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见不得光的交易
    其实不用他提醒,秦杨最担心的也是这个了,被警方带回来后,他便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投资方,一点都不知道毒品和非法禁锢的事。

    实际上,秦杨多少还是继承了一些他父亲的优点,比如违法这种事,他就十分聪明的选择了待在幕后,什么脏活累活都由陈辉和四哥两人出面去做,现在四哥消失了,暂时不用担心他会出卖自己。

    最让秦杨担心的,反倒是平时最听他话的忠实狗腿陈辉,要知道贩毒可是死罪,陈辉一旦醒过了,很可能为了不挨枪子,把所有见不得光的事全抖出来,到那时恐怕谁也救不了他了。

    一想到这可怕的后果,秦杨浑身的力气都像被瞬间抽空了一样,脸色泛白的跌坐回椅子上,看着犹自在冷笑不止的消瘦男子,有气无力的问道:“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当然不是,我既然告诉你这些,肯定是有办法救你咯,不过嘛,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也不是什么滥好人,所以还需要你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男子伸出尾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表示这点代价对他而言,真的不值一提。

    “你真救我?”

    见男子点头,秦杨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眼中重新焕发出生机,激动的道:“好,只要你能把我从这里救出来,要多少钱,你随便说个数,我可以让我妈先付你一半,等我出去以后就把另一半全给你。”

    “不不不,你误会我意思了,钱我不稀罕,我只要你手里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当然,我说的是浩远集团的股份。”男子摇晃着指头,一脸笃定的样子,似乎料准了秦杨不会拒绝。

    秦杨顿时眉头一皱,十分不解的道:“你要股份干嘛,我给你两千万作为报酬好了。”

    一般律师恐怕一辈子也难以挣到这个数字,可对方还是那副一脸不屑的样子,似乎在他眼里两千万就跟草纸没什么两样。

    “咱们还有十分钟时间,过了今天,可能要两天后才能见面了,不过……就是不知道那时候陈辉他们醒过来了没有。”男子盯着他,脸带笑容不紧不慢的说道。

    “三千万!这价格跟那百分之五股份相当,这样总行了吧!”秦杨的额头已经见汗,两天时间足够出现太多变数,一旦陈辉或许是个叫雯雯的模特先清醒过来,那这事就再也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何况他现在一分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我只要股份,如果你现在答应,我担保不用一天你就能从这里光明正大的出去,你还有三分钟时间考虑。”男子指头敲击着桌面,一点也不着急的说道。

    他不着急,可秦杨都快急的燃起来了,用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换回自由,这买卖听上去有些吃亏,可他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还有最后三十秒。”男子已经起身拿起了公包,就在他即将离开座位的前一秒,秦杨一拳锤在桌面上,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嘛,在这上面签个字,不用二十四小时,你又能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男子猥琐的笑着,将早进打印好的合同与钢笔推到他面前。

    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秦杨倒也干脆,拿起钢笔在签字栏唰唰写下自己的大名,这才喘息着说道:“合同上我写了明天的日期,只有等我出去,这合同才会生效!”

    “当然可以。”男子似乎并不担心他出去后会反悔,很利索的点头答应下来。

    秦杨将合同推回去,还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我还有个问题,四哥是你朋友,这该不会是你们一早设下的圈套,就等着我往里面跳吧?”

    要知道,其实强迫那些女人接客还有贩卖毒品都是四哥一个人想出来的主意,之前确实为秦杨挣了不少的钞票,可现在回想起来,他总感觉自己像是被这两个家伙联手耍了似得。

    男子咧嘴一笑,提着公包转身往出口走去,临出门前,他忽然停下脚步说道:“你比看上去要聪明一些,至少猜对了一半……”

    说完他就大剌剌的走出去了,搁了三四秒,才听屋里传来咚的一声巨响,想来秦少找不到发飙的目标,正在拿那张可怜的桌子撒气呢。

    ……

    市第一人民医院,六楼重症监护室,陈辉脑袋缠着绷带,像个木乃伊一样直挺挺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导管,心电图机还在实时检测着病人的心跳。

    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尽忠职守站在门口,即便是负责医治病人的医生护士,也要先经过他们这一关才能入内,现在已经是深夜,走廊上只剩下惨白的灯光,连护士也趴在值班室打起了盹,负责执勤的警察深知病房里这名犯人牵涉到一桩大案,所有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始终瞪大双眼注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但即便他们万分小心,结果还是出事了,平静的屋内陡然传出嘀嘀嘀的急促报警声,守候在门口的两名警察顿时一惊,急忙掏出手枪冲了进去,只见陈辉双手摊开躺在床上,房间里根本没藏人的地方,窗户也从里面紧锁着,没有被人打开的痕迹。

    心电图上的显示已经成了一条直线,警报声还在不间断响起,警察刚要出门去叫医生护士,他们已经飞奔着冲了进来。

    经过一番抢救,满头是汗的医生最后却告知他们一个不幸的消息,病人陈辉不治身亡。

    医生早上检查后才说过,陈辉的情况有明显好转,最迟这一两天就能醒转,结果刚到晚上,人就不治身亡了,这事听着蹊跷,可是两名警察仔仔细细检查了所有的角落,并没发现任何有外人进入的迹象,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并没发现任何他杀的痕迹。

    两名警察一边守在现场,一边给汤山打去了电话。

    可是电话还没打通,就见一团黑影突然从窗户外头径直掉落下去,紧接着便是哐的一声巨响,黑影砸在一辆停在楼底的私家车上,当场砸出个大坑。

    “啊……有人跳楼!!!”前去查看情况的护士突然大声尖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