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深入了解
    女服务生擅自做主给他们配了两瓶芝华士12年,加上七八个小吃,还有所谓的包房公主服务费,仔细算一算,好像也跟收费出入不大。

    等人出去,魏阳拿起酒往杯子里倒了一小半,抿了两口,然后很笃定的对两人说道:“呸,收这么贵还特么卖假酒!”

    夜店卖假酒其实早都司空见惯,一般人也尝不出来,就连皇朝也一样在真酒中混着假酒卖,不过那全是白涛背着秦嫣干的,用真酒的价格去买假酒,赚的差价自然全都进了他的腰包。

    魏阳放下酒杯包间门就被人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浓妆艳抹的女人扭着腰走进屋里,跟在她身后,还有十来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姿色大多在七八分以上,穿着也十分性感,一水的低胸装,包臀短裙,两条长腿裹着丝袜。

    “老板晚上好!”莺莺燕燕一齐半蹲下身,娇声说道。

    如此多美女站在跟前任凭挑选,魏阳眼前一亮,顿时有了精神,腰板也挺得笔直起来。

    作为出钱的大头,魏阳那双灼热的眼神在众女凹凸有致的身段上游弋了一圈,最后落在中间那个模样只算一般,但胜在胸大臀圆的女人身上,显然他更喜欢女人火爆一点的身材。

    “就你吧。”

    “谢谢老板。”大胸妹踩着足有十来厘米的恨天高就一屁股坐在魏阳的右手边,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赵小白犹豫一番,点了名年岁看起来较小的,脸上露出很有负罪感的样子,大概觉得自己这么做很对不起张佳。

    林风也就随便挑了个感觉没那么做的女孩,不知是领班还老鸨的女人笑脸如花说了声:“三位老板慢慢玩,小培她们可乖了,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提。”

    说完才领着没被选中的女孩出了包房。

    洋酒兑上红茶,再放上一些冰块,妹子们很周到的将酒递到他们面前,殷勤的招呼道:“老板,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

    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探查对手虚实,林风没做考虑,嘴角挂着坏坏的笑容,看了眼主动往他身上贴过来的女孩:“好啊,你们说怎么玩?”

    公主叫服务生拿了几个骰钟过来,说明游戏规则,众人便开始兴致勃勃玩起猜骰子的游戏。

    这三个女孩显然经验丰富,在她们的带动下,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大家都喝了几杯,魏阳从不放过任何占便宜的机会,见到有机可乘,那只不老实的右手看似无意的搭在女孩白花花的大腿上面。

    而对方只是娇笑着瞥了他一眼,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魏阳见状胆子更大,手又往上移动了一些,在他看来,反正钱都花了,有便宜不占才叫傻子。

    赵小白就显得拘谨许多,身边的女孩主动把手放在他的腿上,还十分露骨的捏了捏大腿肉,他就像触电了一样,急忙往后缩了缩身体,脸都红到脖子根了,一看就是初哥的表现,逗得女孩笑的花枝乱颤个不停。

    酒劲上头,魏阳又在女孩怂恿下,拿过麦克风跟她来了一首情意浓浓的对唱,剩下的两个女人也不甘示弱,抢过麦克风撒娇着也要唱,林风对这个没兴趣,反而是喝了个半醉的赵小白仗着酒意,搂着旁边那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唱了起来。

    五音不全犹如鬼嚎一样的歌声充斥着众人的耳膜,魏阳撇着嘴一脸的不屑,上半身都趴在他怀里的女孩忽然在他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几句什么,只见魏阳顿时眼神一亮,站起身牵着她就往洗手间走去。

    跟个今晚才认识的女人一同去洗手间,这小子不会喝高了吧?

    林风往那边瞥了几眼,房间里音乐声太响,也听不见里面有什么动静,身旁名叫小培的女孩子见状,主动把手捂在他耳朵边,凑过来娇声说道:“老板,你想不想像他们这样玩?”

    说着她居然伸出粉红色的舌头顺势在林风耳垂上一舔。

    林风诧异的回头看着她,说好是包房公主,怎么成三陪了?

    “呃……伟哥人呢?”放下麦克风,赵小白有些醉醺醺的四处看了眼,假酒上头,这小子看来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十分钟不到,两人就从洗手间里出来,女人有些衣衫不整,一半衣摆塞在裙子里,一半掉在外面,魏阳出来直接瘫在沙发上,一脸舒爽的模样,也不管那个女的。

    女人撅着嘴拿起桌上的洋酒漱漱口吐进垃圾桶里,林风已经大概摸清了这里的套路,推开贴上来的小培,对两人招招手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啊?这么快就回去?”魏阳有些挪不动窝,见他们两个都往外面走,他才赶忙追了出去。

    下楼的时候,魏阳还在回味无穷的吧唧着说道:“这五百块花的值了,这里的服务好的真是没话说啊。”

    能让一毛不拔的魏阳心甘情愿再掏出五百块,还赞不绝口,实在少见。

    有这帮放得开的女人撑着,顶尖生意好也不是没有道理。

    林风扭头看着这位一脸舒爽的小兄弟:“那女人是做兼职小姐的吧?你就不怕染上什么毛病?”

    “没有,人家可是专业的。”魏阳大喇喇的摆手,满是不在乎的说:“听她讲,只要客人出钱,这里的公主也要陪客,楼上就是炮房,全部明码标价,像她们这种包夜八百,还有更高档次的一千二和二千八,我觉得吧,光是八百都长的不孬,那要是二千八那种,应该有咱们夜店小皇后那种姿色了吧?”

    这小子已经彻底堕落没救了,林风也懒得再说他,如何能让皇朝把失掉的人气夺回来才是让他头疼的事情,看了这里的经营模式后,他还是多少受到些启发,脑子里有了个大概的想法。

    走到门口被凉风一吹,假酒喝了不少的魏阳有些撑不住了,摇摇晃晃就像随时都会猝死一样,林风只好让赵小白扶着他。

    这时,台阶上传来一阵喧闹,只见一名穿着黄胶鞋,裤腿上还粘着淤泥的中年男子带着个大约十来岁的小姑娘被两保安挡在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