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驳火
    都到这份上了,他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林风松开被他当作人肉盾牌的小子,这家伙居然不识好歹,趾高气昂的伸着手让他还枪。

    他把枪给了这人,哪知对方还不肯罢休,凶恶的眼神落在他手中那颗手榴弹上。

    “还要这个?”林风举起手榴弹晃晃。

    这人不知死的点点头,伸手作势要来抢夺。

    就在大家以为林风会依言还给这人时,却见他把手榴弹交到右手,像是不经意把套在尾指上的拉环给扯掉了,霎时,手榴弹尾部冒出一阵白烟,并伴随着‘嘶嘶’的声响。

    他这是要干嘛!?

    包括跟着林风来的三个警察也都看傻了眼,他握在手里那东西可是随时都会爆炸,如果炸了,站在旁边的人也要跟着遭殃,他却像没什么感觉似得,把嘶嘶作响的手榴弹举到这名已经目瞪口呆的武装分子面前,还一脸蛋疼的问道:“你要吗?拿去!”

    武装分子一副见了鬼的神情,拼命摇头一边往后倒退,脚下踩到一截断掉的枯树枝,惨叫着坐在烂泥地上。

    “林风!”同行的三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嘴里失声惊呼道,却见林风转身面向翻腾的河水,手一挥便把手榴弹抛飞了出去。

    手榴弹在天空飞旋着轰然爆炸,就像一记闷雷在众人耳边炸响,除了两腿发颤的许小冉没反应过来外,大雷程超还有三四个离得近的武装人员几乎下意识就往泥地里扑倒下去。

    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林风像是出了口恶气,手很自然的又搭在了许小冉的香肩上,淡淡的说道:“走吧。”

    刚刚回过神来的许小冉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只能用美眸瞪着这一脸笑意的家伙,直到现在,她的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

    大雷程超几人也满身泥浆的爬起,看了同样狼狈的对方一眼,两人无声苦笑起来,这家伙真是胡来啊!

    走上斜坡,何康平等人正望着这个方向,显然是发觉了林风刚才的危险行为,这家伙也没多说什么,手指着最后那辆货车:“你们上那辆。”

    说完,他就拉开越野车后排车门坐了上去,一马当先走在前头。

    他这样的待客之道可不怎么像话,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见其他武装人员也纷纷爬上前面两辆货车车厢,汽车已经发动,大雷两人身手灵活的抓着车厢挡板翻身就上去了,林风招呼不打,双手抱住许小冉的腰身,轻松就把她举到头顶,自己最后一个上去。

    头顶盖着苫布的车厢里坐着十来个武装人员,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汗酸味,这些人一个月也难得洗两次澡,味道不大才怪。

    前面的位置都坐满了人,林风他们只能在车尾处挤着坐下,汽车奔驰起来,从苫布间隙刮来的冷风将这股气味冲散了不少,但众人却并不好过,这里只有这一条乡村土路,路面凹凸不平,到处散布泥坑,坐在货厢尾部那感觉就像随时会被颠出去一样,难怪先上车的人都选择坐前面的位置了。

    车队在这条难行的道路上奔行了大半个钟头,始终没有减速的意思,许小冉取下滋滋作响的微型耳麦,对三人摇了摇头。

    汽车的士兵并不干涉他们的行为,一个个正闭着眼打盹,坐在颠簸不断的车上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大雷撩开苫布一脚,望着远处模糊的城市轮廓,一边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现在的差不多快到成华市了,他们的老巢难道在那里?”

    “成华?这地方我以前好像听说过?”许小冉插了一句。

    “嗯,这里曾经是越国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每年要接待数十万人次的外国游客,大概在一年半以前吧,大军阀度热占领了这里,隔三差五就跟政府军和其它觊觎这里的军阀交火,现在谁还敢来这里旅游。”

    似乎为了印证大雷说的,路边一辆被火烧的漆黑的坦克车残骸出现在视线中,三个衣不遮体的小男孩正站在炮塔上玩闹,看见有车队驶来,三个小孩举起右手,象模象样的朝着车队敬了个礼。

    一座城市的轮廓已经远远在望,正当大家兴致勃勃的观望着车外时,车队却驶上了背道而驰的方向,看来大雷的推断错了,车队只是从城边路过而已,路上不时能看到一两个穿着廉价服饰的路人,男的大多打着赤膊,或者旧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背心,车辆很少,有也是牛车马车之类的畜牧交通工具。

    往前行驶了没多久,周围的树木植被愈发繁茂,似乎即将进入原始丛林,前面出现一个关卡,穿着浅绿色军服的士兵正挥手示意车队停下。

    这里差不多有一个班的士兵,一水的ak47,枪身上烤蓝斑驳,武器装备十分陈旧。

    何康平足足带了四五十号人,自然不用担心他们,车队缓缓靠边停下,大雷还在给大家解释着说:“外面那些设卡的士兵应该就是军阀度热的手下,别看这些人穿的破破烂烂,在这些军阀当中,已经算混的不错了,有些现在还在使用猎枪大刀之类的武器作战,打仗全靠人命去填,在这地方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知道一些内情的林风点点头,算是赞同了他的话。

    越国免国这两个与华夏相邻的国家,常年战乱不休,人民的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甚至随时可能丢掉性命,只有在这种地方生活过的人才懂得,出生在一个强大富足的国家是多么幸福。

    车队刚一停下,四名挎着枪的士兵走了过来,看在他们是度热的人,司机打开车窗,将几张钞票递了过去。

    可是,对方却没想往常那样堆着满脸笑容来接,当林风发现外面情况有些不对的时候,度热的士兵就像事先商量过的一样,同时举起了手里枪。

    砰砰砰!

    一道道火舌从枪口喷涌而出,瞬间就把前面的越野打成了马蜂窝,不止这样,两边的山头也突然传出密集的枪响,子弹撕扯开苫布,击中那些坐在车厢里的士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