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真正的杀招
    面对数量惊人的‘恶狗’,林风背后依靠着车身,在狭小的间隙中一边闪避对方狂猛的攻击,一边挥着军刀朝这些怪物的要害上拼命招呼。

    一头狂犬张开大嘴,喷着腥臭气息一口往林风脸上咬来,扑哧,军刀先一步从它那张血盆大口里送了进去,再在里面搅动一圈,拔出来时,狂犬满嘴喷血的栽在地上,四肢还在不停的抽搐,同类已经踩在它的背上,嗷嗷叫着疯狂的扑了上来。

    这些怪物如果是用来对付普通人类,一个干掉十人都不成问题,可它们如今对上的林风,却是比它们还要变态的存在,甭管力气或者反应速度,两方都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何况还有搏杀经验这个致命因素的存在。

    林风只付出了很小的代价就摸清了这些怪物的攻击方式,无非就是一抓二咬,只要闪过它们前两下攻击,再一刀捅入那颗毛呼呼的大脑袋,就能一击致命。

    这对林风来说并不太难,就见他在犬群中不断插穿,舍弃了车身的保护大胆主动的进攻起来,只要找准了怪物致命的要害部位,随着他每一刀递出,就有狂犬呜咽着栽倒在地上,片刻之后,狂犬的数量快速减少,已经丝毫不能对他再照成威胁。

    咔嚓!

    当林风搂着个嗷嗷大叫的狗头,一把强行将它拧到背后,所有的狂犬已经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没留下一个活口。

    沾满了兽血湿答答的右手扶在汽车引擎盖上,林风这才有时间喘上两口粗气,为了摆平这帮怪物,还是耗费了不少的力气和精力,衬衫背心都湿透了,被夜风一吹,就觉凉飕飕的一片。

    “啪啪啪……”

    车厢顶上忽然响起一阵有节奏的击掌声,抬头一瞧,只见一名浑身包裹着黑布,只留下一对眼睛在外面的忍者正放肆的拍着手掌,似乎是在为他叫好?

    林风重新直起腰,望向车顶这忍者道:“怎么着,杀光了你家里这些畜生,你是不是还挺高兴?”

    对方尽管没听出林风在骂他全家都是畜生,但多少还是从语气中感觉到嘲讽之意,忍者放下拍击的手掌,冷硬的用华夏语回应道:“你不要得意,这些只是失败品而已,杀了它们只表示你有资格跟我一战。”

    这藏头露尾的家伙够狂,想来一会儿不差这场你死我活的较量,林风也懒得跟一个不懂华夏语精髓的东洋鬼子磨叽,因为就算骂了他,他也听不明白,何必浪费口水。

    “东西我带来了,我的人呢?”林风拿出别在上衣兜里的钢笔,在空中晃了晃。

    一见到这东西,忍者冰冷的眼眸中终于浮现出一抹异彩,有些蠢蠢欲动起来,林风却在这时侧过身去,手指着山脚下:“这下面可就是江海汇流处,不想自己下水里去捞这支钢笔,就别跟我耍什么花招,把人交出来。”

    “可以。”忍者见林风作势要扔的样子,还真不敢跟他赌,当即说道:“放了她!”

    黑暗中,响起一串细碎的脚步声,当同样身着忍装,白巾蒙面的千叶美佳脚下虚浮走出来时,林风也就放下了心,看起来她伤的有些重,手捂着的腹部有明显的血迹渗透出来,裤腿上也有斑斑血迹,显然是在他没回来之前,千叶美佳经过一段惨烈的搏杀才被他们俘虏,但只要活着就好。

    看她走路虚弱无力,随时都会栽倒的样子,林风赶忙上前想把她扶住,而就在他走到空地中央的时候,异变陡生,脚下的黄土突然冲天而起,几个一直潜藏在底下的忍者终身跃起,挥动着银亮的武士长刀一齐往林风头顶斩落。

    这下实在有够突然,就连林风也没料到对方还藏着这一手,等他挥开遮眼的泥沙时,眼前只剩下银色的刀光一片。

    可惜手上这把军刀太短,这么多长刀砍落下来,想架也架不了,于是他当机立断往地上一个懒驴打滚,还没等站起身,一把长刀没能削掉他脑袋,却砍在了他肩头上,刀刃三分之一没入肉里却被强健的肌肉给硬生生夹住,林风嘴里发出一声痛叫,一把抓着刀刃,另一只手里的军刀照直往这一脸惊骇的家伙眼眶里捣去。

    扑哧!

    他就用这种以伤换伤的方式,一举干掉了身面前的忍者,手里顿时也多了把还在往下滴血的武士长刀,剩下的五名忍者一言不发再次围攻上来,有刀在手,林风身上的气势顿时一变,不但不躲,手中的武器大开大合起来。

    一声清脆的撞击,这四五从半空斩落的长刀被他用蛮力通通扫开到一边,转身一个背刺,将军刀送入一人腹中,看也不看一眼,松开手,挥动着长刀又与面前四人杀成一团。

    刀光剑影,撞击声接连不断,还夹杂着人临死前的哀嚎声。

    当林风放下刃口上多了几个缺口的长刀时,刚刚偷袭他的这六名忍者已经全部变成的尸体,但他也付出了沉重代价,背上两道伤口皮开肉绽,左边肩头上的那一刀更是让他整条手臂都有些使不上力。

    “美佳!?”

    等他击杀完敌人转头一瞧,才发现千叶美佳一动不动趴在地上,喊她也没有任何反应。

    林风也顾不上还站在车厢顶那装神弄鬼的家伙,快步走到千叶美佳身下蹲下,伸手抓着她肩头想把她抱起来,当手掌刚一触碰到对方肩头,林风却暗道一声不对,对方肩头上的肌肉明显紧绷着,就像蛰伏中的野兽。

    等林风发现不妥的时候还是慢了一拍,刚要松手,眼前寒光乍现,腹部陡然间一痛,幸好危急关头他顺势推开了对方,不然这把小巧的短刀恐怕非得将他肚子给捅穿了不可。

    伪装成千叶美佳的女忍出手极为狠辣,差点就要了林风的老命,一击不中就见她转身就逃,左手里竟然捏着林风装在上衣兜里的钢笔。

    被她拿着钢笔逃掉,可就没法救真正的千叶美佳了,林风捂着伤口一手拿刀起身追去,车厢上那名黑衣忍者这时也有了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