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甜歌皇后
    甜歌皇后米糖儿年仅二十岁,两年前出道推出了第一张专辑,以甜美的外形和天籁般的歌声一举红遍大江南北,那几首经典歌曲几乎到了人人耳熟能详的地步,网上连续五个月下载排行榜蝉联第一,就连买菜大妈也能随口哼上两句。

    米糖儿如今的微博粉丝数已经超过了二千万人,粉丝年龄段涵盖了老中青三代人,就连美帝国最具影响力的时间周刊也请她做过期封面人物。

    她现在才二十岁,在乐坛已经牢牢占据一席之地,将来的发展更是不可限量。

    舞台上,一阵轻快的旋律响起,一身洁白纱裙的米糖儿犹如跌落凡尘的仙女,在万花丛中欢快的载歌载舞,那天籁般飘逸的歌声能让人瞬间忘了所有烦心的事情,粉丝们十分默契举高双手,随着音乐声起伏着,从远了看宛如一**浪花在翻滚着。

    当米糖儿唱唱跳跳来到台前,台下观众瞬间就沸腾起来,无数双手争相伸向舞台,米糖儿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一手捂着领口,一边跟前排这群热情的粉丝们一一握了握手。

    她这平易近人的表现顿时迎来更多人的好感,众人一齐高呼她名字的声音响彻天际,一曲终了,米糖儿才退回舞台中央,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鞠了一躬,动情的说道:“谢谢,谢谢大家!”

    话音一落,观众席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直到米糖儿走入了后台依然经久不息,主持人几次要介绍下一位登场嘉宾都被这如潮的掌声打断,只好挂着无奈的笑容,等了足足三五分钟过后,场面才逐渐恢复平静。

    米糖儿刚一走到观众看不见的地方,俏脸上的甜蜜微笑瞬间一敛,大眼睛里写满了厌恶。

    一见到等在后台入口处的经纪人和保姆,她便伸长双手,就像手里抓着什么恶心的东西,急吼吼的嚷道:“快拿毛巾给我,脏都脏死了!”

    米糖儿有洁癖的事只有公司几个高层和照顾她的保姆知道,穿着职业套装,带着黑框眼镜一脸干练的女经纪人早都习惯了的她这做派,忙让保姆将早就准备好的新毛巾和消毒液递了上去。

    “那些人的手心湿答答的,都不知道他们上厕所以后有没有洗过手,真是恶心死我了……”

    米糖儿边走在前面边拿着消毒液对手心手背一阵猛喷,然后才从保姆手里拿过崭新的毛巾不断擦拭着洁白如玉的双手,用完之后,随手将毛巾往地上一扔,嘴里还在抱怨个不停,一点没有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表现出来的涵养。

    即便现在的她看起来就跟那些被宠坏的叛逆期小女生一样,说话颐指气使,完全不懂得尊重身边的工作人员,可谁让公司老总看中她,不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在她身上,就连作为经纪人的陈娇也不能多说米糖儿什么,以免惹恼了老板,直接把她这经纪人给炒了。

    这种事之前已经发生过两次,包括发掘她并一手把她捧红的经纪人,也是好心劝她改改一些不好的习惯,结果米糖儿跟他吵起来,被老板得知后,为了平息米糖儿的怨气,不问对错直接把这经纪人调到别的部门,至今还在坐冷板凳。

    “糖儿……我爱你!”

    当她们即将走进化妆间时,背后忽然传出一声男人的大叫,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声音变得十分尖利刺耳。

    谁也没料到会有粉丝突然闯入后台,众人转过身,就在一到黑影从藏身的广告牌后猛地蹿出,一把搂住了还处在呆愣中的米糖儿。

    被一个完全不认识,身上还散发着异味的男子搂在怀里,本就有洁癖的米糖儿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嘴里更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快,快拉开他!”陈娇反应过来,对落后几步的两个黑人保镖厉声喊道。

    其实不用她说,保镖也已经冲了上来,陌生男子最多只抱了米糖儿两三秒的时间,就被高大的保镖强行拉开。

    “糖儿,我喜欢你,我……”男子被推搡的不断后退,脸上还露出一往情深的神色,显然中毒已深。

    米糖儿连跟人握下手都觉得恶心,哪里受得了这个,特别是对方那满脸的红疹,让她看了头皮发麻。

    “给我打他,狠狠的打!”米糖儿余怒未消的吼道。

    这人只是个疯狂的粉丝而已,并没对米糖儿造成什么伤害,陈娇本想阻止,可还是晚了一步,就见黑人保镖轮起钵盂大的拳头,狠狠捣在对方肚皮上。

    砰的一声闷响,这人顿时痛苦的倒了下去,当他看见米糖儿叫了声住手,一步步走上前来的时候,眼中不由又燃起了希望,一脸痴情的唤道:“糖儿……”

    米糖儿露出深恶痛绝的样子,提着长裙二话不说往他身上踢了几脚,嘴里不断骂道:“臭要饭的,以后不准再让我看到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尖利的高跟鞋蹭到男子额头,瞬间留下道寸长的伤口,血顿时就流了出来,陈娇眼看事情闹大,赶忙把陷入歇斯底里米糖儿强行拖进了化妆间里,并让一名保镖送这个受伤的粉丝去医务室包扎伤口。

    “糖儿,在外人面前你就不能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吗?一旦被媒体记者拍到你现在这个样子,那你的形象就全毁了啊!”陈娇背靠墙壁,看着依旧气咻咻的米糖儿苦口婆心劝说道。

    她完全就是一个被众人宠坏了的小姑娘,做事不计后果,要不是有那么多人在背后帮她善后,甜歌皇后的形象恐怕早都毁于一旦。

    “这事能怪我吗,谁让他突然冲上来抱我,身上还带着一股臭味,就像烂掉的死鱼一样,光是想到都恶心死了,不说了,我们赶紧回酒店去吧,我要洗澡。”米糖儿一把扯掉发套扔在桌上,露出一头披肩卷发,犹自嘴硬的辩解,浑然没有因为自己打伤人而有丝毫的悔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