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等待接应
    哪儿有水声?

    众人一瞬间变得极为安静,连拉风箱似得喘息声都小了很多,唯恐影响到听觉,耳边除了夜风刮过树梢传来的飒飒声响,若有若无的水流声远远传了过来。

    “我也听见了,是真的!”大雷点点头,眼里全是狂喜的神色。

    “往那边走!”林风手指着自己的东北方朝其他几人说道。

    时间宝贵,已经累的快喘不上气的众人再次上路,循着水流的声音跑了过去。

    大约又跑了十几分钟,这声音愈发清晰,众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脚下教书奔跑起来,穿过最后一片茂密的树林,那条阻隔在两国之间的大河逐渐出现在眼前,波光粼粼,夜色下的河水仍旧奔腾不息。

    河岸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渡河用的工具,背后的密林里再次传出犬类的吼叫,追兵阴魂不散又一次撵了上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

    刚刚看到一线希望,转瞬又陷入了危急当中,众人面色惶急的望向林风,都在等着他做决定。

    从这里游过去不失为一个办法,问题是这条河宽几百米,中间水流湍急还有不少隐藏在下面的暗流漩涡,众人的体力早都已经透支,稍有不慎被漩涡卷走,最后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更何况后面那些追兵也不可能眼睁睁送他们离开。

    听着离这里越来越近的犬吠声,林风放下许小冉,当机立断的说:“准备战斗,现在咱们只能等着人来接了。”

    难道在这种情况下,还有援兵不成吗?

    众人疑惑不解,却见林风从衣服后面掏出把信号枪,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弄来的,枪口朝向天空,嗵嗵,先后两发闪耀红光的信号弹徐徐升起到上百米的高空,只要附近有人就一定可以看到。

    希望那帮小子能够及时赶来,不然麻烦就大了。

    林风扔下手里打空了的信号枪,转身望向这一张张憔悴的面孔,如果他真想走,随意都可以轻易脱身,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抛下这帮警察独自逃生,是死是活只能拼这一把了。

    片刻的休息之后,为了生存,大家又忙碌了起来,在一处布满乱石的岸边纷纷寻找着合适的掩体,把所剩不多的手雷和弹夹就摆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就连许小冉也拔出那把左轮手枪,找了一块离林风不远的大石头趴在后面。

    林风搬来几块半人高的石头做成一个简易的机枪阵地,待会儿能不能抗住敌人的攻势,还得靠他面前这把机枪,可惜弹箱只剩下两个,子弹都必须省着点用,也不知能不能坚持到兄弟们来接应的时候。

    跟参谋长打完那通电话,手机就没电关机了,但他从没怀疑过,参谋长会像嘴里说的那样不管他的死活,还有那班生死与共的战友,连这点默契都没,那独狼突击队早就不复存在了。

    他相信他们,一定会来。

    紧张的忙碌后,河岸边又恢复了刚开始时的寂静,漆黑的夜空下,只剩河水冲刷着礁石的声音,大约半分钟以后,从他们逃出的那片密林中不断有人影走出,后面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呈扇状往这一片区域包夹过来,似乎料定了他们就藏在这附近。

    不断低头嗅着地面的猎犬来到离这片乱石二三十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抬头朝着林风他们藏身的地方激烈的叫唤起来,紧随在后的士兵立刻紧张的端起枪,远处砰的一声枪响,狂吼不止的猎犬哀鸣一声被子弹冲飞出去翻了几个跟头。

    这一声枪响就是信号,原本静寂无声的河岸瞬间喧闹起来,机枪的咆哮当先响起,吞吐不定的火舌在月夜下变得极为刺眼,一长串呼啸的子弹在这队士兵身上炸出一团团红色的血花。

    哒哒哒哒……

    这十几二十个士兵就像稻田里的麦秆一样接连栽倒下去,后面那些敌人吓得急忙趴伏在地上,纷纷举枪射击。

    现场瞬间就热闹起来,枪声响成一片,子弹嗖嗖的飞过,林风等人占了地势的便宜,出其不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开打,至少就有好几十名敌人倒在血泊中,但这点数量对军阀和毒贩组成的队伍而言,只算九牛一毛而已。

    战斗刚一开始就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越来越来的士兵身影从那片树林子里冲了出来,隔着几十上百米远的距离跟林风等人对射。

    轻重机枪的咆哮盖过了人们的呐喊,就见不时有连成线的曳光弹从黑夜中飞过,打在那些坚硬的岩石上火光四溅,石屑飞舞,强大的火力顿时压制了他们。

    林风等人的火力刚一减弱,在一群士兵保护下的何康平单手拿枪,挥动着手臂大声吆喝起士兵朝这头发起进攻,想要一鼓作气把他们全部解决。

    几十名士兵弓着腰排成散兵线往乱石区靠近,子弹不停从他们头顶飞过,占领搞处的机枪手还在疯狂的射击,以强大的火力压制为他们创造条件。

    手里所剩不多的弹药不能供他们肆意挥霍,在林风的命令下,众人早都停止了射击,静静趴伏在岩体后面,等待着生死之战的到来。

    林风用几块大石做成的机枪阵地只留下道宽不过一尺的射击口,子弹打在石壁上噼啪作响,他却毫无所觉的趴在后面,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逐渐靠近的敌方士兵。

    当距离还有三四十米远的时候,他当先咬掉手雷插销,将这铁疙瘩用力抛飞了出去,手雷飞临三四个敌人的正上方轰隆一声炸响。

    这团红色的火光一闪即逝,还没等烟雾散去,藏在岩石后的众人探出头来,集体开火了。

    为了节省弹药,大家都改为点射,在肾上腺素的急促分泌下,他们全都忘记了恐惧,迎着枪林弹雨向敌人的身影不断扣动扳机,富有节奏感的枪声不停响起,林风手里那把机枪也开始咆哮起来,呼啸的子弹不断将一个个暴露在视野中的敌人射翻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