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雪上加霜
    前有拦截后有追兵,卡车一路向前直冲,进在车厢里的林风并没闲下来听天由命,他快步走到里面,只见出来的时候已经抱着个沉重的木箱子,掀开盖,里面是一排排整齐码放的卵形手雷。

    林风拿出一颗在手里说道:“使劲扔,该咱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说着他用牙咬掉插销,扬手就把手雷往后方抛去。

    士兵还在紧追不舍,手雷在半空划出弧线准确落在了人堆当中,轰隆一声爆炸,四射的弹片瞬间撩翻了一片人,汤山他们见状,一个个也抓起箱子里的手雷,拔了插销,不要钱似得朝后方扔去。

    一时间,七八个手雷就像天女散花一样从士兵头顶落下,好些人跑着跑着就听耳边传来一声巨响,冲在前面的人瞬时就倒了一片。

    这还没完,前面那堆手雷刚爆炸,又有七八个黑影从车厢里抛了出来,还活着的士兵见状犹如惊弓之鸟,有人转身就逃,反应不及的刹那就被四射的弹片扫倒,爆炸声响个不停,士兵哪还有胆再继续追下去,只敢站在足够远的地方朝着快速离去的卡车不断放枪。

    当卡车驶到出口时,趴在挡板后的众人没忘了给这群还在开枪的守卫几个‘甜瓜’尝尝鲜,一时间就有七八个手雷滚落在这帮人的周围。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卡车一往无前向远方驶去。

    灯火璀璨的村寨在视线中逐渐变小,刚刚还打了兴奋剂似得一群人就像被抽走了全身力气,纷纷坐倒下去,车厢里这八个人虽说人人带伤,但幸好大家都坚持了过来,没一个留在那里。

    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感觉不可思议,刚才那种场面就连汤山也从未经历过,就跟战争片里的情景一样,呼啸的子弹在耳边嗖嗖的飞过,爆炸声震耳欲聋,那滋味现在想起来还惊醒动魄。

    大家能活着走出那里,全都要多亏了林风,汤山注视着林风那略显萧瑟的背影,心中暗自庆幸不已,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天生的战士,要说他身上没什么秘密,汤山第一个就不信。

    毒贩今晚死伤自少上百号人,其中八成都死在这个林风一个手里,换了谁恐怕也难以做到这一点。

    现在还不算彻底脱离危险,紧绷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大家都显得筋疲力竭,身上那些旧伤又开始作祟,浑身就像无处不疼。

    一股略显呛鼻的烟味随风飘进了鼻子里,汤山深吸了口气,这才发觉不知何时林风嘴里叼了只烟,当缉毒警的人经常几天几夜不能闭眼,抽烟就成了他们用来解乏的最佳途径,久而久之后,队里一个个都熬成了老烟枪,宁肯一顿饭不吃,烟却不能少。

    被抓来这两天受尽虐打,大家还暂时忘了这回事,现在陡一闻到烟草燃烧的香气,这哪还受得了,汤山就像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样,凑到林风身边,吸了吸鼻子问道:“你身上还有烟没,给我们来一支。”

    若是换了平时,林风指不定要顺便讹他一把,给自己弄点好处才行,现在却没这个心情,那颗子弹虽然从肌肉对穿了过去,但背上还在不住淌血,也不知道这样严重的伤势那神奇的液体还能不能让身体自动恢复,不过想想似乎又不大可能,不然他就是金刚不坏之身了,这也太夸张了些。

    掏出皱巴巴的烟盒,里面还剩下几支一股脑塞给汤山。

    “刚好七支。”汤山仔细数了一遍,喜笑颜开的招呼道:“来,发烟了。”

    一群伤痕累累的警察们顿时来了精神,你一支我一支的分了起来。

    点燃烟,汤山把打火机递给旁边的同事,先美美的吸上两口,这才转头望着林风,眼神闪烁的道:“我实在很好奇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不会真是特种兵吧?”

    这问题都不知道听过几次,林风转头对他咧嘴笑了笑,还是那样不置可否。

    从他脸上瞧不出端倪的汤山也不气恼,舔了舔嘴唇斟酌着道:“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过,你这身手不当缉毒警察实在可惜,我看你玩枪挺有一手,正好我们这行整天都枪不离手,最适合你了,怎样?你若是答应,编制的事我来想办法解决,副队这位置留给你……”

    汤山嘴里吧唧吧唧说个不停,后面那些了解他的同事却看傻了眼,这个……还是他们认识那个脾气暴躁,看谁都不顺眼的汤队吗?

    怎么看着他就像个传销组织的头目,嘴里说的口舌生花,为了哄林风上钩,什么条件都敢许诺,只差给他介绍一个媳妇了。

    “到底怎么样,你倒是给我个话。”汤山说着口干舌燥,那急迫的样子似乎打算掐着林风脖子逼他答应。

    林风正要说话,忽然眉头一皱,手指着大后方说:“你们看那边!”

    只见几束灯光出现在他们刚刚驶过的山脚,过了十几秒,一队奔行的车队便纷纷显露出来,跑在最前面是辆厚重的悍马h2,如果没记错,那应该是欧洲毒贩的座驾。

    细数一下,车队共有十二辆汽车,有动力强劲的越野,也有当作运兵车用的卡车,看来何康平为了追杀他们,几乎是倾巢出动,一口气派出了所有的车辆。

    他们这辆卡车虽然结实耐操,但速度却比不得后面的那些越野,眼看距离逐渐拉近,前方驾驶员也急躁起来,不断的轰着油门。

    可是车头灯全都被打坏的情况下,只能靠依稀的月光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现在全力奔驰起来,卡车顿时变成了过山车,车里的人被颠地站不稳脚,当驶过一块凸出路面的泥土包时,整个车身都想要侧翻了一样。

    汤山抓着挡板,忽然想到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寒声问道:“这车不会是小冉在开吧?”

    林风愣了一秒才回道:“这里除了她还能有谁?”

    “怎么不早说!”汤山痛苦的吼道:“她上个礼拜才拿了驾驶证,根本就没实际开车经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