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身份败露
    “电话给我。”

    陈辉有点喝高了的架势,伸手接过电话,看也不看就大声问道:“喂,谁呀?”

    “我!”秦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

    陈辉居然吓得生生打了个激灵,急忙用双手捧着电话:“秦少。”

    “我和四哥有事出去一趟,你下来,我有事交代。”秦少的语气听着有些不大满意,多半是察觉到陈辉又自个儿在楼上嗨大了。

    陈辉挂了电话,一脸悻悻的啐了口,电话里就能说清的事,非得让他去楼下说,可惜了这个刚刚到手的小妞。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回来,不准出去。”

    见许小冉乖巧的点了点头,他才满脸不爽的起身,顶着裤裆走了出去。

    哐……门重新关上,许小冉呼了口气,这电话真是来的太及时了,只差一点就暴露了身份。

    忽然,她的视线落在那串亮晃晃的钥匙圈上,陈辉走的匆忙,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记带走了。

    现在不就是个最好的机会?

    许小冉一把将钥匙圈拿在手里,心情激动的来到门边,将房门拉开倒缝隙,朝外面瞄了几眼。

    确认走廊两头都没人在,她才小心翼翼踮着脚尖溜了出去,半分钟后,再次回到他们之前离开的那间办公室,那些毒品应该还在里面。

    许小冉一边注视着进出口的方向,一边手忙脚乱拿着钥匙往锁眼里塞。

    这把不是,这一把也不是……

    连着试了七八把,始终没找对合适的钥匙,正在她心慌意乱的时候,走廊转角隐隐传来对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小女警顿时就晃了神,现在调头回去也来不及了,就在她急的都快哭了的时候,门锁总算不负厚望,传出咔的一声。

    房门刚打开,许小冉一个健步蹿了进去,又轻轻将门合上,站在门背后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两名巡逻的安保人员并未瞧出异常,说说笑笑从门前走过,直到声音彻底消失,小女警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快步走到那张最大的办公桌子后头。

    正在她忙着快速拉开一张张抽屉检查时,浑没留意到,在天花板上一个隐蔽角落安装的监控摄像头还亮着红灯,当拉开最下面的柜子,纯金属的保险柜出现在她眼前。

    看来自己没有找错地方,陈辉就是从这里拿出的毒品!

    保险柜的钥匙很好辨认,当许小冉拉开柜子的一刹,心脏都跟着漏跳了一拍,在这不大的格子里,几乎市面上能见到的毒品种类都有,目测总重量超过了十公斤,其中蓝色妖姬大约一公斤左右,这应该是江海市今年查获的第二大毒品交易。

    证据确凿,现在就该通知汤队来顶尖抓人了,许小冉强忍住激动的心情,掏出手机,将摆在地上的毒品全部拍了下来,等她准备打电话时,却发现一个极为糟糕的事情,千算万算,也没料到这地方竟然没有手机信号。

    她忙快步来到窗口前,两眼紧张的盯着手机屏幕,信号还没出现,脑后却骤然被一个冰凉的物体给顶住了,她这时最不想听到的一个声音却在耳边响起:“别忙活了,这里有信号屏蔽器,慢慢的转过身来。”

    功亏一篑的许小冉心头再次翻起了惊涛骇浪,对方不但涉毒,手里竟然还有枪,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她只好按照对方要求,徐徐的转过身面对一脸冷笑的陈辉。

    “说吧,你是谁的人?”陈辉吸着鼻涕,眼神却异常狰狞。

    许小冉毫不畏惧直视着对方,嘴里一字字的说道:“我是警察!”

    她本以为,对方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即便不屁股尿流着举手投降,至少也会感到慌张,那样她才能想办法脱身。

    “卧槽!”

    陈辉眼神一凛,咔嚓一声将子弹送入枪膛,对准了她的额头。

    许小冉怡然不惧昂着头:“你开枪就是死罪一条,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如果换了是四哥,肯定会毫不犹豫扣下扳机,毕竟这里藏着上十公斤毒品,一旦被警察人赃并获那就是死路一条,不如杀人灭口,尸体再往江里一抛,事后谁也不会知道。

    听到死罪这个字眼,陈辉逐渐被毒品麻痹的大脑恢复了一丝清醒,是啊,杀警察那可是死罪!

    就在他眼里露出一丝犹豫的时候,许小冉十分意外的望向他背后,嘴里发出‘咦’的一声惊呼,陈辉下意识转头望去,后面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影。

    他瞬时意识到不妙,还没等转过身,两腿间陡然传来一阵剧痛,痛的他忍不住惨叫一声,眼珠子差点蹦出来。

    这该死的女人!

    许小冉拔腿朝门口方向逃去,陈辉几乎没做考虑,朝着她身后举枪扣下了扳机。

    砰!

    子弹嗖的一下没入墙壁,许小冉去势不减快速冲了出去。

    陈辉捂着要害,喘了两口粗气也跟着冲了出去,两名巡逻的保安正好挡在许小冉的去路上,危急关头,小女警爆发出了所有潜力。

    “抓住这小婊子!”

    两名保安挥动着警棍一左一右冲了上来,小女警一脚踹在其中一人肚子上,把对方踢出去的同时,一阵劲风扑面而来,她忙举起左臂护住脸部。

    咣的闷响声中,她不禁痛哼一声,只觉左手瞬间失去了直觉,这保安毫无伶香惜玉的意思,扬着棍子有一次向她身上砸来,小女警咬着银牙一头撞在他身上,还能动弹的右手朝着他脸上就是咣咣连续两拳。

    一楼二楼的人并不知道楼上发生的事情,两名服务员正站在一楼出口处聊天,忽然听到上头传来一声喝骂:“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接着便看见一个女人异常狼狈的从楼道上冲了下来,由于跑得太急,她脚下不留神崴了一下,顿时就从四五米高的台阶上翻滚了下来。

    两名服务员目瞪口呆的望着,没想这女人倒也坚强,额头都见血了,还一声不吭的爬起来,又一瘸一拐的向着大门方向逃去。

    陈辉领着一大帮人追到小女警刚刚摔倒的位置,眼看她已经逃到了门口,忙举起手枪,再次瞄准了她的背影。

    跑得再快又如何能快的过子弹,许小冉浑然不觉死亡已经临近,仍旧咬牙坚持着来艰难的来到了大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