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秦嫣的护花使者
    秦嫣的挣扎渐渐变小了,水面鼓出一朵又一朵巨大的水泡。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林风才一把将秦嫣从水中提起来。

    哗啦……水珠四溅

    此时的秦大小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一张脸白的发青,长发紧贴在脸颊两边,水珠还不断往下面滴落。

    “咳咳!咳咳咳……”刚离开水面,秦嫣张嘴吐出大口清水,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她手搭在浴池边上,半蹲在地,嘴里鼻子里不时咳出水来。

    林风在她身旁蹲下,用手轻拍着纤瘦的背脊,一边柔声的问道:“你现在感觉好些了么?”

    “林风!”

    他这个罪魁祸首不说话还好,经他这一提醒,秦嫣猛地抬起头,大眼睛里全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不知是冷还是因为气愤,她的娇躯也在不住的颤抖着。

    “你这个混蛋!”

    往日像冰山一样的秦大小姐竟然带着哭腔悲鸣一声,手掌猛地朝林风脸上抽了去。

    这要是让她打到,林风就不用出来混了,单手一把稳稳握住,低下头两眼认真注视着对方。

    片刻后,他煞有介事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嘛,至少你还知道打人,不像刚才一样,急着投怀送抱。”

    其实刚才秦嫣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发生过的事情大多都还记得,包括撞车后被人带到这里,然后林风从天而降般出现,这些她都有模模糊糊的意识,甚至后来发生的事……

    冰雪聪明的秦嫣很快就猜想到,问题一定出现朴志焕倒的那杯果汁里,难怪当时他在暗中不时偷瞄一眼那杯果汁,现在一想就全都明白了。

    失望、懊悔、羞恼……多种负面情绪袭上心头,近在咫尺的这张脸仿佛瞬间化为了朴志焕,秦嫣几乎想也没想,扑过去银牙一张,对准他肩头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嗯!”

    林风闷哼一声,咬他这一口可是用上了全力,只怕牙齿都卡入肉里了。

    “发泄够了吗?其实只要我不说没人会知道,还不把嘴松开。”

    林风只当这妞是因为把她按入水里,恼羞成怒才会这么做,于是他试着安慰了几句,秦嫣总算松开了口,就这么湿漉漉一头趴在他怀中,嘤嘤嘤的放声哭泣起来。

    哭着哭着她居然趴在林风怀里没了动静,大概是药效还没彻底过去的原因,林风从架子上扯过一张毛巾,裹在她被水珠淋湿的肩头上,就这么抱着走到床边,轻轻放了下去。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秦嫣卷缩着双腿,头枕在林风结实的胳膊上,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望着她绝美的侧脸,鼻尖尽是一股幽香,林风却在暗自想着,如果刚才顺水推舟,真跟她发生一点什么关系,这次任务差不多算是完成了一半,以后也可以名正言顺去她家里。

    送到嘴边的豆腐都不吃,要你装什么柳下惠!

    林风说着往自己嘴上打了两巴掌,谁知动作大了,秦嫣有些不安的又往他怀里拱了拱,林风赶忙屏住了呼吸,等秦嫣再次沉沉的睡去,他才松了口气。

    这时,背上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震动,林风一愣,把手伸到背后,果然摸到个**的东西,凭感觉应该是个手机。

    他忙掏出来一看,居然是秦嫣的手机,震动已经停止下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十几个未接来电,还有几条短信消息。

    短信是朴志焕发来的,林风不禁有些疑惑,这家伙狂打这么多电话,又是发短信,难道秦嫣今晚变成这样,跟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扭头看了眼这部手机的主人,还睡的十分安稳,樱桃小口紧闭着,嘴角不时会微微抽动两下。

    在好奇心的趋势下,林风还是没忍住,点开了短信,一看之下,连他都不禁骂了句‘狗日的’,朴志焕这棒槌,一边吃着碗里一边看着锅里,有了秦嫣这未婚妻,还在外面跟别的女人胡搞?

    尽管朴志焕在短信中不断解释,今晚到房里来找他那个女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可他这种苍白无力的解释又怎么瞒得过同为男人的林风。

    从头到尾将几条短信读了一遍,林风不禁在心头埋怨起来,秦浩然这当爹的也是,有这么漂亮又聪慧的女儿,嫁谁不好,非得逼她嫁给一个高丽来小白脸,朴志焕这家伙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看他那双倒三角眼就知道必然是个典型的小人。

    秦嫣如果嫁给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幸福。

    林风暗骂了几句,电话又一次不甘寂寞的震动起来,一看,还是朴志焕打来的。

    秦嫣睡的正香,就算现在醒着,林风也不准备通知她,正要挂断电话,脑子里不由想到秦嫣刚才那幅痛苦嘶嚎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刚一接通,就听电话那边传出朴志焕焦急的声音:“嫣儿,你听我解释,我和这女人之间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刚分手又喝多了,所以把我当成了她男朋友……”

    听他在那里满嘴假话完全是浪费时间,林风用鼻孔冷哼一声,说:“她现在刚睡着,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完之后,那边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过了好几秒钟,才听朴志焕拔高了音量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嫣儿的电话会在你手里!”

    “林风。”

    “是你!嫣儿是不是在你旁边,马上让她接电话。”朴志焕的声音低沉下来,阴森森的有些渗人。

    因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那粒小药片早该发挥作用,现在秦嫣的电话里却响起林风的声音,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自己费尽千辛万苦,不惜使出下药这种卑鄙的招数,到最后却把自己的未婚妻白白便宜了林风!

    “我都说了,秦嫣已经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打电话吧。”

    林风还被瞒在鼓里,如果让他知道是朴志焕给秦嫣下的药,他一定会忍不住冲过去把朴志焕打个半死。

    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不是林风碰巧跟秦嫣正通话中,又及时把她找到,秦嫣很可能就毁在了三个人渣手里,这都是朴志焕一手造的孽。

    听见林风再三拒绝,朴志焕瞬间意识到,自己的未婚妻应该就躺在他身边。

    “林风,我不会放过你!”朴志焕怒吼一声,猛地将电话砸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