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摩擦升级
    今天难得这么高兴,既然秦嫣和王安雅都没阻止这帮疯丫头胡闹的意思,林风自然也不好扫了大家的兴。

    周可可找服务员要了一副扑克,游戏方法既简单直接又粗暴,在座九个人,每人身前发出一张牌,牌面最小的那个就喝一杯。

    只见扑克牌在周可可两手中不断翻飞,这娴熟流畅的洗牌动作,光看着就让人眼花缭乱。

    她往每人身前发了一张扑克,大家同时数三个数,一起将牌举了起来。

    结果出人意料,林风和魏阳同时抽到了点数三,按照规矩,两人都得喝上一杯。

    魏阳故作豪迈一口饮光了杯里的白酒,哈了口酒气嚷嚷道:“再来。”

    周可可将重新洗过的牌发在众人面前,这回却是米糖儿拿到了最小的牌面,作为队友,又是唯一的女孩,林风责无旁贷只能替她喝了,而且按照之前订下的规矩,帮喝还得加一倍,在众女的起哄声中,林风只得一次连干两杯。

    结果之后又连续开了三把,对面只有周可可喝了一杯,剩下的自然又是林风他们分了,要是还看不出这里面的名堂,那林风就是傻子了,他两眼盯着周可可手里的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魏阳连干了几杯,有些扛不住酒劲,在桌子底下捅了捅林风,后悔的说:“老大,我怎么感觉对面这几个妞是想灌翻我们呐?”

    “谁知道她们想干嘛,既然要喝就让她们喝个痛快。”林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对面几个女人看到魏阳说话时舌头都直了,心中偷笑不已,他们怎么会知道周可可自学过魔术,洗牌时做点手脚那就是小菜一碟。

    这几个女生自以为有周可可在可以高枕无忧,但当周可可洗好准备发牌时,林风忽然起身说道:“等一下,我要切牌。”

    “切牌?你当这是斗地主呢?”

    周可可眼神有些不大对劲,林风就增加笃定了自己的判断:“不切也行,那就每人都轮流发一把牌,这样才算公平。”

    林风的话显然说到对方的死穴上,周可可学过魔术,可其他几人却不会啊,如果轮流发牌,她只能保证九次里面稳赢一次,那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还不如把洗牌的权利把持在自己手上。

    周可可心里瞬间就有了番计较,点头说:“好,你要切就切吧,免得你们输了还想耍赖。”

    好几桌人的视线都被吸引到了这桌,就连秦嫣和王安雅也不时往这边瞄上一眼。

    林风拿过最面上那张扑克牌,看似随意在堆叠起的扑克上划了划,然后快速往中间一插,做了个发牌的手势说道:“行了,你就从切牌的地方开始发吧。”

    周可可照顺序将牌发了一圈,她们五人里面,最小的是十,怎么看输得也不可能是她们,周可可顿时放下了心,感情这家伙是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啊!

    “开牌啊,你们怎么不敢开了?”看他们拿着牌在那里磨磨蹭蹭,五女信心满满的催促道。

    谁知对面四人却相视了一眼,嘴里发出‘嘿嘿嘿’的奸笑声,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扑克。

    “四个k,每人三杯。”魏阳满面红光的吆喝道,见周可可张嘴想要争辩,他忙不迭又补充了一句:“这可是你们自己定的规矩!”

    赵小白在旁边假惺惺的劝道:“算了,她们是女生,不能喝就别喝了吧。”

    “谁说我们喝不了,再来!”周可可脾气一上来,旁边的人劝都劝不住,本来玩游戏喝酒就是图个好玩,结果这妞牛脾气上来了,酒桌上隐隐有火药气息在弥漫。

    “老大,你真神了呃,这是怎么做到的啊?”总算扳回一筹的魏阳十分好奇的问道。

    林风笑笑没有解释,他能说独狼小队里就有一个外号骰子的玩牌高手,牌不但能用来玩,还可以用来杀人,他只是偷学到了一点皮毛而已。

    三杯酒下肚,周可可雪白的脸蛋一下红润起来,只见她快速把牌洗好,主动递到林风面前:“还切不切?”

    林风还没说话,魏阳却忽然举手说:“等一下,我要先去上个厕所。”

    说完他就跑了,既然人不齐游戏只能暂停,大家多少都喝了几杯,正好趁这时候吃点东西垫底。

    ……

    魏阳急吼吼的跑向厕所,为了能赢那帮女人一把,这泡尿憋得够久了,正当他走进狭窄的巷道时,对面一个男的似乎刚洗完手,两手**的一甩,结果水珠甩到了魏阳的脸上。

    这家伙也注意到被他甩了一脸的魏阳,确当没看见似得继续往前走,魏阳顿时就不乐意了,谁知道这人甩出来的是水还是洒到手上的尿啊,还连句抱歉都不会讲。

    他横移一步挡在这人面前,很不满的问道:“喂,我说你眼睛瞎了啊?面前这个大一个人你看不见?”

    对方这人显然也不是好说话的主,把两眼珠一瞪,率先动手推了他一把,还指着他鼻子威胁道:“你特么有种再说一次?”

    “我说你没长眼睛啊。”魏阳也是个暴脾气,自从跟了林风以后,就更没把这些喜欢喊打喊杀的小混混放在眼里,于是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卧槽!”

    对方一边骂着一边挥拳打了过来,魏阳往后一退就躲开了,正好身后堆着几箱喝空了的啤酒瓶,他当即抓起一个,照准对方脑门子上砸去。

    酒瓶哗啦碎了一地,这人捂着头退了几步,把手拿到眼前,竟然见血了。

    本来只是一个小误会,这人嘴臭,魏阳砸他一瓶子心里那点气也消了,于是扔下手里那半截玻璃瓶,大剌剌推开这人,走进了厕所。

    等他一身轻松出来,挨了一酒瓶那小子也不见了踪影,想来是被打怕了吧。

    他也没当成回事,走到洗漱台前拧开水龙头,正要洗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一些,蓦然看见那小子出现在镜子里,他背后还跟着四五个杀气腾腾的同伙。

    “卧槽,你敢打我!”

    魏阳被酒精麻醉的脑子慢了一拍,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抓着他的头发,将他脸往镜子上猛地掼去。

    哗啦一下,魏阳就感觉脸上一阵刺痛,没等他有还手机会,这人的同伙扑上来就是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哐……魏阳重重摔在地上,这群人还不肯罢休,对着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