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林风走到书柜前仔细瞧了几眼,才发现这看起来异常沉重的柜子其实暗藏玄机,柜子底部装着滑轮和暗轨,只要手上稍微用力,柜子就移开了。

    正如这女孩说的一样,柜子后面是一扇与墙体颜色相近的铁门,严丝合缝几乎看不出什么间隙,麻烦的是女孩也不懂得开启的方式。

    林风对着铁门敲了两下,声音低沉,厚度只怕超过了五厘米。

    “把它砸开。”

    张铁柱往手心吐了口唾沫,轮起大铁锤就径直砸了上去。

    咣……剧烈的金铁交击声震得他双手发麻,气血一阵翻涌,屋里的人也同样是两耳嗡嗡作响,那感觉就像有人拿了面破锣贴在耳朵边敲响一样。

    这扇铁门的厚实度有些超乎想象了,只一下张铁柱的虎口就被震裂,门上却只留下个不怎么明显的浅坑。

    “让我来。”

    林风拿过铁锤,只见他轻若无物的挥动起来,灌注全力砸在铁门上。

    这一下声音更响,连楼下面都能听见,当他再次把铁锤到头顶时,一群警察在所长和秦杨的带领下冲了进来。

    一看这情况那还得了,秦杨忙向跟他有着深厚交情的所长不断眨眼,管理这一片的所长也才三十岁出头,平时跟交友广泛的秦杨算得上是铁哥们,嘴里大吼了一声:“住手,把锤子放下!”

    林风理也不理,舞着铁锤再次砸了上去。

    哐当!在场人的眉头都跟着一跳,见他冥顽不灵还要再砸,警官发觉警告无效,当机立断道:“抓起来!”

    随同前来六七个民警刚要上前,而皇朝的人一声不吭就挡在面前,他们也不动手,就这么死死拦着。

    “你们想干什么,让开听见没有!”

    “你们这是妨碍公务知不知道?”

    民警倒想采取强制手段,可这次出来,只有所长配了枪,他们拿着铐子,对面这帮壮汉只要轻轻一挣就十分轻巧的摆脱了束缚,什么擒拿格斗对上他们都没有用。

    “长官,我家丫头就被他们关在里面,求你们高抬贵手,让我救我家丫头吧!”

    江有福嘴里不停哀求,眼中对他们充满了敬畏,但脚下却一步不退,张开双臂挡在一个民警面前,死活不让他靠近正在不停挥动铁锤的林风。

    “不许你们欺负我爹!”跟在父亲身边的二女儿也捏着小拳头,往民警身上一阵乱敲。

    她那点力气连挠痒都不够,却让对面的民警有些哭笑不得,眼前这一幕搞的他们好像是鬼子进村,要抓捕八路战士似得,到底谁是正谁才是反派?

    现在就连秦嫣,见识到顶尖夜总会背后肮脏罪恶的一面后,也义不容辞倒向了代表正义的一方,这时,她正隔着道人墙怒视着站在所长身后的秦杨,面带憎恶的说道:“秦杨你要还有人性,就马上把门打开放人。”

    直到今天她才意识到,心目中那个在继母宠溺下喜欢胡作非为的弟弟,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了个恶棍。

    “神经病,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玩意儿?”

    秦杨脸上故作镇定的嗤笑一声,暗中却比谁都急,他们做的事一旦公诸于众,只怕没谁逃得了法律制裁,四哥出去还没回来,陈辉像头死狗一样躺在外面,目前能顶事的只剩下他这个秦少爷了。

    “鹤所长,你都看见了,就因为生意上的竞争,这帮人在他们老板怂恿下,不但殴打我这里的工作人员,还当着你们警察的面暴力抗法,肆意打砸私人财产,他们根本就是一群黑恶分子!”秦杨手指着自己的姐姐,恶人先告状道。

    林风还在一锤锤的砸了看似已经摇摇欲坠的铁门,他已经用行动证实了秦杨的话。

    眼看局势始终无法得到控制,脸色阴沉的鹤警官当即掏出枪,朝着天上毅然扣动了扳机。

    砰!

    枪响之后,喧闹的场面总算安静下来,只有那铁锤敲击声就像敲打在众人胸口,鹤警官正要下令逮人,就听林风口中大喝一声,手中的铁锤呼啸着砸落下去。

    哐当!!!

    早已不堪重负的铁门终于在一声巨响之后轰然倒了下去。

    完了,一切都晚了!

    秦杨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眼看用来遮挡他们罪恶的铁门倒塌,脑子里顿时一片恐慌,冷汗沿着鬓角滴落下来,只是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铁门后的景象,没人去留意他就是了。

    眼前是一条狭窄的走廊,两边就像牢房一样,装着一扇扇不锈钢的栅栏门,一眼看过去,足有八个之多,这里就是用来关押那些不听话女子的地方。

    “大丫!大丫你在里头吗?”江老汉来到门前,有些患得患失的喊道。

    屋子里有了响动,但一直无人回应,就在江老汉露出绝望的表情时,一个不敢置信的声音从其中一间牢门里传来:“爹……真的是你吗?我在这儿!”

    说话间,一只巍颤颤的手从栅栏的间隙中伸了出来,手臂异常的白皙,指甲缝里却全是污垢,不知在这里被关了多久。

    “我的丫头!”

    江老汉悲鸣一声,踉踉跄跄来到牢门前,一把抓着这只手,几乎快认不出眼前这瘦骨嶙峋的姑娘就是他记忆中有着张圆脸,笑起来时脸蛋上还有两个酒窝的女儿了。

    “爹!”

    亲人相聚,三人顿时哭成一团,听着他们喜悦中带着些悲凉的哭嚎,秦嫣只觉得鼻尖有些发酸,难道这一切都是她这个弟弟一手造的孽?

    其他牢房,也有几条手臂伸出来,用尽力气大声呼救,秦嫣面带寒霜看向脸色同样糟糕的秦杨,冷声说:“把钥匙拿出来。”

    鹤警官也回头看向秦杨,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没想到背后还牵扯出这么大一桩案子,他只是个小小的所长,这种大案在他手里根本就捂不住。

    他有些恼恨的瞪了秦杨一眼,平时挺会来事的一个人,这回却把他坑惨了,一个不好,他头上这顶帽子只怕也要被摘掉。

    “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鹤警官铁青着脸小声问道,两人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秦杨出了事,只要露出点口风,那他也要跟着倒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