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秦家家事
    除了东江路辖区派出所所长鹤腾被带走以外,同一时间,还有好几个职权部门中低层人员被叫去协助调查,搞的一时间人心惶惶,领导桌上的电话都快被人打爆了。

    林风并不知道这些,皇朝当晚照常开门营业,生意依然火爆,但秦嫣来了后,眉宇间始终挂着一抹忧色,就跟大姨妈来了似得,一脸愁眉不展,问她也不肯多说什么,想来还是因为秦杨这事。

    在林风看来,秦杨这次是玩火**,自作孽不可活,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就算他老子秦浩远出面,只怕也保不了他。

    非法禁锢,逼良为娼,暴力虐待,还有贩卖毒品……一桩桩加起来判他个死刑都绰绰有余了,即便秦浩远手腕通天,这回也很难救得了他。

    林风趴在二楼护栏上吸烟,顺便观察着楼下的秦嫣,就在他掐灭烟蒂,准备下楼安慰一番这两天变得多愁善感的小妞时,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体态丰腴的中年妇人气势汹汹的奔了进来。

    “臭丫头,我家扬扬怎么招你惹你了,你居然这么狠心,想害死他!”妇人一进来就找准了秦嫣的方向,还在几米外就破口责骂道。

    秦嫣听到这声音才回过神,一见到满脸怒色的妇人,急忙站起来说:“二妈,我……”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正在气头上的妇人指着她鼻子就骂开了:“你什么你,你就跟你那妈一样是个蛇蝎心肠,秦杨可是你亲弟弟,就为了这家破夜总会,你这没良心的就冤枉他,打压他,秦浩远怎么生出你这种女儿,我告诉你,如果扬扬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对就这么饶了你……”

    周围的人不由将视线齐齐望向了这边,跟在妇人身后的司机,在她身旁好心提醒了一句:“夫人,这里人多眼杂,有什么话咱们还是回家说吧。”

    “不关你的事,给我闭嘴!”妇人回头瞪了他一眼,又转过脸,口沫横飞指着脸上时青时黑的秦嫣继续骂道:“你就是个狼心狗肺,你以为害的扬扬坐牢,秦家就是你的了吗?告诉你,别做梦了,你就跟你那妈一个德行,狼心狗肺,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这一张口就满嘴脏话的妇人真是秦浩远的二老婆?

    就连作为男人的林风都有些听不下去,秦浩远一共有三个老婆,大老婆就是秦嫣的母亲,早在十多年前就离婚了,之后他又娶了楼下这位。

    资料上显示,这女人背后的势力可不得了,正儿八经的官宦世家,她家老爷子做过省长,如今虽已退居二线,但门生故吏大多仍在掌权,秦浩远也是多亏了有这么一个老丈人,才能短短十几年间将浩远集团打造成一艘商业巨舰。

    在仰人鼻息下,才是秦浩远能容忍这泼悍二妻到今天的最主要原因。

    实际上秦浩远只有两个老婆,老三秦菲菲和老四秦桓这对双胞胎姐弟的母亲跟秦浩然之间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他们刚出生不久,母亲就意外离世,秦浩然觉得亏欠这对姐弟太多,才会如此宠溺他们,几乎到了要月亮不给星星的地步。

    林风还从皇朝的老人那里听到一个无从考究的传闻,秦菲菲的母亲曾是这里的员工,就跟电视剧里那些狗血桥段一样,她和老板秦浩远日久生情,但迫于妻子家族的势力,秦浩远始终没有给过她名分,可这痴情女人还是义无反顾的跟着他,之后产下一对双胞胎。

    看着襁褓中的儿女,秦浩远终于下定决心回去摊牌,谁知道刚离开医院不久,女人就舍弃了儿女和他,跳楼自杀了……

    这在大部分知情人看来,是件让人很不能理解的事情,要知道,秦浩远已经当面向她表明了决心,女人苦尽甘来,因该高兴才对,完全找不出自杀的理由,有人怀疑是秦杨的母亲背后狠下杀手,只是一直找不出证据,当时勘察现场的警察,也一口认定她是属于自杀,这事最后才不了了之。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心病,秦浩远对他现在这老婆才会如此冷淡,毫不夸张的说,就连林风都看得出来,两人的感情早已经名存实亡,没有离婚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够了!”

    一同谩骂,早就到了忍耐极限的秦嫣终于爆发了,喷涌着怒火的眼神与她二妈对视着,一字字的道:“秦杨他是咎由自取,你可以骂我,但是请你不要再侮辱我妈妈!”

    二妈表情一愣,显然没料到她竟然会还嘴,但是片刻愣神后,她变得更加狂躁,就像一头发狂的母狮子那样,张牙舞爪的扑上,一巴掌掴在秦嫣脸上。

    啪!

    再场谁也没料到这妇人会突然动手打人,一声脆响,就见秦嫣脑袋一偏,长发飞扬,等她重新抬起头来时,白皙的脸颊上留下到通红的五指印。

    女人还不解气,举起带了两颗硕大宝石戒指的右手,指着她继续谩骂道:“我骂你又怎么了,你就是个表子养的贱货,别妄想从秦家拿走一分钱,我今天不但要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还要替你那个当爹的教训你!”

    说完,她又扑了上去,司机根本拦不住。

    这养尊处优的女人因为儿子被抓这事,已经彻底疯狂,秦嫣哪是她对手,只能用胳膊挡着她的抓挠,白白细细的手臂上顿时留下一片抓痕。

    这两人一个是秦浩远的老婆,一个是他女儿,这也属于她们的家事,旁观者根本不敢上前阻止,光在旁边劝说根本就没用,这二妈恨不得掐死秦嫣,哪会听的进去。

    别人或许惧怕她的身份,可林风却管不了那么多,泼妇见了不少,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正要下去,却见魏阳溜溜达达的过来,嘴里叼着烟,他显然还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情,探着脑袋在护栏边唧唧歪歪的说:“卧槽,这下头怎么打上了,被人欺负的不是咱们大小姐吗?”

    林风见到他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