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追兵到来
    一场战斗下来,双方都伤亡惨重,即便全灭了军阀武装,何康平带来的三车人也死伤大半,还能动弹的不到十个了,就连何康平也身受重伤,腹部挨了一枪,能不能挺到回去都是个问题。

    打扫战场也就是将那些还剩口气的敌人补上一枪,现场血腥残酷,这群贩毒武装人员不止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同样,伤势过重无法行动的人员只能得到一小包毒品用来缓解死亡前的恐惧,就连包扎都省了,只能留他们在这里等死。

    何康平注射了一支针剂,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他用布条将受伤的腹部缠绕了两圈,正指挥剩下的人将前面两辆被彻底打烂的卡车推到路边,方便后面的车通行。

    度热的人突然发动袭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在这片广袤的原始丛林中,对讲机根本派不上作用,而唯一那部卫星电话,也在越野车上时被乱枪射成了零碎,他现在急着回去向自己舅舅报信,以便提前做好战争准备。

    众人都在忙碌,林风等人也没闲着,纷纷在尸体堆里寻找着趁手的武器,谁也说不准接下来还会不会有战斗发生,现在他们已经被动的跟何康平绑到一起,这片地区是军阀度热的天下,大股敌军随时都可能出现,想要活命就只能继续前进,只有到了何安的地盘在想法子脱身。

    林风手里这把m4卡宾枪用着挺顺手,就在成片的尸体堆里找了两条帆布子弹带挂在肩上,又把尸体上找到的木柄手榴弹收集起来。

    大雷拿了把免国造仿八一步枪,他说以前当兵时用过这个,用起来比较熟悉,程超也找了把还挺新的ak74小口径步枪挂在肩上,对于他这样没打过几十发子弹的新人而言,小口径枪械是个不错的选择。

    许小冉看着这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有些甚至连脑袋都碎了大半,红的白的洒的到处都是,异常的恐怖恶心,她倒也没有一般小女生的娇柔,跟着众人的脚步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行走,忽然,一只血淋淋和手抓住了她小腿,那种粘乎乎的触感,让她惊叫了一声。

    抓着她腿这人还活着,胸前挨了两枪,衣服早被血水湿透,还能坚持到现在只能说明他命大,不过明眼人一眼就瞧得出来,他已经没救了,在这缺医少药的地方,受了如此重的伤势只能等死。

    许小冉的尖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林风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这妞嘴里犹自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别说话!”

    林风侧耳倾听,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引擎轰鸣,过了片刻后,声音越发清晰,就连正在忙碌的贩毒分子也隐隐听到了响声,不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这阵仗听上去绝对是支大规模的车队,在这地方拥有如此规模的车队,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是那股势力了,何康平脸色巨变,向众人命令道:“上车!”

    以他这点人,遇到度热的大部队恐怕分分钟就要被剿灭,那辆越野和两辆被机枪子弹扫的千疮百孔的卡车已经被移到了路边,众人七手八脚上前搬开关卡前用原木做成的拒马,然后又屁滚尿流的逃回来,爬上最后这辆卡车。

    重伤员在求生意志的驱使下,死死抓着许小冉的小腿,眼中露出渴求的神色,大雷和程超一人提着个大号皮箱过来,焦急的招呼道:“快走!”

    大家现在自身难保,谁也救不了这个重伤员,许小冉下不去狠手,只能林风弯下腰,强行掰断了这人两根指头,才让她的小腿恢复自由。

    两人在大雷他们的帮忙下,快速翻上车厢,何康平坐上了副驾室,汽车引擎发动起来,发出嗡嗡的轰鸣声,众人精神一震总算松了口气。

    车轮碾压着路上的尸体,逐渐加速往前方驶去,站在车厢上甚至都能看见,一片低矮的树林后,像条长龙一样的车队正往他们这方向开过来。

    这时候没谁还顾的上抱怨卡车颠簸,巴不得跑上一百码才好,司机也在拼了老命的猛轰油门,可卡车本身就破旧不堪,加上道路坑坑洼洼,速度始终难以提上去。

    行驶了不到五分钟,追兵还是撵了上来,跑在最前面的居然是两架偏三轮摩托,这玩意儿在华夏早都被淘汰十几二十年了,但在这崎岖不平的小道上行驶却比汽车还要迅捷灵活。

    隔着百米开外,坐在摩托车挎斗里的士兵就端着枪扫射起来,哒哒哒的枪声虽然未造成实质杀伤,却让众人更加焦虑。

    车上的人也跟着开枪还击,子弹不要钱似得泼洒出去,这辆偏三轮的驾驶员瞬时就被弹雨打出数个血窟窿,尸体一声不吭趴在龙头上,偏三轮失去控制,斜着冲出了道路,轰隆一声撞在路边一颗粗壮的大树上,瞬间解体了,另一辆紧随在后的偏三轮急忙握住刹车,唯恐再重蹈覆辙。

    见打退了敌人,卡车上的士兵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还没等他们高兴起来,随着一串急促的枪响,站在最前面的三个家伙刹那就被呼啸的子弹射翻。

    “趴下!”

    林风吼了一声,众人纷纷匍匐在车厢里,猛烈的机枪声还在响个不停,头顶上的苫布被子弹撕扯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破洞,就连挡板也被打的木屑翻飞,幸好卡车在这里一直被当作运兵车来使用,时常作为掩体的车厢挡板加高加厚了不止一倍,就连机枪子弹也难以将它击穿。

    趁着枪声减弱的间歇,林风抬头瞄了眼后方,只见一辆迷彩涂装的敞篷吉普车已经冲近到七八十米远的地方,站在后座上的机枪手正在给重机枪装弹链。

    机会千载难逢,林风顺势站起,端着卡宾枪就开火了。

    有节奏的点射声中,一发发子弹脱膛而出,低着头的机枪手头顶炸出一团血雾,尸体直接从车里翻倒了出去,驾驶员猛打着方向盘,控制汽车试图规避,接二连三的枪响中,挡风玻璃上出现一个又一个圆孔,司机和副驾室胸前应声炸出数个血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