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皇朝危急
    屋子里始终有股奇怪的气味环绕在鼻尖,这就是她们工作的地方,有异味在所难免。

    林风算是小青今晚接的第一个客人,心中竟然莫名有些慌张,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她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红色的塑料盆,往里面倒了半盆温水,然后拿出一张毛巾头也不回的问道:“我刚才已经洗过了,你要不要先洗一洗?”

    “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来吧。”

    背后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林风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男人似乎都一个样,刚才还装出不情愿的样子,关上门就变了个样。

    小青眼中不免有些失落,他们本来就是‘买卖’的关系,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突然会出现这种感觉。

    转过身去,林风已经脱掉了上衣趴在床上了,露出线条明朗的背部肌肉,有些部位的伤疤看起来才刚刚结疤。

    “你自己把裤子也脱了吧。”

    小青走到床前正要脱掉身上衣服,却见林风头也不抬的指了指自己肩头,闷声说:“不用那么麻烦,我肩膀有些酸,正好你就帮我捏捏吧?”

    捏肩?!

    小青只想告诉他,别看这里挂着按摩的招牌,其实是个卖身不卖艺的地方。

    等了两分钟,见背后没什么动静,林风扭过头望着一脸呆滞的小青:“你要不想捏就算了,那我先回去了啊。”

    既然大家的盛情难却,林风就只能顺着她们的意思,反正又没说一定要干啥,捏肩也算报答的一种方式。

    小青嘴唇翁动了两下,心里有些受伤,搞了半天,林风根本没那个意思。

    为了赌口气,小青咬着牙放下撩到一半的裙摆,一屁股坐到床边,双手在林风肩头上左右捏了起来。

    “唉……中间一点,力气再大一点,你不会没吃饭吧?”

    林风得寸进尺,要求越来越多,气急了的小青一言不发,暗中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指节都变白了。

    这下林风总算舒服了不少,嘴里直哼哼。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房门打开,林风满脸舒爽的出了房间,大步往楼上走去,他前脚刚一离开,几个鬼鬼祟祟的女人便从隔壁房窜了出来,一下将小青堵在门口。

    “怎么这么久才完事?我刚才听他在房里叫唤,小青你是不是用什么绝活?”一名小姐妹忙不迭的问道。

    见到她们那一脸八卦的样子,小青顿时哭丧着脸,痛不欲生的说:“你们饶了我吧,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变态!”

    “变态!?快说说,他刚才到底把你怎么了?”

    众女的一听顿时就更来劲了,唧唧咋咋的嚷道。

    大家好姐妹之间也没什么秘密可言,小青欲哭无泪的举起像面条一样软塌塌的双手:“这混蛋,什么都没做,硬是让我给他按了大半个小时的肩膀,我这手都快要断了……”

    ……

    第二天是个阴天,气温开始逐渐转凉,街上的行人大多已经换上了长衣长袖。

    皇朝夜总会的生意也像跟着步入了秋天一样,都快九点了,一楼迪厅只有三三两两几名客人,驻唱在台上有气无力的唱着歌,声音软绵无力,就跟毒瘾犯了似得,听着都让人直打瞌睡。

    林风到处扫了一圈发现,不止客人变少了,就连夜总会的工作人员好像也少了大半,往日随处可见的身影,如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安保更是一个都没见着。

    白涛走了,秦嫣整天忙着跟高丽小白脸腻在一起,似乎也没什么心思管理夜总会,难道是想让它自生自灭?

    偌大的夜总会竟然连个管事的人都没有,从吧台小妹那里得知白涛离职顺便带走了一大批老员工后,林风的心情顿时变得不美妙了起来,这老狐狸果然是不甘心,走了都不肯消停还来这一招,摆明就是要让秦家人知道他对于这里的重要性。

    秦浩远家大业大,皇朝在他眼里或许只是个鸡肋,可有可无的存在,这白涛摆明搞事情,他也没出面制止的意思,可林风就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了,来这里时间不长,却多少有了些感情。

    何况白涛和他之间的恩怨大家都心知肚明,白涛现在这么做,不就是在打他的脸吗?

    秦嫣不来,林风无疑成了这里最大的领导,他自然不能向白涛这奸人妥协,可夜总会变成现在这幅光景,总得想个什么法子让它起死回生才行,至少也不能比白涛离开前要差。

    打架林风拿手,对于怎么经营好一家夜总会却是八窍通了七窍,还剩一窍不通。

    魏阳鬼主意多,问问他或许有什么法子,林风阴沉着脸来到休息室,这俩家伙居然没在里面偷懒,难道说他们也跟着白涛跑了?

    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林风虽有些疑惑,但还算相信这俩家伙的为人,转身正要出去,就见魏阳跟赵小白从通道那头走来。

    “老大,你可算是来了,再不来这安保部就剩下咱们两个了。”

    魏阳喘着大气说道。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来找麻烦?”林风看着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由纳闷的问道。

    “这里连客人都没,哪有谁来找什么麻烦。”

    魏阳咽了口唾沫继续说:“你是不知道白涛这孙子有多阴险,他前脚刚离开这里,后脚就跳槽去了顶尖夜总会,听说在那头还是当他的总经理。这本来也不关咱们什么事,可这孙子趁你和大小姐不在就过来挖人,开出比这里高百分之三十的工资,好多部门的人连这月工资都不要就跟他跑了,安保部算是重灾区,就剩我们两个……”

    说完他又小声嘀咕一句:“要不是跟白涛有仇,我特么都想跳槽了,皇朝这地方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该关门大吉了。”

    “别这么悲观,皇朝不是还有我们?我还不信,离开白涛这里就干不下去了。”林风张开手臂,搭在两人肩头:“赶紧想想有什么法子,能让这里够起死回生?”

    “我哪知道有什么办法,老大你是没看见顶尖那边打出的广告,现在过去消费,酒水半价,还送果盘小吃,听人说还有什么明星助唱,艳舞表演……花样多着哩,咱们的生意都被他抢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