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丛林追逐
    解决了追得最欢的偏三轮跟吉普,剩下那些同样是卡车改装的运兵车,数量多也没有用,大家速度都差不多,始终保持着两三百米的距离,让他们随便射也射不到前面车上的人。

    车厢里的人七手八脚将三具同伴的尸体抛到车下面去,也算减轻了一些负重,林风搂着枪回到位置上,发觉剩下这几个毒贩兵们不约而同向他投来尊敬的眼神。

    林风这才只是小露了两手而已,就被他们当成神枪手看待,要是让他们知道,刚才他一条枪就击杀了超过了三分之二的敌人,估计这些人得佩服的五体投地不可。

    抽着当地人自己卷的叶子烟,这味道又辣有呛,大雷两个老烟枪都有些扛不住,只有林风还能凑合,拒绝了毒贩兵递来的小包蓝色妖姬,四人望着远处紧追不舍的追兵,暗地盘算着该如何脱身。

    最理想的自然是绑了何安,押着他一起返回国内,不过现在光想着就感觉难如登天,已经惹上了一个度热,即便从毒贩老巢里绑了何安,估计之后也是寸步难行,现在想撤回河那边也已经晚了,想到前途未卜,一时间众人愁眉紧锁起来。

    天有不测风云,午后的阳光散发着一天当中最热的温度,脚下的卡车跑着跑着,速度似乎慢慢减缓了下来,追兵依旧在后方紧咬不舍,听当兵的说何安的老巢离这里还有几十公里,车如果坏在半道上,那就只能用两条腿跟四个车轮子赛跑了,一旦被撵上,大家都只有死路一条。

    林风从车厢探出头,只见车头正冒出一股股白色的浓烟,也正在这时,这辆卡车像是失去了动力,在路中央停了下来,最令大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司机拉开车门,心急如火跑到车头前掀开引擎盖子,白色的烟气扑面而来,这人也是个老司机,只瞄了两眼就意识到这车开不了了,哭丧着脸跑回来,对着副驾室和车厢里的人一阵叽哩哇啦大叫。

    看他那沮丧的表情就知道这下子遇上了大麻烦,四人跟着士兵一同跳下汽车,回头看去,这一耽搁,追兵离他们最多还有百来米的距离。

    两名士兵从驾驶室抬下由于失血过多,脸上已经没有血色的何康平,他现在这样子离死也只差一步了,这人还算硬气,都只剩一口气了,还拿着手枪准备跟后面的追兵拼个鱼死网破。

    真的没机会了吗?

    林风瞟了眼路边那片层层叠叠的丛林,这里头汽车可开不进去,只要进入了像迷宫一样的丛林深处,也不是全无办法甩掉身后那些追兵。

    追兵越来越近,架在车顶上的机枪已经开始喷吐起了火舌,只是这帮军阀武装的枪法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子弹就像专门避开人一样,打在泥地上沙土四溅。

    “走,进林子里去。”

    林风当机立断的吼完,当先带着三个人从小道跳下,快速往植被繁密的丛林中跑去,何康平原本做好拼一个够本的准备,当看着林风他们几个逃进林子里去后,他这颗缺血的脑子似乎一下也灵光了起来,指着他们的背影,对身边保护他的这几个士兵说:“走,跟着他们。”

    一帮人如蒙大赦,一人背起无法保持站立的何康平,往林风所在的方向追去,剩下的人拿着武器,一边射击一边后退,生死关头,这些家伙也打定了鱼死网破的想法,爆发出寻常难以想象的勇猛。

    炙热的弹头从身边嗖嗖嗖的刮过,这几个家伙不闪不避,端着枪一阵猛扫,枪口的膛焰吞吐不止,冲到近前的那辆卡车驾驶室顿时就被打的千疮百孔,司机一头趴在方向盘上,卡车失去控制,斜着栽下小路。

    拥挤在车厢里的十几二十号人,顿时被颠的滚作一团,一名眼珠都红了的毒贩兵见此机会,不退反进,拔腿冲向这辆车,半途中,只见他掏出别在子弹带里的木柄手榴弹,扯掉拉环,朝着卡车的位置扔了过去。

    哒哒哒……哒哒哒……

    虽然敌人手里那几把机枪组成的密集弹雨顷刻便把这名毒贩兵周身打成了筛子,但他临死前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只见手榴弹在空中飞出二三十米的距离,准确落在栽倒在路边那辆卡车的车厢里。

    咚咚……手榴弹落在敌人脚边还弹了两弹,在一阵惊恐的喊叫声中,轰隆一声炸响,一时间烟尘卷起残肢断臂往天空抛起,四面飞溅的数百颗钢珠和弹片在车厢中无情收割着士兵生命。

    整整一车子人爆炸过后全倒在了血泊当中,只有几个运气好的家伙,没有被打中要害,正倒在车厢里拼命的惨嚎着。

    其他人趁着同伴用生命换来的机会,转身快步逃往茂密的树林里,他们的背影刚一消失,足足七八辆卡车和一辆装甲运兵车组成的车队在路边停下,如狼似虎的士兵在指挥官的呼喝声下,纷纷跳下车,一窝蜂朝树林追了去。

    前面的人拼命跑着,心知一停下来追兵就会撵上,在地面湿滑的老山林子里面,何康平的人穿着黄胶鞋,跑起来却健步如飞,反而很快就超过了他们几个,要不是要照顾被人背着的何康平,这些毒贩兵可能早都跑的没影了。

    大雷他们也不轻松,提着两个上百斤重的手提箱,还要分神照顾穿着短裙凉鞋的许小冉,小女警气喘吁吁的跑着,心头无比的后悔,早知道这样,就算当初要扮作林风女伴,穿一身运动装该多好,搞的现在想跑也跑不快。

    所有人里面,林风落在最后面,他的任务也最是艰巨,光靠手里这一条枪,却要阻拦数百个追兵的脚步,在这种地形复杂,难辨东南西北的环境下,稍不注意不但会迷失方向,还可能随时会被敌人截断后路,包饺子。

    砰!砰!

    藏在树后的林风抬枪一个短点,两名冲在前面的敌人就像被无形的铁锤砸中,前冲的身体陡然往后倒飞回去,枪声传来的地方,顿时就被密集的弹雨笼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