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不尽职的律师
    做的过火拉?

    魏阳一脚把扑上来的司机蹬翻在地,又踢了两脚才像读懂林风眼神里想表达的意思。

    “大妈,这可是你们先动手的,有这么多人都看着,你可怪不得我!”

    指着躺倒在地上嚎哭的姚冷香,魏阳义正言辞的说完,才一摇三扭朝大门口走去。

    等他走远,大家短路的脑子总算反应过来,急忙上前七手八脚扶起姚冷香,秦嫣忙关切的问道:“二妈,你没事吧?”

    “滚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表子在背后使的手脚,不要跟我在这里假惺惺了,我不会饶了你……”姚冷香其实没怎么受伤,魏阳多少看在秦老板面上,动手还算有所保留,不然她哪还有力气骂人。

    姚冷香粗暴推开扶她的人,在司机的挽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这里,往日身娇肉贵的阔太太,此时看着却异常的狼狈。

    目送着她消失门口,秦嫣这才皱着眉头看向站在人群后的林风,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带着几丝怨气,语气生冷的道:“又是你做的好事?”

    就知道她会生气,这女的怎么说也是她二妈嘛,谁让魏阳做的太过火了呢。

    林风却没像别人想象的一样急着推卸责任,只见他坦然的耸了耸肩膀,当着众人的面说指着自己鼻子说道:“是又怎么样!记住了,你是我的妞,以后除了我以外,谁也别想欺负你!”

    这话十分霸道,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背后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保安拼命的鼓起了掌,被秦嫣瞪了一眼后,他们才悻悻的放下手。

    别说是林风手下这帮保安,就连在场的小姑娘们,听完他这番霸道总裁似得宣言,美眸中都绽放着异彩,许若曦也不例外。

    “你在胡说什么!”秦嫣俏脸绯红一片,急忙就要否认,可脑海里却不由浮现出自己枕在他胳膊上,一同躺在床上的画面。

    “我有胡说吗?”

    林风得寸进尺,嘴角的弧度逐渐扩散,露出个痞气的笑容,秦嫣唯恐他说漏了嘴,心慌意乱下转身就向另一头快步走去,她这逃避似得行为,反而让大家误会她已经默认了林风说的,不少人都在背后朝林风竖起了拇指。

    连大小姐都搞得定,牛!

    姚冷香走了不久,换回男装的魏阳又一脸鬼鬼祟祟溜了回来,他三两步来到林风身边,在耳边小声说道:“老大,这下乐子大了,我刚回来的时候,在车外偷听见那恶婆娘正跟秦总添油加醋的告状,我听她说的意思,是想让秦总把皇朝的管理权收回来。如果皇朝落在她手里,那我们不止白忙一场,最后还不死定了吗?你说,秦总会答应她吗?”

    早知道姚冷香在这里受了气,回头肯定会向秦浩远告状,只是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刚一上车就憋不住打电话告状去了。

    “这倒是有可能。”林风苦笑着点点头,望着一脸郁闷的魏阳问道:“怎么,你开始后悔了?”

    “嗯。”魏阳直率的点头承认,然后又非常不甘的补充一句:“妈的,早知道是这样,当时就该多给她两拳,这臭婆娘!”

    ……

    事实上,在外地考察的秦浩远得知秦杨这事后,当场忍不住拍桌子责骂了姚冷香一通,当了十几年夫妻,秦浩远还能不了解自己老婆?

    要不是她只知道一味的纵容,秦杨怎么可能无法无天捅出这么大个篓子,又是贩卖毒品,又是非法拘禁,光听着都觉得渗人,若不能好好管教,秦杨迟早毁在他这亲妈手里。

    不过骂归骂,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见死不救,挂了电话,秦浩远就联系上了集团高薪聘请的金牌律师,拜托他帮忙打这场官司。

    秦浩远在电话里说的很明确,只要保住秦杨的性命就行,坐几年牢倒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只当给这最不让人省心的二儿子一个深刻教训。

    老板如此深明大义,金牌律师顿时信心十足,分析了案情之后,拍着胸口担保这案子有他出马,能保证秦少被判三年徒刑以下,如果操作的好,甚至牢房都不用蹲,只要办个保外就医就能把人弄出来。

    三年在秦浩远能接受的范围内,只说句拜托了便挂断电话,似乎不考虑把这不争气的儿子提前弄出来。

    正当金牌律师紧锣密鼓准备资料时,姚冷香却一口否决了他,而是重新聘请了一名不知什么来历的律师,她这么做是摆明要跟秦浩远划清界限,知道这事后,秦浩远只长叹了口气,并没再去干涉她的行为。

    ……

    江海市第一看守所,在间不大的会见室里,姚冷香委派的律师见到了秦杨。

    这才过了一天时间,这位花花公子像是苍老了十岁,眼神疲惫眸子里满是血丝,青黑色的胡渣遍布下颌。

    “秦少,还记得我是谁吗?”身材瘦弱显得有些佝偻的律师将公包随意放在桌上,像是闲聊一样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管你是谁,快把我从这里放出去,这鬼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待下去了!”秦杨拍着桌子,激动的大叫大嚷道。

    “还想出去?以你犯下的罪行,十年后能出去就算不错了,往后什么名车美女都跟你没一毛钱关系,好好洗干净屁股等着被捅吧,等你出来的时候,秦家恐怕早都被你那几个兄弟姐妹给瓜分完了,你就只有哭鼻子的份。”律师一点没律师的样子,翘着二郎腿,还有心情在那头调侃道。

    听着这话秦杨反而一愣,凝神看向对方,不太确信的问道:“你是……”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男子抬起头,消瘦的脸颊上留着浓郁的八字胡,看起来一脸的猥琐。

    秦杨这时显然认出了对方,瞳孔猛的一缩,说:“四哥呢?你是他朋友,你一定知道他在哪儿,快让他想法子救我。”

    律师不答,好整以暇剔着指甲里的污垢,不紧不慢的道:“你傻啊,这风尖浪口上,老四怎么会自己跳出来找死,还有一个坏消息忘了告诉你,陈辉病情好转,可能最近两天就会醒转过来,还有那个被你虐待的可怜女模特,听说她恢复的也挺快,已经有了意识,这两个人一旦把实情告诉警察,那就是你的末日……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