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过失杀人
    江小燕躺在病床上,骨折的左腿经过手术治疗之后缠上了绷带,动一下还是很疼,但她脸上的气色比起刚从那间暗不见天日的黑屋子救出来时,要红润了许多。

    “大丫,快来喝粥了。”老汉江有福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套浅灰色的保安服,右胸前印着皇朝夜总会的字样。

    “爹,你上完班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江小燕露出关心的神色,趴在床边睡觉的二丫听见响动,也揉着眼睛抬起了头。

    “爹又没啥事,恩人挺照顾咱的,让咱在店子里守夜,夜里困了还能躺在软和的沙发上打个盹。”江老汉把手里的铝制饭盒放在床头柜上,揭开盖子,里面还冒热气腾腾的蒸气,屋子里顿时弥漫着一股食物的香味。

    江老汉又拿出一个汤匙,用袖子擦了擦递给女儿,嘴里念叨道:“医生说你刚做完手术,需要吃些有营养的东西才好的快,爹专门在外头给你买了碗皮蛋瘦肉粥,快尝尝香不香?”

    这张苍老的脸上写满了期待,江小燕眼眶一热,颤巍巍拿过汤匙,舀了点瘦肉粥放进嘴里,含糊的道:“香……”

    “你喜欢吃就行,爹明天还给你买。”

    江老汉见女儿吃的香甜,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随手又从宽大的衣兜里掏出个烧饼,外皮烤的油亮油亮的,隔着层塑料袋仿佛都能闻到香气:“二丫,拿去吃。”

    一直在吞着口水的二丫拿过还热和的烧饼,拨开塑料袋,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烧饼中间裹着薄薄的一层肉末和葱花,咬起来又香又脆,小姑娘一口接一口的咬着,看来真是饿急了。

    “吃慢点小心噎着,姐姐喝不了这么多粥,你帮姐喝一点。”

    二丫腮帮子鼓得高高的,看了眼姐姐饭盒里的白米瘦肉粥,虽然很想吃的样子,但还是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江小燕不由分说,把只吃了小半的饭盒放在妹妹面前,宠溺的拍了拍她脑袋,这才回过身问道:“爹,咱们是不是没钱了?我已经没事了,要不咱们今天就出院吧,娘身边也需要有人照顾。”

    “钱的事不用操心,咱们老板跟恩人都是大好人,你的医药费都付过了,还借了钱给你娘看病。”江老汉堆满眼角的皱纹逐渐舒缓开,慈祥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儿。

    这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了,打破了这间屋子的温馨气氛,带头那人看着站在床前的江老汉,一脸严肃的道:“你是江有福?”

    “对,是咱。”面对警察,江老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在上面签个字,你被拘捕了。”警察拿出早就打印好的拘捕令递了过去,另一人则拿出明晃晃的手铐。

    江老汉望着这张全是字的纸片愣愣出神,江小燕难以置信的问道:“我爹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过失杀人罪,检察院已经正式批捕,跟我们走吧。”警察似乎不想解释太多,示意同伴把江老汉双手铐上,转身往外头走去。

    “爹……”

    江老汉有些佝偻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病房里传出两个女儿惊慌失措的哭喊声。

    ……

    许小冉一夜没睡,但精神气却很足,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已经到了办公点,她却突然奇怪的发现,整个中队的人竟然全都来的比她早了,正在忙碌的准备着。

    “王哥早,你们这是在干嘛?”

    许小冉满头雾水的问道。

    腋下别着快拔枪套,正往弹夹里压子弹的王哥头也不抬:“天火已经跟上线接头了,我们马上要开始行动。”

    “行动?那为什么没人通知我呢?”许小冉一愣,一脸难以接受的模样。

    王哥似乎意识到说漏了嘴,只朝队长办公室呶呶嘴,示意她自己问去。

    见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来,深感受伤的许小冉还真就风风火火朝办公室走去,心急之下,连门也顾不得敲,一扭门把就冲了进去。

    “队长,有大行动为什么不通知我?!”许小冉满腹委屈的嚷道。

    就往身上套防弹背心的汤山一见到她,顿时眉头一皱,没好气的瞪了眼门外,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这次的行动目标是在境外,随时都有可能跟贩毒分子发生驳火,情况非常凶险,你一个实习生又是女孩子,跟着去瞎凑什么热闹。”

    “你这就是歧视女人!”许小冉十分气愤的说。

    汤山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转身瞪了她一眼,没耐性的吼道:“好了,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从。”

    “你……”小女警一脸委屈,眼眶里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

    “出去,把门带上。”

    汤山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口气相当的强硬。

    过了两三秒,背后传来哐的一声关门声,这妞完全是在拿门撒气,可汤山也唯有苦笑,许小冉又哪里知道,收她进缉毒队这事让汤山顶着多大的压力,哪里还敢带她去跟杀人不眨眼的毒贩交手。

    如果当初就知道她爹是谁,汤山赌咒发誓自己绝不会收下这个烫手山芋。

    门外,许小冉气的胸口急促的起伏着,那双明亮的大眼包含着猛烈的怒火,整个中队的人全体出动,凭什么就不让她去!?

    办公区的人都在逃避着她的视线,回到座位上的许小冉越想越是生气,摆在电脑旁那个警察玩偶的脑袋都被她硬生生拧了一圈。

    正当她气吁吁坐在位置上只能看着别人忙碌的时候,林风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门外,作为这次抓捕行动的诱饵,他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许小冉顿时眼前一亮,抓起刚扔在桌上的件袋,起身走了过去。

    “林风!”

    脆生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林风看见小女警强行挤出来的笑脸时,没由来的头皮一麻,双手交差挡在身前,一脸警惕的望着她:“你要干嘛?”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许小冉脆弱的神经再次受到挑衅,笑脸一敛,怒瞪了他一眼,不过现在有求于人,她只好放软语气说道:“你还在为那辆摩托车的事情生气?不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嘛,大不了我帮你送去修理店就是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