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大杀招.真
    就听半空中传出一声厉啸,往前蹿出的林风来不及闪躲,只得挥刀斩向半空急速袭来的黑影。

    叮!

    刀刃准确劈在黑影上迸发出一溜火星来,林风手上一震,耳边顿时厉啸声不断,只见又是四五道黑影迎面袭来,保命要紧,林风只能舍弃目标往前蹿的身体顺势一个翻滚,四五把十字镖纷纷射入他刚才所在的地方,几乎整把飞镖都没入进了泥里,可想而知对方的手劲有多恐怖。

    等林风重新站起身来时,冒充千叶美佳的女忍已经快速逃到了货柜车附近,货柜上的黑衣忍者只是轻松一跃,就出现在他头顶,黑暗中一道寒芒直斩而下,带着犀利的罡风,让人不敢小视。

    林风这回做好了准备,双手将刀举过头顶,下一秒就听‘锵’的一声脆响,手上陡然一沉,半弓着的腰身猛地往上一挺,强行把对方硬顶了回去。

    对方居然借助这股反震之力往后轻松一跃,轻飘飘就像没有重量一样落在地上,前脚刚一沾地,又像道脱弦而出的利箭般飞射过来,速度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一晃眼他就出现在了林风左侧,利刃一击横斩,带着可怕的撕裂声想要把林风一刀两断。

    逼不得已,林风只能挥刀再挡,但是刚硬扛下这一刀,对方左手从飞速拔出腰间另外一把刀,寒芒一闪,血光乍现,只听林风嘴里发出一声闷声,胸前的衬衣陡然破开条大口。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一出手就重创了林风,忍者没有急着再次发起进攻,一个闪身就回到原地,那双阴冷的眸子充满了蔑视,还带着几分戏谑,或许在他看来胜负已分,对面的猎物只是在做垂死挣扎而已。

    这小鬼子的狂傲无疑成功挑起了林风的怒火,只见他大吼一声,以不逊于对方之前的速度急冲了过来,双手紧握的长刀带着势如破竹的煞气,当头斩下。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刀却足以将人砍成两半,忍者眼神一凛,非但不避还反而挥刀迎了过去,似乎想要在力量上跟林风一较长短。

    咣……

    一声巨响,两把刀刃毫无花俏的撞击在一起,火星四溅,忍者脚尖瞬时下陷入泥地中,正在他以为对方力歇之时,林风竟然又一次发力,长刀沿着对方刀刃一路斩下,一声悠长刺痛耳膜的摩擦声中,刀刃从忍者胸前抹过。

    若不是他反应够快及时往后退开,只怕就要被林风这一刀给腰斩了。

    还没来得及擦掉额头的冷汗,林风又拖着长刀猛扑上来,随着双手挥动,长刀居然出现了残影,这下忍者无论如何也不敢硬挡。

    这家伙一动起来就像条游鱼,而且速度快的惊人,林风一口气连劈了好几刀也没能碰到他一根汗毛,等他动作稍一放缓下来,忍者顿时反守为攻,发起了狂猛的反击,仿佛要把刚才所受的憋屈发泄出来,一左一右两把刀在他手中幻化出无数的残影,再次把林风逼的节节败退。

    几乎一转眼,林风就被逼到了绝对的下风,甚至已经疲于招架起来,每当他刚把右边的刀挡住,左边那把稍短一些的忍刀总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刺过来,令他防不胜防,不到半分钟,胸前又多了好几条伤口,虽不致命,却也让他无比难受。

    绝不能再任他这样下去,心头下定决心的林风硬抗着被他在腰上拉开道豁口的疼痛,早已蓄势待发的一刀出人意料的砍向对方的左手。

    锵!

    两人手上同时一震,忍者左手那把短刀脱手飞出十几米外,可还没等林风松上口气,对面这家伙也改为两手握刀,而且出手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彻耳边,林风被他逼得不停后退,身上的伤口也在逐渐增多,林风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一只烤鸭,都快要被这忍者切成一片一片的了。

    其实忍者也累的不清,这一阵狂攻让他体力耗费巨大,要不是头套和面罩着住了,林风就会看见这家伙已是满头的大汗,身上的衣服就跟在水里泡过似得直往地上滴水,高手过招不但耗费精神,对自身体力也是个严峻的考验。

    双方都急着解决对手,但一时半会儿又难以干掉对方,忍者狂砍了几十刀之后,忽然手上的动作一滞,露出后续乏力的样子,林风不疑有诈,卯足全力的一刀挥砍过去,而忍者像早有预谋的一样,脚下一蹭,身体突然往前蹿出的同时手里的刀也砍了上来。

    叮……

    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林风只觉手上一空,这把被砍出无数豁口的武士长刀竟然被对方一刀劈为两段!

    忍者又前冲了几米,回过身,不无炫耀的扭动着手里这把依旧寒气逼人的武士长刀,自得的说:“千人斩,渡鸦!”

    刚才那记对拼在林风左胸前留下到一尺多长的伤口,血水就跟开放的水龙头一样不断往外涌出,在遍体鳞伤的林风脸上却看不到太多的痛苦之色,或许他早已经痛的麻木了。

    他缓缓举起连同刀把在内只剩三分之一左右的长刀,一本正经的介绍道:“屠狗刀!”

    “八嘎!”

    忍者显然听到了他这句骂人的话,怒吼一声,再次挥动手里这把神兵利器冲了过来。

    而林风此时却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只见他把手伸进裤兜里,再次退出来时左手已经捏起了拳头。

    眨眼忍者就出现在面前,那把千人斩照直往他心窝捅去,而林风手里只剩小半截断刀,即便把手臂伸直也够不到对方身体,他却像忘了闪躲那样,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当死亡临近的那一刻,他才突然挥动了手臂。

    只见他左手一张,一蓬白色的粉末脱手而出,忍者措不及防,被洒了一脸都是,眼前只剩白茫茫的一片,就在这刹那,林风侧身避过刺来的刀锋,同时举高手里的断刀,对手就像自己主动往上面凑一样,仅剩不多的刀刃噗嗤一声没入了他的胸口。

    “你……卑鄙!”

    “彼此!”林风松开手,忍者死不瞑目的往地上倒去,到死他都没想明白,林风从哪儿弄来的白色粉末。

    其实林风从小青屋里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楼道墙角放着一小堆这样的白色粉末,估摸着多半是前段时间刷墙时剩下的腻子粉,林风灵机一动就抓了两把塞进兜里,没想还真就派上了用场。

    这忍者也算死的够冤,但谁让他先耍阴招来着,林风可不觉的自己这么做什么卑鄙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