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不择手段
    啪,一声脆响,小模特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跟我走!”秦杨不由分说,拖她的手就往出口走去,小模特雯雯像是被吓到了,另一只手死死抓住货架不肯松开,嘴里大声喊起了救命。

    “特么得,我让你叫!”

    秦杨瞪着眼珠挥手又要打她,这时商场的保安听到动静,及时赶了过来。

    “先生,请你住手!”

    三个保安上前不由分说,强行把两人分开,秦杨正在气头上,再次冲上去又被死死挡住了,他只好把视线转到这三个保安身上,冷声警告道:“知道我是谁?你们几个最好别管闲事!”

    “你如果再这样,我们就报警了。”

    保安哪认识他是谁,自然一点情面都不留。

    秦杨不再跟他们废话,掏出电话打了起来,一名保安来到嘤嘤哭泣的雯雯面前,问她需不需要报警。

    雯雯不想招惹这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摇了摇头,连购物车里那些选购的东西也不要了,转身往出口方向走去。

    “你给我站住,听到了没有?!”秦杨抓过一盒零食扔过去,没砸中人,他又迈开步子追了出去,眼看雯雯快步走出了视线,三个保安为了女方安全着想,于是把他给强行挡了下来。

    这是在商场超市,周围全是瞧热闹的市民,大都在对着被保安拦下的秦杨指指点点,这下可把秦杨给气炸了,偏偏又无计可施,他是什么身份,亲自跟这些保安动手那不是掉价吗?

    “杨少!”就在这时候,一个光头青年领着七八个目光冷峻的男子大步从出口处闯了进来,一名工作人员试图拦阻他们,光头没怎么动作,一肩头就把工作人员撞的连退好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光头名叫陈辉,刚从武校毕业,号称武校第一高手,走起路来龙威虎猛,加上他又剃了个大光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从和尚庙里跑出来的和尚,跟在后面那几人全是他师弟,听闻陈辉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于是全都跑来投靠他了。

    秦杨有宠溺他的老娘在背后撑腰,一向没把钱当回事,加上挺欣赏陈辉这人,也就不在乎多养几个跟班,现在就正是用到他们的时候。

    打手一来,秦杨又有了底气,把无处释放的怒火全都宣泄在这三个不知死活的保安身上

    “给我打!”

    陈辉就是他最忠实的手下,二话不说,加速冲上来凌空一脚,直接把其中一名保安踢飞了出去。

    剩下那两个保安还处错愕之中,他那七八个如狼似虎的师兄弟扑上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直到把人打的抱头在地上求饶才停了手。

    “我们走。”

    秦杨数也没数扔下一叠钞票,带着一帮手下往门口走去,刚走到出口处,一个小青年正把手机镜头对准了他们一群人,显然是在偷拍,秦杨昂头走在前面,自然不会留意到这些,当陈辉从这个小青年身边走过的时候,劈手夺过他手上正在录像的手机,随手一扔,后脚跟径直踩在上面。

    咔嚓一声,好好的苹果6顿时变成了一滩零碎,小青年被他凶厉的眼神一瞪,连吭都不敢吭上一声。

    ……

    地下车库,雯雯有些心惊胆颤来到自己的甲壳虫前,正要拿出车钥匙开门,前后两边同时走出两个不怀好意的男子,她下意识想叫救命,两人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一人捂着嘴,另一人抬脚,避开监控视线来到一辆别克商务车前,不由分说就把她塞了进去。

    一辆宝马七系在前方引路,别克商务车紧随其后,两车迅速消失在地下车库中,由始至终都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停车!”

    当车路过皇朝夜总会的时候,坐在后座上的秦杨忽然说道。

    司机没有多问,立马踩下了刹车,后面的别克也只好跟着停了下来,秦杨摇下车窗,只见皇朝夜总会大门上挂着一张告示牌。

    秦杨拍了拍坐在前面陈辉的光头:“你眼神好,告诉我那个牌子上写了什么?”

    “室内装修,暂停营业……”

    陈辉一字一字的念道,秦杨满意一笑,看来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怕是撑不下去了。

    装修?

    哼,关门就关门吧!

    这正是秦杨想要看到的结果,为了赢他这个姐姐,他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斗败了秦嫣,秦菲菲跟那个书呆子老四就更没资格来跟他争夺继承人的位置,秦家的产业迟早都会是他的。

    ……

    顶尖夜总会顶楼,响起一片压抑的哭泣声,只见七八个夜总会小姐跪在地上相互抽着耳光,负责人与时俱进,想出绩效的管理方式,把这群三陪公主也编成一个个小组,每个月业绩最差的那个小组,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

    “继续打,我不说停就不准停下!”

    满脸横肉,胸口还有一团巴掌大小护心毛的四哥才是这家夜总会的实际管理者,站在一旁的白涛不过只是挂了个总经理的牌子,其实做什么都得听眼前这位四哥的。

    四哥手拿两指粗的藤条,在这帮女人面前来回巡视,谁要敢在他面前偷奸耍滑,他就会用手里的藤条让她们知道厉害。

    几个女人哭哭啼啼,手上的动作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啪啪啪的脆响声不停响起,想走,那就更不可能了,自从进了顶尖,她们的通讯工具就全部被没收了,没得到四哥的允许,连门槛都跨不出去,谁要试图逃跑,腿都要被打折。

    以前有个不听话的小姐,想让顾客帮忙报警,结果被四哥知道了以后,这女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其他人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出现,有传闻她是让人给活活打死,扔进了后面的流澜江里。

    虽然无法证实消息的真假,但是所有人对四哥都是畏如蛇蝎,就连白涛也惧他三分。

    自从加入这里,白涛才意识到以前秦嫣简直太好说话了,秦杨虽也是秦浩远的儿子,却没学会他爹的宽宏大度,做事简直是不择手段,这或许跟他那个擅于争风吃醋的老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