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只差一步
    前面那人腆着肚子,走路带风,出来看到果然是自己的车被撞了,顿时脸上一横,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卧槽,找死的吧,连老子的车你也敢撞!”

    大肚男带了两个满身痞气的小弟走到这辆保时捷车前,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能开这种好车的必然是有钱人,自己撞到枪口上,这次不狠狠敲他一大笔都说不过去。

    拉开驾驶室车门,就见趴在方向盘上人事不醒的秦嫣,那绝美的侧脸竟然让他们三个出现了片刻的失神。

    身后的小弟一脸贪婪的赞道:“我靠,这妞极品啊!”

    “看她样子,该不会是让人给下药了吧?”另一个小弟伸手捏了捏她脸蛋,秦嫣只是呢喃了几声,连眼睛都睁不开。

    大肚男左右看了几眼,凶相毕露的说:“都特么别废话,上车……”

    ……

    “师傅,麻烦再你开快一点!”林风再次催促道,他拿着电话,将对面那几个男子的对话听了一清二楚,但电话很快就被挂断,他心知秦嫣肯定是遇到事情了,火烧眉毛的瞪着前方。

    现在离月色四季酒店还有十五分左右的路程,眼看快要到了,对面车道迎面驶来的保时捷顿时吸引了他的视线,这车不正是秦嫣的吗?

    “快调头,跟上刚才过去那辆车。”

    出租车司机坚决摇头:“兄弟,这条道到处都是摄像头,你不会故意想害我……我……,我照你说的做就是了,别冲动……”

    喋喋不休的司机突然改口,那是因为一把散发寒意的军刀已经架在他脖颈子上,林风只在心头说声抱歉,面无表情的命令道:“调头。”

    高速行驶的出租车骤然在公路上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司机两手并用,只见车头一扭,径直驶入对面车道,保时捷已经跑出数百米外,远远只能看见两个尾灯在闪烁。

    一阵阵的杀气让司机提心吊胆,不由也用出全力,出租车的速度节节攀升,一路见车超车,唯恐慢了一点,隔壁座上满脸冷色的家伙给他脖子来上一刀。

    一路追赶了近十分钟,出租车驶入岔路,向前行驶了不到百米,林风发现了停在路边的保时捷,急忙喊道:“停车!”

    吱……嘎……

    神经紧绷的司机忙不迭一个急刹,出租车还在惯性作用下向前滑行,林风拉开车门,数也没数将昨天才领的几千块工资抽出大半拍在驾驶台上,嘴里说声‘抱歉’,人便蹿了出去。

    “哎……兄弟,用不着这么多啊!”司机把头伸出车窗吼道。

    林风摆摆手,头也不回大步朝对面奔去,保时捷停车的楼上就是一家宾馆,招牌在夜色下忽暗忽明,一看就上不了档次,唯一的好处就是这里地势偏僻,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在这里偷情或是做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买卖倒是挺适合。

    推开门帘子,逼仄的大堂装修极为简陋,天花板上吊着一个五十瓦的灯泡,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林风大步来到写着前台接待处的柜台前,一个胖胖的女人正忙着摆弄手机,连头都没抬的问道:“几个人住店?”

    “请问,刚刚是不是有男的带着个女人上去了,他们在几号房?”

    胖女人两手不空的摆弄着手机,听到他是来找人的时候,更是直接背过身,理也不想搭理他了。

    嘭!

    林风的手重重拍在桌上,胖女人身体一震,只听他说:“这里有两百块,告诉我,他们在几号房?”

    “三楼,306!”

    林风松开手,快步往楼上跑去,胖女人瞥了眼他的背影,麻利的拉开抽屉,将桌上那两张一百的扫进去,又专心致志玩起了手机。

    应该还来得及……

    林风一阵疾跑,306就在走廊尽头,离得还有一段距离,他已经隐隐听见里面传出女人的惊呼声。

    这还得了!

    他脚下再一加速,隔着两三米远猛地跳起,凌空一脚踹在门上。

    哐当……房门承受不住这股力道,重重撞在墙壁上,顿时也吸引了屋里几人的注意。

    “麻壁,你小子找死哩!”

    两个赤着上身纹龙画虎的男子听到动静,连裤子都顾不得提上,满嘴脏话冲了上来。

    对方两个光溜溜的模样再次刺激到了林风,人影一晃,他已出现在两人面前,右手成刀径直劈在往他头顶砍落的木棍上。

    咔嚓!

    足有三指粗细的棍子瞬间断成两截,面前男子满脸错愕,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林风左手一拳捣在鼻梁骨上。

    咣……撞击声就连隔壁屋都能听见,满脸是血的家伙还没倒下,林风已经撵上另一个见势不妙想逃的家伙,猛地一脚踹在他背上,这家伙霎时就像脱膛而出的炮弹,惨嚎一声,嗖的飞了出去,撞翻了茶几又在地上连着翻滚了几圈,这才停止下来。

    这种用民房私自改建成的宾馆,户型设计极其不合理,三人在外头打成了一团,里面房间传出一声女人惊恐的尖叫。

    林风又是一脚把卧室门踹开了,眼前一暗,只见一张凳子陡然从头顶砸落下来,林风不为所动,转身就是一脚踢出,凳子离他头顶不到半尺,而攥着凳子腿偷袭他的那人已经被踢的倒飞出去,哐的一下撞在墙上。

    尖叫声还在持续,秦嫣将头都缩在被子里,或许是被吓的不轻,连叫声都显得有些失真,床头柜还放着一小袋蓝色的粉末,这几个败类竟然是瘾君子,幸好还算赶来的及时。

    地上散落着一堆男女的衣裳,林风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当先来到床边坐下,对着蒙在被子里的女人安慰道:“是我,别怕。”

    对方似乎没听出他的声音来,依旧裹在里头大声尖叫,林风眉头一皱,试着拽了拽被子,没拽动,他只好用力往下一扯,一具白花花的**陡然出现在眼前。

    女人也不尖叫了,抱着头,痛哭流涕的哀嚎:“大……大哥,别杀我,我跟他们不熟……”

    当看清她那张因为哭泣而花了的脸,刚刚还一脸痛心的林风顿时变成满脸的错愕:“你是谁!”

    眼前这女人染成头金黄色的头发,前胸后背和胯骨上都是纹身,明显跟倒在地上那几个男子是一丘之貉。

    这要命的节骨眼上,竟然找错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