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偷梁换柱
    小宝就是王安雅的命根,每当听他哭着回来说想要个爸爸的时候,王安雅总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以她的容貌才气和上亿的身家,身边追求者不知凡几,但想找到一个自己真心喜欢又能将小宝视如己出的人却很难,董德业有种成熟男人的风度,对她和小宝都十分体贴,而且以他的年纪已经坐上副局长的位置,将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可王安雅试着跟他约会几次之后,始终觉得少一点来电的感觉,跟他在一起或许做朋友比情侣更好。

    想到这里,王安雅总会不禁自嘲一声,自己都快三十的人了,不安安稳稳找个男人过日子,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一样憧憬着爱情。

    而这种触电般脑子空白的感觉,除了前夫,就只有跟林风一起时才发生过。

    睡觉前,她曾红着脸试探对儿子问道:“小宝,董叔叔和林风叔叔,如果让你选,你希望谁当你爸爸?”

    “那我要超人叔叔做我爸爸!”小宝几乎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超人叔叔说的自然就是林风,听到儿子的这个选择,王安雅竟然暗自松了口气。

    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注视了江景良久,王安雅才像鼓起勇气那样,拿出电话,按下了林风的号码。

    “喂?”

    对方接电话的速度超乎她想象的快,响了一声,电话那头便传来林风中气十足的声音。

    “是我,没打扰到你休息吧?”王安雅愣了片刻,才像个小女生那样期期艾艾的问道。

    “我还没睡,有事?”林风还等着挟走千叶美佳的家伙给他打电话,哪里睡的着,只是没想到第一个打来电话的竟然是王大美女。

    “嗯,是这样……”王安雅抬头望了眼儿子的方向,轻声说道:“小宝他们学校这个周末要组织一次郊游活动,小宝想让你陪他一起去,所以让我问问……这个周末你有空吗?”

    说完话,她轻咬起红唇,甚至能听见自己愈发剧烈的心跳。

    “应该能来。”

    林风的回答很简短,根本没做犹豫,顿时让王安雅松了口气,接着又听他说:“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就先挂了。”

    “没了……”

    “那就先这样吧,晚安。”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挂掉了,王安雅惘然若失走到沙发前,缓缓坐下,过了片刻,只见她伸手从花瓶中抽出一支蓝玫瑰,把一片片花瓣扯了下来,嘴里似乎还无声的念叨着什么。

    ……

    其实林风现在比她还愁,对方没道理还不打来电话才是,难道他们根本就是冲着千叶美佳来的?

    转念一想似乎又不大可能,千叶美佳一直很好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因为一旦泄漏,可能给她远在东洋本土的亲人带来杀身之祸,这帮人一定就是为了这支钢笔,既然那么想要,那就给他们好了。

    打定主意林风也不继续呆在屋里浪费时间,他噌噌噌的来到二楼,径直闯入没关门的小青房间,姑娘见到他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也是一愣,还没等她主动问起,林风到处看了一眼,忽然走向那个摆在床边的柜子。

    “借我几个套套。”

    说完也不等屋里的主人答应,快步来到柜子前面,拉开第一个抽屉,塞满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小玩儿,很多只有在电影中看到过。

    他暗骂一声晦气,赶忙把抽屉塞回去,又拉开下面一个,里面零零散散放着几十个没有牌子的套套,他怕一个漏了,直接抓了把塞裤兜里,抬头又看见摆在床头那瓶绿油油的花露水,一把也拿在手里。

    “这两样东西借我,回头还你。”

    林风拿着瓶花露水和裤兜里的保险套又风风火火走了,小青拦都拦不住他,气的在门口叉腰大骂:“林风,以后别让老娘再看到你,拿着老娘的东西去照顾别的女人生意,禽兽……”

    哐!

    林风回到房间把门关上,隔绝来自楼下的噪音,只见他蹲在墙角边,两根指头伸进墙缝里把半块砖头强行拔了出来,那只缕空花纹全金属打造的钢笔还好好躺在里边。

    拧开笔筒,一手拿出那些套子,用嘴撕开包装袋,又三个重叠在一起,这才把笔管里这点金贵的绿色液体一滴不剩全挤进了套套里。

    打结拴好,又藏回墙砖后面,林风这才拿起那支已经空了的钢笔和瓶装花露水,两种液体颜色上看没任何差别,只是等对方挤出来闻到这股香味的时候,就不知道会不会气炸了。

    林风刚忙完手上的工作,手机再次欢叫起来,拿过来一瞧,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想来这次应该不会错了。

    “喂。”

    “如果想要你朋友的性命,就把那支钢笔带上,立刻到楼下来。”对方朝着一口半生不熟的华夏语,就像含着东西在嘴里说话,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他讲了些什么。

    “等一下,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但我必须确认人质没事才行,让她说话。”林风并没急着按对方的意思办,只要东西在他手里,该急的应该是对方。

    果然,电话那边的人唯恐林风不信,沉默片刻后,听筒传来千叶美佳的声音:“主人我没事,你千万不要过……”

    话没说完话筒就被拿走,林风隐约听见啪的一声脆响,眉头不由跟着一抖。

    “现在你听见了吧,想要救她,就拿我要的东西来换,现在立刻到楼下来。”对方没给林风威胁他的机会,果断挂掉了电话。

    林风把换过芯的钢笔放在鼻尖嗅了嗅,确认从外面闻不出什么异味,这才放进裤兜里,然后关掉电灯急匆匆的就出了门。

    一楼对面停着辆丰田普拉多,林风刚从发廊里走出来,司机按了按喇叭,很快后座车门就被拉开,林风蹿进来,望着前面的司机说道:“人呢?东西我带来了。”

    对方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也不吭声径直发动了汽车,往前面快速驶去。

    离开城乡结合部,更远的地方就是郊外了,看来对方这回十分谨慎。选择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进行交易,说不准,已经设好埋伏在等着他跳了,可林风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