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神奇液体
    千叶美佳房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都不知身上长出蛛网了没有,跟往常一样贴在门上听了几分钟的林风忍着推开门去一看究竟的冲动,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

    东洋人一心想要夺回的这支钢笔里到底藏着什么密码?

    林风用几个指头摆弄着钢笔,有些出神的想着,这玩意儿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材质做成,比一般钢笔沉手不少,他拿在不断的晃动,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为了查明真相,他决定采用暴力破解的方式,即便毁了它也要比落到东洋人手里要强。

    他盘腿坐下,把钢笔放在地上,又拔出那把刀身墨黑的军刀来,对准钢笔中间那条细细的缝隙,一刀砍落下去。

    叮……锋利异常的刀刃斩在指定位置上,居然擦出了一溜火星,当林风拿起钢笔一瞧,顿时就傻眼了,刚刚被军刀砍过的地方,竟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太不可思议了,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值得用如此坚固的材质来保护?

    越想越觉得好奇的他,握住钢笔两端,用力往反方向拧动,他明白这是最蠢笨的打开方式,不过这东西他已经暗自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那点耐心早都给消磨光了。

    “嘿……”

    为了弄开它,林风这回一上来就使出了全力,随着嘴里发出一声闷哼,两边太阳穴上的青筋都高高鼓了起来。

    相持了十几秒之久,这只钢笔终于在绝对的暴力面前退缩了,笔杆部分微微动了一点。

    当耳边传出一阵齿轮摩擦发出的轻响时,林风就知道这次有戏,手上力气再次加大几分,笔杆转动的频率顿时加快。

    叮的一声,内部中空的笔杆总算被拧了下来,露出里面一截琥珀色软管,擦了把热汗的林风将这截软管对准灯光,里面果然填满了流动的液体。

    东洋人就是为了这些不知道有何作用的液体,把他当成杀父仇人一样来对待?

    这墨水一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林风捏着软管,将钢笔尖对准指尖轻轻挤了挤,几滴翠绿色液体滴落在指头上,他凑近嗅了嗅,并没闻出什么特别的味道。

    用舌头尝尝?他当即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谁晓得这东西是不是什么剧毒液体,吃下去不是自己找死吗。

    反正他没准备把这东西交给段主任他们,只有等陈晨回来,再拿给她带去找专业人员化验,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揭开这个谜底了。

    林风正打算收起钢笔,但随着指头一动,那几滴翠绿色的液体便沿着指尖滑入手掌心,液体停留的地方刚好有一道明显的伤痕,这是他上次跟一名东洋武者较量时,对方突然拔刀偷袭给他留下的纪念。

    奇异的事发生了,当绿色液体停留在这道伤疤上时,竟然凭空消失了一样,迅速没入了皮肤里,等林风想起把它擦掉时,一点水迹都没剩下,怎么会这样?

    林风举着这只手臂,研究了老半天也没整明白,身体并没出现任何不适的感觉,难道是跟酒精挥发一样,接触到空气便自动消散了吗?

    这么一想,似乎可能性最大,现在已经是凌晨,他也没在多想下去,把钢笔收好,躺在床上倒头便睡。

    如今已经是秋高气爽的天气,这一晚他却觉得空气异常闷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竟然闷出了一身的臭汗。

    这味道光自己闻着都够刺鼻的,身上粘粘糊糊,就仿佛一个月没洗过澡似得,可林风明明记得,昨天上班前他才洗过一次。

    可能是昨晚太过闷热的缘故吧,大不了再洗一个就是了。

    林风翻身下床,等习惯性拿着手机瞟了眼上面的时间时,整个人都愣住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也就是说,他这一觉差不多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要知道他平时不管睡的再晚,到早上一定会准时清醒,这是在部队上多年养成的习惯,可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林风越想越觉奇怪,他从没睡的这么沉过,而且一觉醒来也没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当他到了公用浴室脱掉身上的背心时,才发现匪夷所思的事情远远不止于此,他身上那些多到数也数不清的伤疤,竟然一夜之间全消失了,原来的地方只留下像死皮一样的膜状物,手一搓就哗哗的往下掉落。

    纠结了半响,他只能把这些状况归结到半夜吸收的那几滴翠绿色液体上,这玩意儿祛疤除痕效果一流,怎么感觉像是美容院才会用的东西。

    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断,林风毛躁的冲了个澡就急忙回到屋内,抽出军刀照着指头上一割,刺痛之后血水很快就冒出来了。

    一,二,三……十五,十六!

    难道猜错了?过了接近半分钟,盯着这根指头都快成斗鸡眼的林风不由郁闷的想着,正当他打消这个可笑的想法时,指头上的伤口逐渐生出一层白色薄膜,然后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愈合。

    大约一两分钟后,指头上只剩下道淡淡的伤痕,完全看不出刚被割开的痕迹。

    ……

    皇朝夜总会,林风坐在吧台前,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在那里专心致志研究着他竖起的中指,这姿势已经保持了一两个小时之久,他却像感觉不到闷似得,看的有滋有味,路过那些不认识的小姑娘见他这样子,啐了口‘流氓’,红着脸跑远了。

    “老大,你瞧了这根指头一晚上了,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地方?”魏阳凑过头,也学林风一样盯了半分钟就眼睛发酸,揉着眼在那里抱怨。

    林风不答,这种神奇的事情就算讲给他听,他也不会相信,何必浪费口水。

    正琢磨着要不要再找个地方割上一刀试试的时候,魏阳却在旁边吹起了流氓哨,疑惑的抬头一瞧,就见穿着一身警服,正义凛然的小女警出现在大门口。

    她胸前快要把纽扣崩开的高耸,实在很容易让人误会她是这里的角色扮演人员,一眨眼功夫,就有好几波男子凑过去搭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