强行忍耐着什么,脸上浮现出十分难受的神情,但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术灯上,并没留意到她脸上的异样。

    煎熬般的度过了五个钟头,窗外的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她们却像感觉不到饿似得,即便朴志焕把买来的快餐摆在她们面前,也没人有心情去吃上一口。

    终于手术室门上的灯光熄灭了,随着房门推开,马杰里医生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三姐弟顿时精神一震,急忙围了过去,秦菲菲不管不顾的抓着他的手,焦急的问道:“医生,手术成功了吗?”

    马杰里也累的不轻,动作缓慢的取下脸上的口罩,没说话却先叹了口气,众人的心也跟着揪紧了似得。

    过了片刻,只听他沉重的说道:“很抱歉,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什么尽力了?你在胡说什么,我爹地呢,让我见他!?”滚烫的眼泪一下从眼角涌了出来,秦菲菲沙哑的质问声在这里寂静的通道中回荡。

    这一瞬,悲凉的气氛感染了众人,秦嫣辛苦伪装的坚强外表顿时土崩瓦解,泪水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就连朴志焕也跟着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肩头,跟着长长叹了口气。

    秦恒年岁虽小,面对这样的噩耗,却显得比两女稳重不少,他取下眼镜用衣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正要上前说些什么却突然看见正对医生不依不饶的秦菲菲,突然脑袋一歪,直挺挺往地板上倒去。

    “三姐!”

    这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秦家却仿佛天塌了一般,陷入风雨飘渺之中。

    ……

    远在大洋彼岸的林风还不知道两姐妹的父亲就这样没了,失去了国安这份工作,他反而一身轻松,吃得好睡得也香,但是一想到月底就要回部队报道了,心头又有那么一些不舍。

    短短几个月时间却认识了许多的朋友,这次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以他一向洒脱的性子,却在犹豫着要不要临走前去跟她们告个别。

    秦嫣两姐妹、便宜儿子的妈、小护士蔚薇、记者杨凌、米糖儿、女警察许小冉……人数多到居然两只手都数不完,左思右想,林风还是决定到时群发个消息告诉大家一声就是了,如果有缘,将来总还会有相见的时候。

    至于千叶美佳的安置问题才是最费神的事,林风想方设法给她弄了个以假乱真的身份证,以后她还可以继续留在夜总会里上班,只要不犯事就没人会去查她。

    等他向千叶美佳宣布她已经恢复了自由的时候,这妮子一声不吭收拾包袱就利索的离开了,也没说去哪里,反而弄的林风有点小郁闷。

    这天天快亮的时候,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半夜三更谁会这时候打电话?

    林风看了眼那一长串数字,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林风,我爹地……爹地走了……”秦菲菲无助的哭泣声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

    华夏人讲究落叶归根,秦浩远的遗体通过专机运回了江海市。

    追悼会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举行,前来悼念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连政府部门的领导也亲自送来花园以示哀悼。

    秦嫣一身素服,不施粉黛的脸上挂着一抹浓的掩不住的忧伤,这个家往后就只剩下他们姐弟三个了,那她这个大姐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坚强下去。

    三姐弟都还处在悲呛当中,朴志焕便自告奋勇一人揽下了所有的相关事宜,这个追悼会比想象中还要隆重,但大多数生意人只是略作停留便提前离开了这里,所以现场并不显得拥挤。

    作为秦浩远的哥哥,又接替了他董事长位置的秦永生这次却没出现,或许是不想前来自讨没趣,只让他儿子代表他来悼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