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酩酊大醉
    林风还知道,顶尖是秦嫣那个欠抽的弟弟秦杨开的夜总会,他这赔本赚吆喝的行为,该不会就是为了向他老爹证明自己比秦嫣能干?

    姐弟俩之间能有多大仇,这秦杨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为了打压他同父异母的姐姐,简直就是在糟蹋自家的钱,秦浩远这当爹的也不出面管管。

    “走,我们过去看看顶尖有什么好玩意儿。”

    林风才不管什么同行相忌,对手既然出招了,就得知己知彼才能想出法子应对,他还不信白涛敢故意拦他。

    “等一下。”魏阳一把拽住了林风,手指了指楼上说:“大小姐一早就来了,在包房里,你要不要先去看看?”

    “她一个人?”

    “若曦也在里面,还拿了酒……”

    林风放开两人,朝二楼包房区走去,暗忖这妞今天来这么早,难道转性了?

    来到二楼,大小几十个包房基本全空着,三两个服务生趴在栏杆边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看到林风,他们才挺直腰杆,手指了指对面那间包房。

    房间里没音乐声,听着不像有人的样子,林风敲敲门,不等答应就推开走了进去,只见秦嫣和夜店皇后坐在茶几前,身面前摆着空了的杯子和一瓶轩尼诗,那条名叫风风的小狗正趴在一条黑色长腿边上,一见林风进来,小狗屁颠颠跑上前来用脑袋蹭着林风的裤腿,似乎还没忘记它的这个救命恩人。

    两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闯进来的林风,许若曦站起身,很有眼力劲的对林风点点头说:“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从林风身前走过的时候,小皇后还对着他眨了眨眼,眼神意有所指,但绝对不是在对他放电。

    小狗跟着她出去,房门重新关上,秦嫣抬头看了他一眼,精致的脸颊多了两坨红晕,少了往日那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坐吧。”秦嫣抬头看着他,像是很随意的招呼道。

    两人的关系似乎还没到挤着坐一张沙发上的地步,林风自觉坐在对面,桌上的洋酒已经被喝掉了三分之一左右,看来她似乎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啊,而且多半还跟这里有关。

    这么一想,林风心里总算舒服了一些,只要秦嫣还在乎皇朝的死活,就表示她并没有向秦浩远妥协,嫁给那个高丽小白脸。

    “我爸送你的车为什么不要?”秦嫣斜睨着他,不知是不是林风的幻觉,这妞喝酒以后像换了个人。

    “大小姐,你没什么吧?”林风故意避开车的问题,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你叫我大小姐?”秦嫣仗着酒意,也不再继续保持那幅冰山美女的造型,呵呵笑了两声,忽然一眨不眨的盯着林风,缓缓说道:“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说过要追我吗?现在我给你机会,只要你帮我把皇朝重新做起来,超过那家顶尖,我就答应你!”

    说完,她又拿起酒瓶,给身前的酒杯倒满,然后拿起其中一杯递给林风。

    这妞喝多了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现在的她才像一个会哭会笑的正常人,而不是那个整天只会绷着脸的冰山。

    “还是别喝了。”林风摆手拒绝,要搁在几天以前,他肯定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了,可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似乎没这个必要,何况听她口气,完全把这事当成了一个交易,林风就更不稀罕了。

    谁想,秦嫣却再次把酒杯往前一递,装的满满当当的酒水从杯沿滴落下来,洒了林风一条裤腿上全是。

    “我不管,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如此强硬的口气,该不会是跟秦菲菲学得吧?

    林风见她一脸坚持的样子,最后还是把杯子拿了过来,心里却在不断安慰自己,怎么说她现在还是自己的老板,这点面子还是要给她的,喝就喝吧。

    刚喝到一半,秦嫣已经把她那杯‘哐’的一声跺在桌上,里面干干净净滴酒不剩。

    就见她一手指着林风,醉眼朦胧的嘟囔道:“喝了这杯酒就当你答应我了……”

    还没把话说完,她就像个秤砣一样毫无淑女形象的躺倒在沙发上,短裙下一双雪颀长的大腿肆无忌惮的暴露在林风眼前,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下青筋隐现。

    如果把她现在的样子拍下来,等酒醒后再拿给她看,估计能让她羞死吧。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林风自然不能免俗,举着喝到一半的酒杯直愣愣的看着她。

    紧闭着双眼的秦嫣还没有彻底昏睡过去,粉红的樱唇半开半合,有犹自嘟嚷着:“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想……不想成为联姻的筹码,我自己的婚事不要别人做主……”

    说着说着便没了动静,眼角不知何时挂着几滴剔透的水迹。

    她现在这模样不禁让人怜惜,林风愣了好几秒,才把还剩一半的酒杯往茶几上放去,蓦地杯子在半空顿住了,一咬牙,林风又把那剩下的半杯仰头全倒进了嘴里。

    就当是他欠这妞的吧!

    没过多一会儿,许若曦放心不下又回来了,还好林风没有趁她喝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可就丢脸丢大了。

    从许若曦那里他才知道,问题比看起来的还要严重,就这么两三天的时间,皇朝的员工已经有一半人跳槽,重灾区就是他主管的安保部,除了外保那帮老头没人要外,年轻人看在顶尖那高出百分之三十的工资份上,几乎打包全跳槽走了。

    其他人看着眼前这冷冷清清的生意也变得人心不稳,不少都透露出准备辞职的念头。

    照这趋势下去,只怕要不了一个星期,皇朝连最基本的服务员都凑不够,生意还怎么做下去,而秦嫣和她父亲的赌约只剩下最后一个月时间,皇朝是她最后的机会,一旦关门歇业,她就必须和朴志焕回高丽完婚,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所以见到皇朝破落成现在这样,忧心忡忡的秦嫣才会如此失态,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

    连她自己都看不到希望了,最后找上林风,也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