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家变
    秦浩远夫妻俩虽然早已分居多年感情不在,但平常在外人面前时仍旧是相敬如宾,让人无可挑剔,这一晚的争吵却从所未有过的激烈,还不断响起摔东西的声音。

    秦嫣和秦菲菲正好这晚有事,没在老宅居住,而家里的佣人和保镖也不敢去多管闲事,争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凌晨的时候,姚冷香带着她宝贝儿子坐车走了,只剩下秦浩远一个人还呆在书房里面。

    等到了早上四五点的时候,一直心神不灵怎么睡不踏实的王妈忍不住起床走到屋外,二楼书房的灯光还大亮着,烟囱里冒着黑烟,王妈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对这秦家老小都有一份深厚的感情在,当她急急匆匆来到二楼,敲响了紧闭着的书房门,里面迟迟没人应声,她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

    等叫来保镖强行把门撞开,里面热浪滚滚袭来,秦浩远脸色煞白躺在地上,地毯周围到处都是夫妻俩吵架时摔碎的家什,博古架上的古董几乎一个不剩,全变成了破碎,这些可一直都是秦浩远的珍藏,可想而知他被自己儿子和老婆气的有多厉害。

    别墅区地处偏僻,等救护车赶来或许什么都晚了,保镖约翰乔背着昏迷不醒的秦浩远来到楼下,开车把他往离这里最近的医院送去,同时王妈也赶紧联系了大小姐和三小姐。

    秦嫣两姐妹几乎与约翰乔同一时间到达医院,秦浩远被平放在担架床上,急急赶来的医生检查一番初步断定,患者二氧化碳中毒,还有脑出血的迹象。

    若不是王妈及时发现,秦浩远或许就死在了屋里,就算这样,他现在的情形也极为不乐观,被紧急送进了急救室里。

    秦浩远的倒下,对两姐妹而言仿佛天都塌下来了一样,两姐妹站在急救室外,相拥着哭泣,刚回到江海市的林风接到电话也急忙赶了来,看着哭成泪人一样的两姐妹,除了安慰以外,他似乎也做不了什么。

    王妈在旁边结结巴巴把她知道的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当听说秦浩远是跟姚冷香和秦杨吵架后变成这样,秦菲菲擦着泪花,赌气似得骂道:“一定是秦杨这畜生把爹地气成这样,还有秦永生和二妈,没一个好人,如果爹地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他们!”

    经过几小时的急救,秦浩远算是暂时挺了过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只是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但血块压迫了脑神经,想要他苏醒还需要进行开颅手术才行,而这种手术风险极大,成功的几率不超过三成,医生让她们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两姐妹一听,哭的更加伤心,医生这话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如果不做手术,秦浩远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可是手术成功率只有不到三成,这让她们如何下得了这个决定。

    秦浩远住院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天还没亮,就有人陆陆续续赶来探望,两姐妹身心疲劳哪里还顾得上招呼他们,这些人了解了秦浩远的病情,也只能感叹着世事无常,安慰了两姐妹几句。

    天亮不久,走廊那头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响,正忙着给父亲联系国外医院的秦嫣不由回头望去,只见肥头大耳的秦永生在老婆儿子和一大群人的陪同下,赶来探望自己的弟弟了。

    “浩远他到底怎么样了?”

    医院院长跟在身后边走边详细解释着秦浩远目前的情况,秦永生眉头紧锁着听他讲完,手虚点着空气,斩钉截铁的说道:“给我找最权威的专家来,不论花多少钱,也要把他病给治好,我就只有这么一个亲弟弟,他绝对不能有事,明白吗?”

    秦永生如今派头很足,穿着黑风衣,梳着油亮的大背头,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子人,秘书助理什么都是好几个,院长点头哈腰的说着是,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你就按我爸说的意思去做,找最好的专家,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把人救回来,就算买下这家医院都成。”就连他儿子秦杰如今也把自己当成了集团大太子,说话做事跟他老子一个得行,对一帮随同人员说话时指手划脚,唯恐别人不知道他现在是总裁的儿子似得。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秦菲菲就像母狮子一样双手叉腰挡在他们前面。

    “侄女,我们都是来看你爸的,你这孩子急昏头了吗,挡着我们干嘛?”秦永生上前了一步,以长辈的口吻问道。

    “谁要你们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爹地变成现在这样,也是拜你所赐!”气头上的秦菲菲说话可不会有任何的顾忌,看她此刻的表情,就像写着白眼狼几个大字,被自己的侄子辈当众教训,秦永生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笑容无比僵硬。

    他要做出集团当家人的风范,不能跟小辈一般见识,可他儿子却受不了别人的白眼,越众而出,指责道:“你这臭丫头满嘴胡说什么,我爸也是秦家的一员,他当选董事会主席那是众望所归,又不是偷来骗来的,你爸脑出血能怪到我们头上?你赶紧让开,别在这里耽误时间。”

    “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因为你们这帮白眼狼,我爹地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们走,我不想看到你们。”

    秦菲菲气呼呼的上前想把他推搡开,秦杰却动也不动,冷声哼道:“你再胡搅蛮缠,我这当哥哥的可要替你爸教训你了。”

    “你敢!”秦菲菲仗着有林风在,才不把这群小人放在眼里。

    但这里毕竟是医院,让他们吵闹下去也不像话,秦嫣放下手机,走过来劝道:“菲菲,不要再闹了,你还嫌这个不够乱吗?”

    “我……”秦菲菲只听她这姐姐的话,当即委屈的瘪着嘴,扭身走了回来。

    秦嫣比秦菲菲要成熟的多,心里虽然也同样不耻这两父子的为人,但表面上的礼貌还是有的,大家虚情假意的敷衍了几句,秦永生已经弄清楚了秦浩远的病情,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吩咐儿子把他在医院门口买的果篮放下,这才带着一群跟班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