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雪中送炭
    砰!

    “啊……”

    远处不知哪里打来的冷枪,正中一名佣兵的大腿上,人当时就栽倒在地,大口大口的抽着冷气,看样子他是没法自己站起来了。

    前方负责开路的两人不得不停下,约翰乔扔给林风一个弹夹,回身快跑向那名佣兵,子弹在他大腿上留下个皮肉翻卷的血窟窿,血水一个劲往外涌出。

    现在没时间来处理伤口,约翰乔给他注射了一支杜冷丁,暂时止住了疼痛,这才扶起他跟了上去。

    四个人的战斗小组转瞬就只有林风和另一名佣兵负责战斗,无疑是雪上加霜,时间一秒都耽误不得,林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再次向前方推进,沿途不时有敌人从各个位置冒出,他甚至都来不及思考,条件反射般见人就开枪射击。

    在他精准的枪法下,敌人几乎刚冒头出来就被子弹打中,又向前推进了二三十米,隐隐能够听见远处有浪花拍打在礁石上的声响。

    这声音听着如此美妙悦耳,几近油尽灯枯的他们顿时精神一振,就连伤员脸上也露出些许的微笑,林风打光最后一发子弹,一按卡榫,空弹夹刚脱离枪体他又飞速塞了一个新的进去,这时候,前方两间房子中间一条半米宽的缝隙中突然蹿出一个敌人的身影。

    林风举起却没有马上扣下扳机,因为他发现对方只是个男孩,看样子最多也就十一二岁的年纪,手里那把霰弹枪对他而言颇为沉重,必须用力才能把枪口抬高。

    砰!

    在对方即将扣下扳机的一刹那,林风才抢先开枪了,男孩一声不响倒在地上,肩头处不断有血水涌出。

    而正在他倒下的时候,身后那间屋子房门打开,一名模样跟男孩有几分相似的男子从房门口探出半个身体,一把ak47正朝着这个方向。

    砰砰砰……林风似乎忘记了节省子弹,一梭子子弹全打在这人身上,炙热的弹头瞬时将这人暴露出来的身体打成了马蜂窝,男子背靠着墙壁徐徐倒下,突然旁边的窗口又抛出一枚冒着白烟的木柄手榴弹。

    手榴弹还没落地就被林风给一手捞住,转身胳膊一轮,直接把它从原来出现的位置扔了回去。

    屋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绝望的尖叫,不到两秒,里面便发生剧烈的爆炸,玻璃窗瞬间就被震碎,除了滚滚的黑烟,屋子里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传出。

    “进房里去!”

    林风当机立断招呼道。

    四人鱼贯着冲进屋里,最后进来的佣兵移开尸体把门扣上,这下总算不用直接暴露在敌人枪口下面,但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仍然是个让所有人都感到头疼的难题。

    屋子里的摆设显得凌乱不堪,一名女人被压在翻倒的饭桌下面,林风上前将桌子移开,女人仍旧一动不动趴在那里,将她翻过身,只见身前已经被手榴弹溅射的弹片炸的血淋淋的一片,一截肠子都漏在外面,人当场就死掉了。

    放开尸体,林风扫了眼四周,很快他的视线就被摆在墙角的那堆东西吸引住了,佣兵站在窗边观察外面的动静,约翰乔正忙着帮受伤的佣兵包扎伤口,如果不尽快止血,这个佣兵恐怕坚持不到走出这里的时候。

    目前的状况不允许耽搁太久时间,他摸出随身急救包里的快速止血喷雾,朝着对方大腿伤口上一阵猛喷,刺激性的雾化药水一沾到伤口就痛的佣兵直抽冷气,约翰乔一手压着他的伤腿,另一手拿着绷带快速包扎起来。

    等他在一分钟内完全这一切,回头就看见林风拿着把枪托木油亮的毛瑟经典拉栓式步枪在手里摆弄,在他脚边的木箱子里,并排层层叠叠放满了长柄手榴弹。

    这箱手榴弹对他们而言,简直是雪中送炭,走上前来的约翰乔不问自取,一边把手榴弹往背包里塞,一边对林风问道:“你在这里找到的?”

    林风点了点头,注意力大半集中在手里这把加装了瞄准镜的98式毛瑟步枪,从这枪的保养程度来看,它的主人多半是个枪械迷,不然谁会将这些老古董擦拭的油亮如新?

    咔嚓一声拉卡枪栓,内部撞针完好,弹仓里装填着五发7.92mm步枪短弹。

    “他们追来了。”

    站在窗口边的佣兵回头提醒道,其实不用他讲,大伙儿也听见外头杂乱的脚步和引擎的轰鸣,只是没想到金虎的人来的如此快,大家都还没把气喘均,他们就像做跗骨之蛆一样追了上来。

    约翰乔还在忙着将手榴弹一个个塞进背包中,林风把毛瑟步枪挎在背后,直接将整个木箱都给抱了起来,对其他人说:“我们从楼上天台走……”

    说着他拿出两个手榴弹抛给窗口前的佣兵,对方心领神会,快速拧开弹盖,捅破上层防潮纸将拉火环取出,熟练的在门前布置了一个简易的绊发式诡雷。

    众人通过木梯,依次上到天台顶层,猫着腰藏在矮墙后面,因为光线照不到的缘故,暂时周围的敌人还没发现到他们的身影。

    楼外的街道已经被大股士兵包围,显然有人告密暴露了他们的藏身点,包括金虎在内,所有人都觉得这几个漏网之鱼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变的更加有恃无恐起来。

    一名头目带领着一群士兵当先来到房门前,只见他一脚便把锁上的大门踹开,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头目不会傻的以身犯险,转身向身后的士兵挥了挥手。

    等他们先冲进去后,头目这才最后一个入内,前脚刚一踏入房间,两枚悬挂在门框上早都被拉燃的手榴弹瞬时炸响,接连两声巨响后,头目直接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飞出来,大半个脑袋都不见了踪影,先一步进到屋内的士兵也是死伤狼藉一片,好些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四散的弹片给夺走了性命。

    爆炸之后,门框只剩下个黑糊糊的大洞,坐在吉普车上的金虎见到这一幕差点没把鼻子气歪,对方顽强的作战方式,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认识,十几个人,硬是让他付出了成百上千倍的损失。

    绝对不能饶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