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被遗忘的米糖
    等等,好像遗忘了什么!

    提起鬼灵精怪的秦菲菲,林风突然想到米糖儿,她进去换衣服后就一直没再露过面,搞的大家都忘记了她的存在,现在夜总会已经关门,里面一个人都没剩下,她该不会被锁在里面了吧?

    林风有种强烈的预感,米糖儿现在十有**正在夜总会里哭鼻子呢。

    送完秦嫣,他又马不停蹄骑着车往回赶,换了别的人哪怕被困在夜总会一晚也不是什么大事,可米糖儿能算一般正常人么?估计把她留在那里被吓死都有可能。

    就算他加速往回赶一来一回也要花去接近一个钟头的时间。

    “喂,还有人在吗?”二楼包间,米糖儿将头从门缝伸出,心惊胆颤的颤声问道。

    衣服打湿后,她拿着换洗衣服却没人告诉她更衣室在什么地方,但这还难不住米糖儿,她灵机一动,就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找了间包厢悉悉索索换上干净衣服,米糖儿见二楼几乎没有人在,又不想出去了。

    反正出去也会被逼着干活,还不如在这里休息会儿,晚点再出去,这样至少能少干一些时间,米糖儿打定了注意后,便躺在沙发上,卷缩着身体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由于林风拿给她的还是夏季工作装,现在这天气穿着就有些单薄,特别是晚上气温直降,米糖儿被硬生生冻醒了过来。

    睁开眼,四周都是漆黑的一片,外面也听不见丝毫的动静,米糖儿心中一紧,立刻翻身爬起,有些手脚无力的来到门前,将房门拉开一道缝隙。

    只见外头已经黑灯瞎火一片,只有墙角的安全指示牌还在散发着绿油油的光亮。

    米糖儿鼓起勇气连唤了两声,始终得不到人回应,偌大的夜总会竟然只剩下她一个人,黑漆漆的走廊上仿佛有阴影飘过……

    想象力丰富的米糖儿几乎快吓的窒息,心口剧烈的跳动起来,偏在这个时候,走廊上传出一阵哗啦的声响,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的跑动。

    哐!

    恐惧到极点的米糖儿用力把门关上,娇躯抵着房门犹自瑟瑟的发抖。

    刚关上门,外面就传来一阵奇怪抓挠声,米糖儿现在已经十分肯定,这绝对不是幻觉。

    “唔……谁来救我……”米糖儿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发出一声绝望的哭嚎。

    ……

    林风再次回到夜总会已经凌晨一点半了,一楼空无一人,耳边隐隐听到有人的哭泣声,他顿时意识到坏了,这妞真像他猜测的那样,一个人被锁在了里面,能哭至少证明还不算太糟糕。

    循着哭声上到二楼,林风正伸手去拉楼道口的电闸,就听一阵急促的奔跑声迅速逼近,林风一愣,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用力拉下电闸,头顶的灯光瞬间亮了起来。

    只见那叫风风的小狗屁颠颠跑来,无比亲热的用那颗圆鼓鼓的脑袋蹭着他的裤腿,嘴里发出一阵撒欢似得哼唧声。

    林风叹口气,单手把小家伙抱起,许若曦显然又跟那个开车敞篷跑车的富二代约会去了,不然也不会将小狗留在夜总会里面。

    越往里走哭泣声越发清晰,这沙哑飘忽的嗓音听着还真有点渗人,换了一般人陡然听见这声音,只怕都会以为这里是闹鬼了,堂堂甜歌皇后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来到哭声传出的房间门外,林风伸手敲了敲门。

    笃……笃……

    “你快走开……别过来!我不会怕你!”米糖儿哭泣着大声咆哮道。

    “是我,开开门。”

    里面的哭泣声渐渐小了许多,接着便看见房门打开道缝隙,一双警惕的眼神出现在门缝处。

    一见站在门外头的林风,米糖儿总算放心下来,似乎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那样,猛地拉开房门,一头扑进了林风怀里。

    “呜呜……呜呜呜……”

    米糖儿毕竟刚满二十岁,在极度的恐惧下,往日摆在脸上的傲慢早已烟消云散,只知道扑在林风怀里面一个劲的嚎着。

    林风怎么哄都没用,正有些手足无措,米糖儿却毫无征兆一下往后面栽倒,林风眼疾手快搂住了她的腰,这才发觉她紧闭着两眼,双手无力的垂落下来。

    这就把她吓晕了?

    当林风试图把她抱起来时,才发现她身上冷冰冰的,摸了摸额头,居然热烫手。

    米糖儿饥寒交迫了一天,又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然后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这里睡了一觉,不生病才有鬼。

    她这下烧的厉害,连脸颊那些痘痘都红得发亮,林风赶忙抱着她往楼下走去,小狗也好奇的跟在他们脚后跟卖力的跑着。

    还没走到楼下,米糖儿又惊醒过来,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像没了,气息奄奄的问道:“带我去哪儿?”

    “你发烧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不行,我不能去医院。”米糖儿想起今早那一幕,不由摇了摇头。

    “不去你不怕自己被烧成傻子吗?”

    林风依然抱着她继续往外面走,米糖儿突然抓住他的衣袖,固执的说:“你不懂,如果被那些记者拍到我现在的样子,我就全完了……”

    林风有些受不了她了,小命还没那些虚荣的东西重要,不过见她露出生不如死的表情,林风也就不在坚持,总不能好心办坏事,真毁了她吧。

    只是发烧而已,其实不去医院吃药也行。

    “那我现在去给你买药,你就在这里等着。”

    “可是我怕……”

    想起刚才那可怕的声音,米糖儿扁着嘴,就像四五岁大的小孩子,一脸可怜的说道,之前的蛮横早就在她脸上不见了踪影。

    “有风风陪着你怕什么,不想被烧成傻子你就忍忍。”

    林风又重新把她放回沙发上,脱下自己外套搭在上面,又把小狗放在她身边这才大步走了出去。

    风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责任重大,圆滚滚的身体紧挨着米糖儿趴下,尾巴还在她脸颊边荡来荡去。

    要知道有洁癖的米糖儿平时是最讨厌这些毛茸茸的东西,今天却一反常态,就像抓着根救命稻草,一把将风风搂过来,眼巴巴的盯着门口,希望人能快点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