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夜袭村寨
    何安嘴里说是派人保护他们的安全,实则更像是监视,士兵将他们带到指定的房子里,就站在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处在对方的监视中。

    许小冉现在的身份是林风女友,自然跟林风分到一间房里,这里的环境非常简陋,大多是些竹子做的家具,竹床竹椅竹桌子,桌上摆着支正燃烧的蜡烛,林风推开一扇侧门,里面是个浴室,墙角放着个装满了清水的大水缸,还有香皂毛巾这些,应该是给他们洗澡用的。

    两人刚进房不久,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林风以为是大雷他们过来窜门了,拉开门栓一瞧,却是个留着一头及腰黑发的年轻姑娘,她手里拿着两套干净的衣裳,其中有一套花色长裙。

    她似乎听不到华夏语,只微微笑了笑,捧着衣服进来放在桌子上,又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又端来几盘散发热气的鸡鸭鱼肉和一瓶正宗的二锅头。

    把吃的喝的摆好,女的正要出去,林风掏出一张十块华夏币当作小费塞给她,女孩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再三点头致谢,拿着钱乐滋滋的出去了。

    把门锁上,林风对脏成个泥猴的许小冉说:“你先去洗吧,我给你把风。”

    浑身都感觉粘乎乎的许小冉早都忍不住了,当即也不客气,拿起那条极具当地特色的鲜艳花裙子往浴室走去。

    门上没有装锁,只能虚掩着,轻轻一推就能打开,许小冉有些不放心的从门后探出头,看见林风正在桌前大吃特吃,这才悉悉索索脱下沾满泥巴的衣裳,拿瓢舀着大水缸里的清水,把自己浇了个透心凉。

    哗啦啦……

    变得混浊的水流从墙角一个小孔里排出去,许小冉一脸享受的长吁口气,门外忽然传来林风的叮嘱声:“小心别把伤口打湿了。”

    许小冉瘪着嘴恩了一声,拿起水瓢又从头顶浇下,把头发彻底打湿头,她才拿起木盒里那块廉价的飞鹰香皂,将头发弄的全是泡泡。

    在这种地方,能舒舒服服洗个澡也算是件享受的事了,许小冉嘴里哼起了小调,正忙着揉搓长发,外面忽然传出轰隆一声炸响,宛如闷雷一样在天空回响,窗外的半边天刹那都亮了起来。

    敏感的神经瞬间意识道,这绝不是什么打雷,而是爆炸!

    巨响过后,哒哒哒的枪声响成一片,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不停响起,曳光弹排成一条直线划破夜空,整个村寨瞬间仿佛变得热闹起来。

    许小冉分明听见,有飞机从上头划过时发出的轰鸣,接着又是轰隆几声巨响,脚下的竹楼都在剧烈的晃动着。

    打仗了!

    外面的烛光瞬间熄灭,接着便响起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哐,门被林风一把推开,光溜溜还浑身滴水的许小冉手足无措望着他,张大的樱桃小嘴里似乎在酝酿着石破惊天的尖叫。

    “唔!”

    声音还未及出口,就被一只火热的手掌给捂住了,林风一口吹灭烛台上的蜡烛,让整个浴室都陷入一片漆黑中。

    林风似乎没注意到她惊慌不安的眼神,对她嘘了一声,然后松开手,快步来到窗口前向外张望着,战斗发生在寨口,爆炸声和乒乒乓乓的枪响不绝于耳,不时还有爆炸产生的火光将天空照亮,看着无比的热闹。

    头顶那架超低空盘旋只能看见一团阴影的螺旋桨飞机,正用机炮往寨子里不断扫射,连成一线的弹雨不断射杀着沿途奔跑的目标,当飞临连排的竹楼上空时,它还不忘投下一枚炸弹。

    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而起,就在林风眼前,离这里不到十米的几间竹楼,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连同那些在过道上奔跑的士兵一起,被火海无情的吞噬了。

    看来继续待在屋里也不安全,林风回身抓住许小冉冰凉的小手,拉开门就要出去,谁知许小冉却表现的极为抗拒,站在原地死活不动,吭吭唧唧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快走啊,你愣着干嘛。”

    老式的螺旋桨战斗机就在头顶耀武扬威,不时洒下一片弹雨,肆意的收割着人命,谁知道它什么时候还会再投下一颗炸弹,万一好死不死落在这屋里,那就完蛋了。

    许小冉明知他看不到,还是一手捂在胸前,闷声说:“我……我衣服没穿……”

    林风一拍脑门,像是才想起这事,随手抓过挂在架子上的裙子内衣什么的,一股脑塞到她怀里,手背不小心触碰到她滑腻的皮肤,明显感觉这妞打了个摆子。

    “快套上,我在外面等你。”

    都这要命的关头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林风甩开步子走了出去,外头又是轰隆一声,满天的沙石击打在墙壁上砰砰作响,许小冉吓得惊叫一声,三两把将长裙套在身上,光着脚逃出浴室,却见林风正站在门外并没单独离去,一看见他,刚刚还慌乱无比的心头没由来一安。

    “走吧。”

    林风拉开门,楼下已经全乱套了,好些人从睡梦中惊醒,只穿着条短裤就跑了出来,何安的亲信正大声吆喝着,急于组织人手抵挡攻击。

    现场就跟炸了窝一样,到处都是奔逃的人影,连门口的守卫也不见了踪影,林风领着许小冉出来,却找不到大雷他们的身影,想来已经被人群夹裹着出了这栋房子,黑灯瞎火也看不清他们在那里。

    门口的战斗打的如火如荼,何安早有防备,对方一时也占不到丝毫的便宜,唯一让人不安却是头顶盘旋不去的螺旋桨战斗机,这种被各大国当作初级教练机的淘汰机型,也只能在这种没有任何防空武器的地方寻回往日的荣光。

    从天空泼洒下来的弹雨肆意屠戮着人命,何安阴沉着脸,用当地土语叽哩哇啦一通咆哮,亲手组织起几十把轻重机枪,朝着飞机袭来的方向一阵疾射,曳光弹拖拽着光焰飞向夜空,驾驶员控制着飞机灵活的绕了个圈子就轻易避开了弹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