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逆转
    林风不得不承认,以前在部队练得最多的就是格杀,作为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到了该要刺刀见红的时候从来不会含糊,哪怕以一敌百也要一往无前。

    “杀!”

    刺刀凶猛的递出,快速捅入敌人的心窝,当拔出刺刀的时候,血液在胸腔压的作用下,飙飞出去两三米远,目标捂着胸口满脸惊悚的倒下,林风回身一脚又将一名从背后扑上来的敌人踹翻出去几个跟头。

    白刃战比起用枪对射更要残酷血腥十倍,有些人并不会立刻死去,捂着伤口发出一阵阵凄惨的嚎叫,这种三菱刺刀造成的创口,从外面看就是个方形的窟窿,伤口各侧无法相互挤压达到一定止血和愈合作用,就连缝合也很难做到。

    而华夏生产的56式军刺外表还有一层磷化处理的涂层,这是淬炼刺刀时在金属中加入了一定量的砷元素,在战场上表面的磷涂层磨损后暴露出含有砷的钢体,即使只擦伤皮肤也很难愈合。

    正是因为这种刺刀太过残忍,华夏早已放弃三棱军刺转而使用国际上流行的多功能匕首型军刺,林风手里这一把只是仿制品而已。

    连着捅翻了数个敌人,刺刀竟然锵的一声折断了,一个士兵以为有机可乘,嗷嗷叫着冲了过去,没跑出两步就被林风一枪托捣在脸上,脚下还保持前冲的造型,身体却陡然摔了下去。

    哐!

    被打掉满嘴牙齿的家伙手上一轻,装上刺刀的步枪就落到了林风手里。

    这是场敌众我寡,实力悬殊的战斗,刚开始似乎已经注定了结局,当林风停下前冲的步伐,周围已经被里三成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但他夷然不惧,手中的刺刀从未有过片刻的停歇。

    刺刀捅入人体中的扑哧声不断响起,上来一个敌人转瞬就倒了下去,上来两个就倒下一双,混身染血的林风仿似永不可战胜一样,哪怕遍体鳞伤,但眼神依旧坚毅,背脊挺的笔直。

    倒在地上的敌人越来越多,林风手里的武器也换了一把又一把,到后来,身边已经找不到一个还能站着的敌人,抬头一瞧,所有人都离他足有两三米远,正用见了鬼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林风杵着枪喘了两口粗气,就像是在下地干活那样,浑身血淋淋的迈步向敌人走去,无论他走哪个方向,面对他的敌人脚下都会不由自主往后倒退,死也不想再跟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对上。

    回头望了眼乱石堆的方向,那里的一片人影阻隔了他的视线,林风有苦自知,今天看样子怕是出不去了,就这么挂了想想还是觉得挺亏,这几个龟孙怎么就还没来!

    “林风。”

    前方的士兵自发让开一道间隙,何康平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与另一个穿着军服的黑皮肤年轻人一同走了进来,他看也没看地上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一眼,抬手就是一枪。

    砰!

    枪声远远传出,林风腿上应声炸出一团血花,脚下站立不稳,噗通一声半跪在地上。

    对方显然并不急着杀他,空举着枪脸上的笑容逐渐扩散,他冷冷的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跟我作对?”

    大腿被子弹打出的血洞还在往外噗噗的冒着血水,林风只能靠手里这把枪才能勉强保持平衡,他缓缓抬起头来,那张满是血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痛苦的神色。

    “是啊。”他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恬不知耻的说道:“要不再给一次机会,让我跟着你混怎么样?”

    林风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反而搞的何康平一愣,原本还准备好好羞辱对方一番,再让他痛苦的死去,现在看来,林风不止实力强大,还是个脸皮超厚的家伙,想羞辱他完全是浪费口舌。

    “晚了!”何康平有种全力一击打在空处的郁闷,只得**的回了一句,举高了枪口。

    “等一下。”

    这林风居然又大叫一声,手指着众人背后的上空,满是惊讶的叫道:“你们快看那边!”

    不少人下意识回头望去,只有何康平依旧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冷声一声道:“哼哼,死到临头,你还耍这种小孩的花招不嫌幼稚吗?”

    没等林风说话,站在身旁那个军阀的儿子忽然拽了拽他的衣角,用越国语叫道:“不对,天上好像有一架直升机!”

    只见暗淡的月光下,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正从半空急速飞来,机头下方的信号灯一闪一闪极为显眼。

    哒哒哒哒哒……

    连珠炮似得响声陡然响起,一片弹雨洒落在众人头顶,瞬间就溅起无数的血花。

    敌人几乎全聚拢在这片平坦的河岸边,周围甚至连颗挡风遮雨的大树都没,一梭子子弹下来,几乎是弹无虚发,十几个人就像被人砸了一闷锤似得,闷头栽倒下去。

    “是敌机!”何康平的反应速度总是比别人慢上一秒,这话喊出口时,围堵的水泄不通的人群早都一哄而散,直升机上的重机枪疯狂的倾泻着弹雨,地上那些奔跑的身影就是最好的活靶子,一片一片的栽倒下去,飞机上的射手却没有丁点手软的意思,哒哒哒的机枪咆哮声中,一串串子弹在他们头顶不停收割着人命。

    脚边的泥地被洒下的弹雨打的哚哚作响,何康平没有急着逃走,逃之前至少也要把林风先解决了才行,当他转过身的瞬间,刚刚还表现的要死不活的林风用力一蹭人就蹿了过来,一个闪身,何康平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就被他撞倒在地上。

    那把原本用来击杀林风用的手枪,如今却变戏法似得落在林风手里:“别动,不然后果自负!”

    冰冷的枪口就抵在太阳穴上,何康平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嚣张,面如土色的说:“不……不要开枪,我投降……”

    除了头顶不断盘旋的直升机,一艘快艇劈波斩浪般冲上了河岸,四个带着头套,身穿迷彩作战服,手拿九五步枪的家伙翻身从船上跳下,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些敌人就如土鸡瓦狗一般被纷纷击中倒地。

    “林风!”许小冉望着尸横遍野的现场,哭泣着大声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