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洗头房的纷争
    前方奥迪车司机的狂妄行为不断刺激着秦杰暴躁的神经。

    脑子一热之下,他也试图令座驾做出同样的飘移动作,可惜技术却不怎么过关,车尾与高出马路一截的路缘石狠狠刮蹭了一下。

    车身剧烈的晃动着,过了两秒才恢复平稳,秦杰盯着前方正故意降低车速的奥迪,又再次踩下油门不管不顾的加速撵了过去。

    狂风呼啸,脸色已经有些发白的女伴感受到越来越快的车速,不无担心的劝道:“杰,开慢一点,我有点害怕……”

    从不肯吃亏的秦杰哪里听的进去,瞪着血丝的眼眶厉声吼道:“把嘴闭上,再废话老子一脚把你踹下去!”

    这里是厂区公路,宽度仅够两辆汽车通行,秦杰不断猛轰油门,很快就要追上了前车。

    林风从后视镜注意到了直线逼近的跑车,奥迪也跟着开始加速,两车一前一后在道路上飞驰,速度早已超过了这里最高限速的两倍还多。

    眼看前方一辆载满货物的大卡车正从一家工厂门口徐徐往外倒车,横着的车厢已经占据了大半的道路。

    就在车厢即将要把路封死以前,奥迪车速不减反增,像道流光以毫米之差顺利通过了那道间隙,落后几秒的秦杰怎甘心就这样认输,奥迪车司机能做到的事情,他坚信自己也能做到,于是猛踩油门,在女伴的大声尖叫中,一头冲了上去。

    大卡车上的司机也被跑车这种自杀式的行为给吓傻了,居然忘了踩下刹车,车厢向后推移了半米,剩下的缝隙根本不容跑车通过。

    听见卡车传来急促的鸣笛,头脑发热的秦杰总算清醒了一些,眼看下一秒就要跟车厢对撞上了,惊得他手忙脚乱一边踩着刹车一边猛打方向盘,发狂的跑车冲上步道,撞断一颗小树最后撞在工厂围墙上才停了下来。

    就听一声巨响,引擎盖都翘了起来,严重变形的车头冒出一股浓烟,安全气囊及时弹出救了秦杰和女伴一命,两人还是被撞的七晕八素,胸前的骨头都像是被撞断了似得,痛的他们两个直哼哼,只可惜这辆车算是彻底报废了。

    园区消防车闻讯拉响警笛赶了过来,奥迪减缓车速继续往前驶去。

    “卧槽,不会真把秦杰给撞死了吧?要不帮他叫救护车?”

    约翰乔不时回头望向后方浓烟滚滚的跑车说道。

    这外国孙子嘴上说的好听,脸上却摆着幸灾乐祸,那模样就像巴不得秦杰撞死了才好。

    林风将车停在城乡结合部的路口,约翰乔一脸迷茫的问道:“你不是认识路,带我来这里干嘛?”

    “我们到家了,你自己开车回去。”

    “不是,这车不是老板已经送给你了吗?”

    “替我跟他说声谢谢。”

    这种事没法解释的清,林风把奥迪车钥匙随手抛给了约翰乔,拉开车门和千叶美佳一同走了下去。

    ……

    回家一觉睡到天黑,林风才被一阵强烈的尿意给憋醒了,一瞧手机,已经晚上九点半了,难怪肚皮这么饿,这一觉就睡了接近十个小时。

    反正现在都过了上班时间,林风干脆决定今晚就不去夜总会了,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该离开这里回到部队,秦嫣现在估计也没把心思放在皇朝,所以去不去好像也没什么所谓。

    提着裤头出了房间,空荡荡的走廊上头挂满了各式各样颜色鲜艳的女人衣物,被风吹的摇摆不定,以这些女人放浪大胆的作风,这里几乎什么款式的都能见到。

    一条粉红色的小裤裤落在过道上,为了节省布料,这东西看起来就是几根绳子搓成的,林风啧啧嘴,随手放在旁边的窗台上,这才走进了厕所。

    解决好了,他来到千叶美佳住的那间屋目前,从窗户望进去,里面一丝灯光都没,估计这妞也是累得不轻,现在还在休息,于是便放弃了叫她一起出去吃东西的打算,独自抄着兜走下了楼。

    现在正是玉姐她们工作的高峰时段,林风刚走到二楼,下面便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各种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听上去其中一个声音似乎好像是玉姐。

    等林风下来的时候,按摩推背小店里外已经围起了一圈的人,穿着睡衣的玉姐与另一个半老徐娘的女子相互指着鼻子破口大骂,周围全是瞧热闹的人,大家嘻嘻哈哈看着,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

    从这女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也是这条街上的‘工作人员’,不像是前来找自家男人的。

    在这里工作的女人,骂起人简直是无所顾忌,一张嘴就不断问候对方家人的身体器官,一般人听了只怕都要脸红。

    林风支着耳朵很快就从她们的对骂声中听出了一些由头,跟玉姐对骂的女人就是街对面另一家洗头房的老板娘,大家平时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可今晚她有个长期光顾的熟客不知抽哪门子疯,从玉姐门前路过的时候,看到坐在里面的姑娘盘子正,就直接进来了,洗头房老板娘都脸带笑容站在门口准备迎接这位熟客了,一瞧这情况,顿时气不过,奔过来责骂玉姐不讲规矩,随便抢客。

    玉姐岂是吃亏的主,一旦发起飙来,一张嘴就跟机关枪似得,劈哩啪啦一阵大骂,而且她骂的理直气壮,谁让她这里的姑娘年轻漂亮盘子正,对面那家就四五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一对比,还需要她去抢客人吗?

    周围的看客也唯恐天下不乱跟着起哄,不断点头认同她的说法。

    这可把洗头房老板娘气的不轻,上门本来是为了出一口恶气,结果吵着吵着玉姐反而拿她们两家的服务人员做起了对比,事实摆在眼前,反正两边的人都在现场,谁家好谁家不好,大家顿时有了更直观的比较。

    这架吵的就像免费替玉姐打了一回广告,搞的大家现在都知道她家的服务员比不过这里。

    “老娘跟你这臭不要脸的拼了!”吵又吵不过,气急之下,老板娘张牙舞爪就冲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