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改变地点
    这次抓捕何安的行动受上级领导高度重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汤山还联系了当地一个中队的武警协同抓捕,足足百多号全副武装的精锐战士,河面上埋伏着水警船只,十几公里外还有一架直升机随时可以进行增援。

    看似平静的交易地点,实际已经成了天罗地网,现在就等鱼儿上钩。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多钟头,林风没有带着他们进到那间破破烂烂的房子里去,而是径直走到波涛翻滚的大河边,这段河面宽度足有两三百米,水流凶猛,清晨的薄雾让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朦朦胧胧的美感。

    这里没经过人工开发的景色绝对一流,空气更是清新,天空有鸟群在盘旋,唧唧咋咋叫不停,河面上不时有大鱼跃起,哗啦一声又重重摔回翻滚的河水里。

    众人有些坐立难安的不时看眼时间,指针不停运动着,离约定的时候越来越近了,只有弹头大小的微型耳麦里传来汤山沉稳的声音:“大家沉住气,我们的人就在四周,只要何安上岸,立刻实施抓捕!”

    许小冉充当联络人的角色,当即点头说道:“明白。”

    林风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河面上雾气太重,别说对岸,就连水面也只能看到二三十米外就是朦胧的一片,想来狡猾的毒贩也遇到同样的情况,暂时倒不用担心隐藏在暗处的汤山他们暴露行藏。

    时间到了,正当大伙举目眺望着河面时,远处传来时有时无的马达轰鸣声,不用林风提醒,大家也意识到这次的目标出现了。

    果然,三五分钟后就见一艘快艇破开层层迷雾,径直朝这方向驶来。

    毒贩就一艘船?

    这点排场可比不了上次接头的时候,林风眼里露出奇怪的神色来,一直留意着他的许小冉忙不迭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林风没有吭声,两眼注视着那艘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快艇,只见船上只坐了三个人,根本没有何安的影子。

    “何安没在船上!”

    “目的不在船上,大家先不要轻举妄动。”

    目标人物竟然没有露面,难道是察觉到什么不妥的地方?

    众人的心里面不由蒙上了一层阴霾,眼看快艇已经减慢速度,徐徐靠岸,林风表情不变迎了上去。

    船上站起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休闲打扮,敞开的外套里露出两把手枪枪柄,他也一眼注意到站在岸边的林风,声线低沉的道:“你就是天火哥的人?”

    林风点头,问道“何哥呢?咱们不是说好见面交易的吗?”

    男子扔过来一根缆绳,扮作林风手下的大雷上前捡起缆绳,将快艇拽到岸边停靠,年轻男子和他两个同伴却没下船的意思,只见他踩上船头,对着林风勾了勾手,绷着张脸说:“上来,交易地点变了。”

    “变了?”林风一愣,这大概是所有人都不想听到的消息,嘴里埋怨的说:“这种讲好的事情,怎么能说变就变,能不能让我跟何哥通过电话。”

    男子摇了摇头,眼神不大友好。

    “那你总该告诉我们改在哪儿交易了吧?”林风还不死心的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来不来?”

    这下子彻底打乱了大家的布置,换个地方就意味着现在的布置全都派不上用场,多出太多不稳定因素,就连隐藏在山包后窃听他们谈话的汤山也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如果让林风拒绝,交易自然没法继续进行下去,很可能还会引起对方的警觉,以后天火这条线就失去了作用,再想把何安引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可如果是答应对方要求,四名交易人员上了对方的船,就很难保证到他们的安全。

    汤山一时有些患得患失,时间不等人,林风回头望了其他三人一眼,除了程超没有立刻表态,干练沉稳的大雷和立功心切的许小冉都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赞成换地点的要求。

    林风得到了答案,再次望向船上的年轻人,点头说:“那好吧,大家合作不是一两次,希望你们别再耍什么花招。”

    “当然。”男子点头。

    林风带头踩在船首,然后回身伸出手,牵着扮作他马子的许小冉上来,大雷跟程超两人一人提着个颇为沉重的皮箱子最后来到船上。

    原本空间不大的快艇,硬挤了七个人和两只大皮箱,顿时显得拥挤了起来,船上没有座位,大家只好坐在船舷边,林风一手揽在小女警盈盈一握的蛮腰上,免得她被颠到船下去。

    快艇尾部装了四个马达,调转了方向之后一声轰鸣,整个船头几乎都翘出了水面,一路劈波斩浪,高速往远处驶去。

    快艇离开岸边不久,一架小型无人航拍器快速升空,盘旋在离河面四五十米的高度上,汤山注视着在屏幕画面中飞驰而去的快艇,旁边有人不无担心的道:“队长,他们这样太危险了,快下命令吧,请水警兄弟出马,或许还有机会把船截住。”

    “不行,如果没能及时拦截,毒贩肯定会猜到他们的身份,到时他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那怎么办?”

    汤山关注着画面,沉声说道:“让水警兄弟把我们送到河对岸去,我们跟在后面,就不信何安他不现身。”

    助手忙着联络水警去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快艇已经向对岸一处水湾驶去,汤山还算沉着,脑子里正盘算待会儿该如何布置的时候,刚才那名助手又急匆匆的回来,满头是汗的说道:“队长,水警负责人说,那一面属于越国境内,水警的船只不能越界。”

    “都这时候了还讲究这个,我亲自去跟他们谈!”汤山一拳擂在草坪上。

    另一头,快艇经过十几分钟行驶后,缓缓向岸边靠拢,河风凌烈,众人都快被吹成了鸡窝头,趁着船速减慢靠岸的功夫,林风掏出烟递给对面的青年人,套近乎的问道:“兄弟,怎么称呼?”

    青年人瞥了眼他手里这四五块一包的香烟,并未伸手去接,嘴里还是淡淡的说:“何康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