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前狼后虎
    只看一眼林风就判断出,撵在车屁股后面的是枚火箭弹,如果被击中,恐怕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危急时刻,他猛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头突然往左边一拐,差点没把后面三人给甩飞出去,也就间隔这么不到一秒的时间,三人眼睁睁看着火箭弹尾部喷涌着火光从他们眼前飞驰而过。

    轰隆!

    出口处一座石头雕塑不幸被命中,瞬间化为齑粉,约翰乔三人惊出了一头的冷汗,刚才要是林风反应慢上一两秒,他们这一车人只怕就跟那座雕塑一样,粉身碎骨了。

    可要是敌人再来上一发,他们就不一定还有现在这样的好运。

    林风一脚地板油,吉普很给力的大声咆哮起来,排气管子里更是冒出一股黑烟,车速顿时又提升了一截,死生存亡关头,约翰乔也豁出去了,站起身快速转动着重机枪,对准后方一辆紧追过来的吉普车扣下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长长的膛焰在枪口吞吐不定,后方车上一共坐着四个士兵,呼啸而至的弹头霎时就在挡风玻璃上留下一连串的弹孔,司机和副驾座上的士兵不断打着摆子,胸前赫然多出几个碗底大小的血洞,顿时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吉普车也失去控制,斜着冲出一段距离后,带着两名站在后车厢里的机枪手直接从悬崖峭壁上飞跃了出去。

    当约翰乔解决掉这辆车的时候,林风再次变转方向,一头冲进了下坡道,沿途哨卡的士兵早都在严阵以待,一见吉普车出现,他们举枪便射。

    子弹打在车头四周,擦出一串串的火花,子弹或许打不穿钢板,但橡胶做的轮胎显然抵挡不住,还没等冲出多远,就听‘砰’的一声,左前轮却在这时候炸了,车头瞬时就往一边倾斜,林风只能用力抓住方向盘保持着平衡,才勉强控制住没让车体发生倾翻。

    约翰乔身上又挨了一发子弹,幸好里面那件由特种钢与钛合金材质组成的顶级防弹衣又救了他一命,这家伙早都豁了出去,迎着枪林弹雨不闪不避,站在车厢里快速调整好射击方位,重机枪再次发出一阵怒吼。

    炙热的弹壳犹如雨点一样落下,路障后面站成一排的士兵完全就成了活靶子,像约翰乔这样的老手,根本不用去刻意瞄准,狂暴的弹雨刹那就把这些人打的千疮百孔。

    哐当……吉普车车头径直撞在原木制成的路障上,汽车像蛮牛一样强大的动力直接把百十斤重的路障顶出去七八米远,然后撞翻在地,车轮直接碾压了过去。

    左前轮一番折腾后只剩下个车轱辘了,行驶在平滑的水泥地板擦出一连串的火星,这车舒适度极差,但却胜在结实耐用,换成一般私家车被这样对待,即便没有散架恐怕也早该歇火了。

    这才闯过第一道关卡而已,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前方还要连续闯过两道关卡才能达到人口聚集区,那里人口密度大且龙蛇混杂,世界各地的人种都有,或许有机会脱身。

    少了个轮胎的汽车就这么电光带火花的顺着下坡一路冲去,第二个关卡就在前面,这次大家都有了准备,先是一发枪榴弹打出去,直接炸翻了三四个人,约翰乔和佣兵再对着前方一阵猛扫,没等车冲到近前,地上已经摆满了尸体。

    最后一道关卡只有两名哨兵看守,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解决了,吉普车撞碎了挡路栏杆,像匹脱缰野马那样在道路上奔驰。

    砰!

    看似还算宁静的街道陡然传出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打在没了挡风玻璃的窗框上,溅出一团火星,神经一直紧绷着的众人顿时预感到了不妙,只怕这些外围分子也收到风声,埋伏在这里等着瓮中捉鳖了。

    来这里逃难避难的人,全部都要看金虎的脸色行事,只是情况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严峻几分,枪声一响,沿街两边的小楼上纷纷有人影冒出来,人数虽然不算稠密,火力更是无法与上面的军队相比,但像他们这种东打一枪西打一枪的战斗方式,瞬间让车上的人有种敌人无处不在的感觉。

    大晚上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敌人,约翰乔抬高枪口,一阵扫射就把两个藏在天台矮墙后的家伙给打成了塞子,尸体从两层高的天台摔落在道路前方,这下却跟捅了马蜂窝一样,四面八方的枪声就像鞭炮一样响个不停。

    从声音听起来,这些人手里的枪支也是五花八门,步枪、手枪甚至猎枪都有,吉普车向前冲出一段距离便像是失去控制一头撞在屋檐下,轰的一声,众人被摔得七晕八素,这地方至少有屋檐的遮挡,不至于让他们彻底暴露在敌人枪口下。

    林风拿起枪翻身下车,对准来时的方向就是砰砰砰三枪,原来一个带着牛仔帽的家伙拿着双管猎枪出现在对面二楼窗户口前,没等他偷袭,林风却先一步发现这人,连续三枪将对方击毙。

    大路是没法走的了,时时刻刻都要提防来自四面八方的冷枪。

    林风一马当先,沿着街边继续前行,有屋檐的遮挡,只需要防备对面楼里的敌人就是了,真正需要担心的还是背后那些追兵,如果他们四个被拖在这里,追兵迟早会撵上来,到那时就更难以脱身了。

    到了这种危急关头,他们强悍的战斗能力就愈发体现的淋漓精致,两名佣兵负责解决出现在后方的敌人,林风和约翰乔相互配合在前面开路。

    他们两个就像出生入死多年的战友一样,早就达成了默契,一人打空了弹夹,另一个立马将对方替换下去,两人都属于神枪手,几乎每一声枪响,出现在房顶、窗前、或是街上的敌人瞬间就会中弹倒地,不时能看到有人从天台栽落下来。

    他们就这么一边射击一边移动,艰难的向前推进了四五十米远,港口有一个营的兵力驻扎,自然没谁会傻的去自投罗网,现在只能找个靠近大海的地方,只要跳进了海里就有逃生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