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顶尖破灭
    这是怎么回事,跟着鹤警官来的民警发现己方反而被这帮全副武装的同事给包围了,虽说还没到拔枪相见的地步,但那警惕的眼神却像在告诉他们,最好不要乱动。

    鹤警官正要上前说话,却见对面走出去一人,衬衣腋下别着快拔枪套,龙飞虎猛走上前,瞥了眼鹤警官肩上的警衔,沉声问道:“你是负责人?”

    “流江所所长,鹤腾。”鹤警官也看着警衔比他还高的一阶的汤山问:“你们这是?”

    “缉毒中队,汤山。这里的人跟一宗大型毒品交易案有关,还麻烦鹤所长把这些人交给我们接手。”

    汤山嘴里说的客气,但行动上却一点没客气的意思,一帮缉毒警察顺势就要接管民警押解的人员。

    “队长!”许小冉来到汤山面前,眼神晶亮。

    “辛苦你了。”汤山坚毅的脸颊露出一抹赞许似得微笑,又向林风点头致意。

    连缉毒警都出现在现场,秦杨心知这下麻烦大了,忙不迭向鹤警官使着眼神。

    看着他挤眉弄眼的小丑模样,鹤所长连一枪崩了他的心思都有,就没见过这么坑朋友的人,要不是还有外人在场,他早都跳起脚骂娘了。

    不过他清楚懂得,如果秦少完了,那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丑事也兜不住,迟早跟着完蛋,就当为了自己,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故作不满的说道:“汤队长,他们明显是在这里寻衅滋事,跟毒品沾不上边,这个案子理该由我们派出所出警处理,这个事好像不在你们职权范围内吧?”

    汤山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却丝毫没有放人的意思,而是对许小冉问道:“东西呢,找到了吗?”

    “嗯。”把腰杆挺的笔直的小女警又像恢复了气力,用力点点头,十分笃定的说:“人赃并获,这里至少有十公斤的毒品,包括蓝色魔鬼在内……”

    “十公斤?你确定?!”

    这下子,一帮缉毒警察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本以为像夜店这种地方,抓着一两个散货的下家或许很正常,没想一下子冒出来十公斤毒品,还有省厅领导高度重视的新型毒品,那这案子可就大了。

    “确定,东西就在这屋子里,是我亲眼所见。”

    许小冉信誓旦旦领着汤山等人往那张巨大的办公桌走去,鹤警官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反倒是秦杨还算镇定,来这里之前,陈辉就通过电话告诉了他,柜子里的毒品已经被混入这里的警察发现,于是他灵机一动,让陈辉把东西转移到其它地方去了,没想现在还真灵验了。

    许小冉拉开那扇柜子门,指着里面暗藏的保险柜说:“东西就在里面,钥匙在陈辉手里。”

    很快又人从昏死的陈辉身上找到了那串钥匙,还有一把仿五四手枪和三发子弹,这下陈辉算是人赃并获彻底栽了,一旦牵扯到涉枪案,谁都救不了他,秦杨如今也只能自求多福。

    许小冉亲自拿过钥匙串找出那把钥匙,插入轻轻一拧,保险柜就在众人眼皮底下打开了,然而里面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许小冉蹙起了眉头,却见秦杨脸有得色的样子,就连鹤警官也在旁长松了口气。

    如果找不到毒品,那这案子就名正言顺归辖区派出所处理,那样就有办法操作了。

    鹤警官酝酿着说词,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见许小冉拍了下额头,说道:“对了,我当时还用手机拍了照,就算他们把毒品换了地方,也有证据拘捕他们!”

    许小冉来到靠墙的沙发旁,弓下身去,很快就从底下的空隙摸出了她录像用的那只手机,汤山拿过一瞧,照片里的画面清晰可见,还有陈辉吸食蓝色妖姬时的录像。

    铁证如山,汤山指着一脸土色的秦杨,斩钉截铁的命令:“把人全部带回去,封锁这栋楼,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进来!”

    “是!”

    两名如狼似虎的缉毒警大步走向双腿瑟瑟发抖的秦杨,抓着他的手往背上一扭,冰冷的手铐咔嚓一声锁在他双手上,秦杨目光绝望的朝鹤所长叫喊道:“老鹤救救我!”

    在汤山的强势下,鹤所长深感无能为力,只能把头扭向一边,当作看不到他的求救。

    “老鹤,你不帮我大家都会死……”秦杨被警察强行拖了出去,嘴里犹自在大叫大嚷着,叫喊声远远传来,发觉汤山那双颇有深意的眼神,鹤所长偶的差点没忍住追出去崩了那个成事不足的秦杨。

    救护车呼啸而来,在无数围观的人群中,将那几个被长期虐打关押的姑娘送去医院治疗,许小冉拒绝上救护车,经过简单包扎以后,又加入到搜寻毒品的工作中。

    这次来的匆忙,两只经验丰富的缉毒犬晚了半个钟头才被送到。

    顶尖夜总会空荡荡的大门外头拉起了警戒线,几名手持冲锋枪的警察严守在门口,不时有男男女女被带出来送上警车拉走,部分瞧热闹的人很快意识到,顶尖夜总会这次算是彻底完了,而这条街另一头的皇朝夜总会仍旧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经过大半夜的搜寻,总算不负众望,在缉毒犬的帮助下,警察用林风留下的大铁锤凿开一段墙面,终于找到了那十多公斤毒品和一个硬盘。

    硬盘里的东西比这十几公斤毒品带来的震荡还大,汤山看了几眼脸色就无法再保持镇定,当即封存了让人交给局长,翌日就有几名纪委的同志到局长办公室,取走了那张硬盘。

    下午,鹤所长端坐在会议室,听取手下民警的汇报工作,不知为何,眉心一直跳个不停,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心神不灵的度过了两个小时,眼看快下午五点了,鹤所长站起身宣布散会,又对身边指导员说:“老刘,我有点事出去一趟,有事给我打电话。”

    交代完后,他就快步回了趟办公室,当夹着手包再次出现时,就见一个所里的民警领着两名西装笔挺的人员迎面走了过来。

    “鹤所,这两位纪检委来的同志,说有事找您。”

    咚……手包掉落在地上,鹤腾脸色一白,眼神露出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