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怪家伙
    林风两眼直视着前车,一手握紧方向盘,一手快速变换着档位,汽车前挡板都掉下来一截,在路面连接擦出一溜火光。

    黑色现代一路火光带闪电的撵了上来,两车的距离正在逐渐拉近,从秦菲菲的位置甚至能看清林风那张坚毅的面孔,没等她喊出声,坐在前面的猥琐司机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把装着加长弹夹的手枪。

    “小心!”

    尖叫声中,司机看也不看,手伸出窗外就是‘砰砰’两枪。

    子弹在现代车挡风玻璃上留下两个拇指大的圆孔,林风抬起头,一脚油门踩到了底,汽车轰鸣一声,猛地冲了上去。

    嘭!

    出租车左侧后视镜瞬间被撞飞出去,只差一点,司机伸出车窗的手臂就被撞折了,两车车身紧抵在一起,齐头并进,谁也不肯后落后半步。

    司机努力控制着方向盘,枪口再次抬起,对着现代车窗就是几枪。

    砰砰砰!

    激烈的枪响中,车窗瞬间破碎,林风压低上身,子弹从他头顶嗖嗖的刮过,车速却丝毫不让。

    两车并驾齐驱冲出了城区,前面道路逐渐变窄起来,林风顾忌对方车里的秦菲菲两女,始终不敢有太大的作为,只能设法逼停对方。

    而出租车司机却没这方面顾虑,嘴里不断发出张狂的笑声,等把弹夹里的子弹打光,他才两手抓着方向盘,先往右一扭,两车之间拉开半米的距离,接着又猛地向左一打方向盘,车头咚的一声狠狠撞了上去。

    高速行驶中的汽车发生剧烈撞击,车上的人同时一抖,死死搂着小兔的秦菲菲不由尖叫起来。

    连接撞了几下,效果不大,体积比出租车大了不少的现代越野始终与它保持相同车速,好几次还试图冲到前方将它强行截停。

    司机眼神瞄向一旁的分岔小路,打起方向盘,车头一拐瞬间变换了路线,林风仍旧驾驶着汽车紧随不舍,这条路刚好只能勉强容下两车通过,谁要退让一点,就会冲下路基。

    林风投鼠忌器,无法反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出租车又一次狂猛的顶了过来。

    哐!

    一声巨响,越野车无法再继续保持平稳,速度不减顺着路基斜坡冲到下方的泥地里,出租车上传出司机的大笑,车速去势不减,继续往前行去。

    还好越野车地盘够高,松软的泥地也无法限制它的行动,当出租车向前行驶了不到百米,只见那辆已经面目全非的现代越野就像头发狂公牛一样,从道路前方猛地冲了上来。

    越野几乎是用飞的方式落回公路上,哐当一声车门都摔掉了,但车还是稳稳的挡在了道路中央。

    吱……前方去路彻底被越野车挡住,出租车司机忙不迭踩下刹车,汽车在惯性作用下又向前滑行了几米,一头顶在对面车身上。

    哐当!

    后座上的两女滚做一团,司机快速给手枪换上个新的弹夹,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与此同时,林风也出现在现代车另一边,两人目光一触,没有任何交流,司机抬枪就射。

    砰砰的枪声骤然响起,枪口火舌喷涌,林风藏在车身后,等枪声刚一停歇下来,只见他抓起掉落在地上的车门,猛然起身,轮圆了就朝对方甩去,同时拔腿也跟着冲了出去。

    这车门至少有四五十斤,加上林风使出了全力,袭来的速度快的惊人,司机要还站在原地,上半身的要被削掉,只见他快速往旁一闪,车门砸在水泥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在地面摩擦出火花,一路向前滑行而去。

    就这眨眼的时间,林风已经冲了过来,司机的反应神经不可谓不快,只迟疑了零点几秒举枪就射,同时,林风也抛出了藏在手心的军刀。

    军刀先一步射中对方手里的枪,枪口一歪,紧随而来就是一声枪响。

    砰!

    林风肩头应声炸出一团血花,没给对方扣下第二枪的机会,他一个箭步来到近前,脚尖一抬就把对方手里那把枪踢飞了出去。

    同样变的赤手空拳的司机只感觉眼前一花,林风一个铁山靠把他撞翻在地上。

    司机一个鲤鱼打挺还想起来,林风上前一步,右拳带着罡风,重重捣在他那张猥琐的脸盘子上。

    咣!

    对方闷声一声,再次摔回地上,林风得势不饶人,蹲下去就是一套组合拳,左肩犹自淌血的伤口似乎无法造成丁点阻扰,那张坚毅的脸上闪耀着浓郁的杀机,随着两只铁拳上下翻飞,被他压在身下这人只能徒劳用的用胳膊抵挡。

    哐哐哐的闷响不断传出,瘦子根本无还手之力,脸上除了有些惊讶外,却看不到一丝的慌乱,正当林风准备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个不知是哪方派出的杀手时,却见对方突然舍弃了防御,一把握住了他挥来的铁拳。

    这家伙手上的力气竟然大得出奇,跟他这瘦瘦小小的身材完全不成正比,拳头挥到一半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疑惑归疑惑,林风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分减慢,左拳灌注全力再次朝他这张猥琐的脸轮去,就在这时候,对方抓着他右拳的双手就像烙铁一样,骤然发出一阵炽热的高温,甚至都能听见肌肉在高温烘烤下发出的滋滋声。

    这是什么怪物!

    林风眼神一凛,剧痛瞬时侵蚀着神经,他临危不断,改为右脚猛地踢出,正正蹬在对方胸前,右手依靠这股推力挣出了束缚,脚下噌噌噌连退了四五步。

    与这奇怪的家伙拉开一段安全距离后,林风才有心思查看自己的右手,只见刚被对方触碰的皮肤变红了许多,外面冒出一片细密的水泡,动一下都痛,空气中隐隐散发着一阵焦糊的气味。

    而对方挨了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暴揍后,竟然屁事没有,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慢吞吞又站了起来。

    他抬头看着一脸错愕的林风,邪笑着说:“这下该我了吧?”

    看不出这家伙的路数,林风警惕的注视这对手,这人并没急着发起进攻,双手摊开一簇橘黄的火焰在掌心升腾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