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扭转败局
    在秦菲菲几近绝望的注视下,那团散发着热浪的大火球却陡然炸裂,四处纷飞的火星就像天上的烟火,尽管璀璨万分,却转瞬即逝。

    “林风!”

    本已绝望的秦菲菲再次发出一声尖叫,这叫声却充满了喜悦之情。

    只见正往四方散落的火星中,一个赤着上身异常魁梧的身影,手拿着一根被撞断在路边的指示牌管子一步步走了出来。

    这人不是林风还能有谁,只不过他的上衣几乎被烧没了,只剩下几根没有燃尽的布条挂在身上,就连长裤也被那场大火给燎出了几个破洞。

    林风现在的模样无疑十分狼狈,但那双眼神仍旧犹如刀锋一样的锐利,就在刚才大火即将吞噬他的一瞬,他总算如愿以偿捡起路边那根只剩后半截的指示牌钢管,然后转身一棍将眼前的火球硬生生在空中砸碎!

    低头看了眼挂在身上的烂布,林风嫌这身乞丐装碍事,干脆一把扯了下来,抬起那根一米多长,足有女人手腕粗细的管子指向正张着大嘴的纵火男。

    他竟然还活着?!

    人就生龙活虎的站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纵火男略微一愣,就见林风举着那根巨大号的钢管,甩开步伐冲了过去。

    呼!

    纵火男一出手就是两个火球,一前一后急速飞去,火球刚出现在林风眼前,他攥着棍子一记横扫,咣,火光一闪,两团火球再次被凌空打成零星的火苗。

    两个火球没有丝毫阻挡住林风前进的步伐,纵火男有些不信邪的连番挥动双手,一个个快速成型的火球接二连三的飞射出去。

    咣!咣!咣……

    此时林风就像专业的棒球选手那样,手里的钢管来回挥动,一个个疾驰而来的火球应声炸裂,根本就近不了身。

    这下纵火男彻底傻眼了,引以为傲的绝招就这样让眼前这家伙,用如此粗暴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给破解了?

    林风接连打碎数十个火球,一个闪身出现在纵火男跟前,空心钢管带着可怕的啸音,重重砸在这家伙脸颊上。

    正在酝酿中的火球瞬时泯灭,纵火男吐出一口带着几颗碎牙的血沫,踉踉跄跄倒退了几步,林风再次欺身上前,钢管仿似长枪一样往对方肚皮捅去,纵火男豁出全力,双手一把抓住,脸上的桀骜早已不见踪迹,只剩下一片惨白。

    “嘿……嘿……你杀不死我!”

    “是吗?”

    林风眉头一挑,双手再次发力,钢管凹凸不平的前端刺入了对方肉里,纵火男顿时闷声一声,不敢再分神说话,抱住钢管的双手散发着惊人的热量。

    钢管的温度开始急剧上升,就像握着一根烙铁似得,林风隐约嗅到了烤肉的香气,脸上的表情却不见丝毫动摇,一颗颗汗珠沿着脸颊滴落在身前的钢管子上,发出‘哧’的一声轻响。

    纵火男死死抓着钢管另一端,眼中的凝重逐渐退散,这样的高温,就算铁人也得融了,何况对方只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之时,只听林风蓦地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吼,灌注在钢管上的力道陡然加大数倍,纵火男竟有些身不由己被钢管顶着往后急退。

    咚!

    连着退了好长一段距离,背部重重撞在一颗巨大的行道树上,总算止住了这股冲力,可纵火男满是惊骇的眼里却看不见丝毫的高兴,握在手里的钢管前端正不受控制的一点点逐渐没入他的腹部。

    纵火男早已经拼尽全力,那根钢管还在往身体内延伸,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甘的惨叫,噗嗤一声,钢管穿透了他的身体,径直钉在了树杆上。

    轰……

    纵火男失去了意识的身体霎时爆燃起来,火焰散发着炽热的高温,连钢管也瞬间变成了红色,林风急忙松开手往后倒退了几步,依然感觉到热浪扑面,很快,连同纵火男身后的大树也一同燃烧起来,发出劈哩啪啦的爆响。

    总算是解决掉了。

    望着眼前燃起的熊熊大火,林风只能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因为他两个手掌已经被钢管传导来的高温烫坏,有些皮肉黏在钢管上,刚才一松手,直接扯下来一块。

    一阵剧痛过来,这些血肉模糊的地方传来真凉悠悠的感觉,多半又是那几滴渗入身体的绿色液体产生了作用。

    钢笔里的液体如此神奇,难怪东洋人挖空心思都想要抢回去了。

    大树烧的劈啪作响,林风回身对看傻眼的两女招了招手:“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臭木头,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刚才还以为你被烧死了呢!”秦菲菲不愧心大,一看那变态挂了,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样子。

    “打棒球会吗?对付这种货,要是给我根棒球棍,分分钟就能给他打出屎来。”

    “啐,跟两位美女在一起,你能不能表现的雅一些?”

    “呃……那好吧,那我下回尽量不把他屎打出来好了。”

    三人就跟没事人一样,嘴里说着话,往原路走去,那颗七八米高的大树还在背后熊熊燃烧着,连枝繁叶茂的树冠也跟着烧了起来,明亮的火光将三人身影拖的老长。

    咚……

    几分钟后,烧成焦炭的树杆首先承受不住重量,从中间位置断成两截倒向下方的泥地里,忽暗忽明的火焰还在继续侵蚀着可燃物质,一道漆黑瘦小的身影忽然从冒着浓烟的废墟中站了起来。

    他每走一步,烧成焦炭一样的外壳就不断往地上洒落,纵火男伤的不轻,脸上早已没了之前的狂妄之色,只见他捂着不断淌血的腹部来到那辆车头变形的出租车前,很快就在里面找出一部电话。

    “鼹鼠,事情办好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个男子不带感情的声音。

    鼹鼠嘴唇上那两撇引以为傲的八字胡已经付之一炬,光秃秃没有一根毛发的脸上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他擦了擦嘴角涌出的血沫,有些不甘的回道:“办砸了,目标比我想象中难对付的多,不过刚才让我无意中发现到个天选者,诡羊你看用不用把她带回去?”

    “连你都栽跟头呢?”男子的声音了带着一丝嘲讽,不过他紧接着又说道:“你先回来吧,反正秦杨已经无罪释放,我们答应他的事也算完成了,剩下的我来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