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亲人的背叛
    这悲呛的哭嚎声就像失去狼崽的母狼,就连特战队的四个家伙也不由百忙中抽空回头瞄了眼,难道这位哭的稀里哗啦的姑娘就是大嫂,队长他女朋友不成?

    特战队的出现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军阀和毒贩联军的气势早都让林风他们打没了,如今更是四散而逃,谁也顾不上谁,到处都是逃窜的身影。

    度热的儿子仰面倒在地上,那身笔挺的军官制服上还留有几个泥脚印,胸前一串血洞,内脏都被子弹搅烂了,这位刚继承父位当了一天的新军阀,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临死前还把眼睛瞪得斗大,满脸的不甘。

    “林风!林风……”

    许小冉跑到层层叠叠尸体堆前,一边翻动着尸体一边抹着泪花,那幅伤心悲戚的样子,似乎林风死定了一样。

    直升机在天上盘旋,四名特战队员成扇形把这位未来的‘大嫂’护在身后,硝烟中,两个身影缓缓走了过来,一名特战队员看清来人后,向同伴吹了声口哨。

    只有许小冉还不自知,忙着在尸体堆中寻找林风的遗体,嘴里带着哭腔一遍遍呼喊他的名字。

    “别嚎了,我还没死……”

    一个无比耳熟的声音突兀从前方传来,泪眼婆娑的许小冉猛地抬起头,只见林风左手搭在何康平肩上,脸上还带着那痞笑,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蹲在尸体堆中哭泣的她。

    “林风!”

    见他没死,许小冉也不知自己怎么了,脑子一热,冲上去一个虎扑将他牢牢抱住,眼泪稀里哗啦的涌出来,将那张精致的脸蛋已经哭成了大花脸。

    这妞的力气忒大,而且好死不死还一头撞在林风胸前那道深可及骨的伤口上,当即痛得他抽了口冷气,嘴也歪了,对面那几小子却还在偷笑着暗中朝林风挤眉弄眼,林风立刻回瞪了他们一眼,那意思仿佛再说,等回去再收拾你们几个!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大团圆的时候,被林风当成拐棍用的何康平却悔的肠子都青了,手下那些士兵只留下满地的尸体,能逃的早已逃的没影了,竟然没一个人想要回头救他。

    合作伙伴的尸体就倒在不远的地方,而他这个新一任毒枭,还没来得及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就将沦为阶下囚,下半辈子只怕都要在牢里度过。

    悔不当初啊,何康平长长叹了口气,认命的垂下了头。

    为了不暴露林风的身份,特战队的五人把他们一群人护送到河对岸的安全区域就撒手走人了,从直升机上顺着缆绳滑下的诸葛白临走前还不忘冲着林风挤了挤眼,那贼眉鼠眼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往他脸上捣一拳。

    这五个家伙走的倒是挺洒脱,众人只当他们是同洲军区的特种大队奉命前来执行任务,一个个冷酷的不行,自始自终都把脸遮着,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只有汤山若有所悟的看向林风,不过既然林风不说他也没有去问。

    二拿只是被爆炸震晕了过去,没多久就恢复了清醒,众人之中伤的最重的就属林风,整个人就像从血池中捞出来的一样,衣服裤子上全是干涸的血迹,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浑身上下几乎见不到几块好肉。

    其他人也不怎么好过,刚一消停下来,到处都痛,连站都站不稳,许小冉算是好的了,只被乱石割破了几道小口子,林风干脆把枪交给她,让她负责看押何康平,只要这家伙一有乱动,就开枪崩了他。

    众人或坐或躺在路边,没过多久,由警车和救护车组成的车队就风驰电掣的赶了来,刚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他们在同行们敬佩的眼神下被担架抬上救护车,紧急送往最近的军区医院治疗。

    别看林风身上到处都是伤而且好几处还是枪伤,一群人里面就属他恢复的最快,就连主治医生都大惑不解,干了几十年就没见过拥有如此变态恢复能力的人,才过两天就能下地行走自如了,到底怎么回事,其实只有林风自己心里清楚。

    ……

    林风离开一段时间里,浩远集团也发生了无异于十二级地震的大事件,董事会主席重选,秦永生居然以微弱的优势赢的了这次选举,消息公布出去,集团内部瞬间一片哗然,摔碎了一地的眼镜,这家以秦浩远自己名字命名的集团,最终却落在了他哥哥的手里。

    秦浩远做梦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被自己的亲儿子和亲哥哥联手算计,换了是谁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夜间,叱刹商海游刃有余的秦浩远就仿佛苍老了十岁,浓密的黑发中出现了根根银丝,眼角的鱼尾纹也多出了几道。

    书房,壁炉里的篝火噼啪燃烧着,屋子里热浪滚滚,别人多呆一会儿都会汗流浃背,而秦浩然还是感觉浑身发冷。

    他面无表情的端坐在沙发上,二儿子跪在身前不断抽自己的脸,一边脸都肿了还不敢停下,痛哭流涕着一遍遍的说道:“爸,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如果不把股份给他,就得坐一辈子的牢……”

    秦浩远的老婆,也就是秦杨的亲娘站在旁边,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姚冷香满脸都是心疼的神情,急忙劝道:“浩远你就原谅他吧,不按对方说的做,难道你就想看着儿子坐牢吗?再说,不就是一个董事会主席的位置吗,秦永生可是你亲弟弟,是他要跟你抢,你该找他算账去啊!”

    嘭!

    往日从不喜怒行于色的秦浩远重重一巴掌趴在身上的案几上,怒声喝问道:“做这种事之前,为什么你们不跟我商量!?”

    秦杨可从没见他爹发过这么大脾气,吓的忙缩了缩脖子,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自己母亲。

    既然撕破了脸,姚冷香也毫不示弱的吼道:“你凶什么凶,我们就算提前告诉你,难道你会答应吗?反正事已经做了,难道你还要逼死儿子不成,秦浩远啊秦浩远,你连旧情,平时宠着那两个小的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你别太过份,老娘也不是好欺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