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一次机会
    眼前的成华市甚至还没华夏随便一个县城繁荣,建筑物老旧破败,墙体斑驳不堪,大部分看起来起码有几十年的历史,狭窄的马路上一旦有车经过,就跟沙尘暴来袭一样卷起满天的尘土。

    自从这里被军阀占据后,市民的生活更是一天不如一天,走在大街上都跟做贼似得,小心谨慎,尽量有多快就走多快,唯恐被那些牵着大狼狗巡逻的士兵盯上。

    这里每天都在死人,没能力离开的,就只能屈辱的活着,在这动乱的地方,人命变得一钱不值,一路过来,甚至看见几具倒毙在路边的尸体,除了穿着迷彩服的士兵,这里的民众脸上几乎看不到一丝的笑容。

    前面就是度热所在的办公楼,紧挨着大楼就是连片的军营,该到了吃早饭的时候,里面炊烟袅袅,外面却架着重机枪,还有一辆车体正面布满铆钉的轻型战车,模样看起来有点像东洋产九五式薄皮战车,这东西放在博物馆比摆在这里更加有用。

    临近军营的时候,司机一个转弯,越野车驶上了岔路,向前行驶了几百米后,停在一栋五层高的筒子楼下,几个光屁股小孩正在玩游戏,见到一下来了汽车,顿时兴奋的围了上来左看右看。

    众人依次下车,留两人守在楼下,其他的则跟着司机往楼上走去,孩子的家长正在楼道里晾晒衣服,当注意到这群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面带煞气的样子,长期生活在战火中的人敏感意识到这里将有大事发生,连忙站在楼道前呼唤自家孩子赶紧回家。

    六个人径直上到顶楼天台,挂着铁锁的木门被司机一脚踹开,天台上摆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花盆,不远处还有一个木头搭建的鸽子笼,只是周围连根鸽子毛都没瞧见,多半是让那些当兵的打下来当下酒菜去了。

    林风亲自动手,搬开几个碍事的大花盆,站在他现在这位置,正好能把军营和办公大楼四周看的一清二楚,停在楼下的越野车已经少了一辆,想来应该是去做准备了。

    有个只剩下一只左眼的男子走了过来,手指着林风不客气的说:“你,赶紧准备,度热每天九点会到大楼办公,你只有一次射击机会,失败了,就别想救你那些朋友。”

    独眼龙就是何安这次指派的行动负责人,林风理也不理他,视线望着正在操场集合的士兵身上,从人数上看,那里大约有一个营的兵力,这度热也是胆小,时刻都要提防有人对他不利,竟然在自己的办公楼隔壁安置了一个营的兵力。

    这些士兵应该属于他的警卫兵了,不但装备了轻重机,火箭筒,还有装甲车和步兵炮,这么说起来,那地方多半有个军火库……

    林风还在暗自琢磨着,独眼龙走上前把手搭在他肩上:“喂,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把手拿开,我做事不用谁教。”思路被人打断,林风偏头斜睨着他。

    这人也是个不信邪的主,突然一下拔出加装了消声器的手枪,低声喝道:“你有种再给我说一次?”

    看他样子似乎挺不服气何安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林风来执行,他显然太把自己当成回事,真要有那个能耐,何安又何必舍近求远,找个敌人来帮他做事。

    “我说,你把手拿开。”林风还是那幅平淡的口气,但当他一下瞪大眼的时候,独眼龙从他眼里发现了赤果果的杀意,到嘴边的话顿时就噎住了,光是一个眼神就能令他遍体生寒,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独眼龙太阳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倒是想开枪崩了林风,可真要这么干了,回去之后何安肯定会杀他全家。

    正在他有些骑虎难下的时候,虚掩的天台门被人咚的一声推开了,只见一个精神健硕的老头走了进来,手里还捏着被崩开的铁锁。

    他应该就是这些花花草草的主人,霸占了整个天台来种花养鸽子,多半在这栋楼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老头看着这一大帮人浑然不惧,指着众人一通唾沫横飞大骂,当发觉独眼龙握在手里的枪时,眼中这才露出警觉的神色,转身就快步往楼道里走去,看起来他是打算去向军队告密。

    不管是不是这样,独眼龙都没想过要放过这老头,只见他松开林风三两步追了出去,楼道里顿时传来几声闷响,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拖着满身是血的老头,还一脸挑衅的瞟了林风一眼。

    在这里杀个人就跟杀鸡一样随意,除了许小冉外,大家都见怪不怪,林风拆开木箱仔细检查起枪械,只有一次机会,必须慎重对待,他可不能拿汤山他们的性命开玩笑。

    以独眼龙为首的四人只是站在身后看着,丝毫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他们在这里的作用似乎只是等着林风完成任务,好向他们老大通报喜讯,或者是任务失败,方便杀人灭口。

    林风依照自己的经验,从一堆特种弹中挑出五枚从狙击枪抛壳窗里压入,第一枚只是普通的钢心弹,第二枚则是红色弹头的燃烧弹,等五发子弹依次装填完毕,他才把枪抬起试了试手感。

    这里没有测距仪,没有观测手,隔着足有上千米的距离,想要一枪命中坐在车内的目标还是有一定难度。

    林风蹲在他选好的那段女墙后面,微风轻轻撩动着刚长出来的短发,鼻尖忽然多了一股幽香。

    小女警也来到他身边蹲下,煞有介事的望着前方,她是打算多少帮林风分担一些压力,可是对于这种事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好在他旁边陪着。

    趁目标还没出现,林风用手指在墙面上不紧不慢的划动着,只有许小冉眼前一亮,看出来他是在写字,等他手指停了下来,许小冉忙不迭的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时间一点点过去,温度开始逐渐上升,太阳光照的人有些睁不开眼,但秋风仍旧没消停下来,反而越刮越大,在耳边飕飕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