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抉择
    两人也许是正好谈论到关于女人的话题,嘴里不由发出一阵男人都懂的笑声,叼着烟那人听到正有趣的地方,不断摆手催促同伴接着说下去。

    同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压低声音继续说了起来,当他刚说了几个字,远处突然传出‘咻’的一声啸音,声音转瞬即逝,嘴里叼烟的士兵听的正津津有味时,就见同伴陡然脑袋往后一仰,噗通一下直挺挺倒下去。

    一支通体漆黑的弩箭至少有二分之一没入了同伴的脑门,士兵吓了大跳,一边伸手按向警铃一边张嘴就要大叫。

    扑……千钧一发的时候,千叶美佳手里的忍刀径直从这人大张的嘴里捅入,顶着他连退几步,一头撞在墙壁上,这人的手才无力的耷拉了下去。

    千叶美佳面不改色抽回忍刀,任凭尸体顺着墙壁滑落,墙上只留下团仿佛红墨水一样鲜艳的颜色。

    从尸体身上找出钥匙,打开了铁栅栏门,留下一人在门口把风,其他人鱼贯着入内。

    面前是条笔直的通道,一眼就能望到头,除了门口站岗的那两个士兵,并没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走廊最后面那几间屋就是用来关押人质的房间,为了防止犯人逃跑,这些房门就跟监狱门一样,全部由钢板焊接而成。

    前面的两间房都空着,只有第三间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呼吸声,林风拿过手电,从铁门上的送饭口照了就去,只见对面的小床上,卷缩着一个娇弱的身影,从背影来看,他至少有八成把握这人就是秦菲菲了。

    “菲菲……菲菲……”轻声唤了两声,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下,床上那道娇小的身影就跟触电似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眼睛都哭肿了的女孩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还有些不敢置信,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林风?!”

    “嘘……是我。”

    林风暗呼谢天谢地这次总算找对人了,就见房里的秦菲菲像见到亲人一样,三两步飞奔来到门前,眼泪汪汪说道:“臭家伙,你总算来了,人家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

    才两天不见,这丫头就像瘦了一大圈,眼眶更是哭的肿成了桃子。

    “别怕,我们马上带你出去。”林风把手从送饭口伸进去,轻抚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

    秦菲菲吸了吸鼻涕,迫不及待想要跟他诉苦,就见她背后那张小床忽然又爬起一个更加娇小的身影。

    “欧尼……”对方一见秦菲菲站在门边,马上意识到什么,嘴里带着哭腔可怜巴巴的唤了一声,就像被人抛弃的小猫一样充满了怯意。

    “里面还有人?”林风一愣,听起来坐在床上那小姑娘像是用的高丽语。

    “差点把她忘了!”

    秦菲菲调头跑了回去,在那强忍着哭泣的小女孩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几声,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看着她,尽管无法听懂对方的语气,但她还是潜意识相信了对方。

    林风拿着守门士兵那里找到的大串钥匙正一把把尝试着将铁门打开,就见秦菲菲牵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女孩跑了回来。

    小女孩圆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忐忑,似乎挺怕站在门口的林风,秦菲菲像个大姐姐一样从背后搂着她,感受到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她忙指了指正在开门的林风,在她耳边轻声解释道:“小兔别怕,这个大哥哥是来救我们出去的……他是……欧巴!”

    秦菲菲总算没有白看几年的高丽剧,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剧中对哥哥的称呼。

    “欧巴?”被她擅自取名为小兔的女孩睁着几分怯意的眼睛,透过送餐口仔细看了眼林风,结果林风为了缓和气氛,故意咧嘴一笑,却把小兔吓的缩回了秦菲菲怀里,不过很快,那双好奇又胆怯的眸子又再次望向了他。

    秦菲菲眼看即将得救,心情放松,话也多了起来,也不管小兔听不听的懂,小声的说道:“他就是我告诉你的那个很厉害的欧巴,有他在这里,外面那些坏蛋就不敢再欺负你了,小兔乖乖,姐姐带你回家,以后我就是你欧尼,他是你欧巴……”

    死丫头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大眼睛里似乎多了几分期许。

    林风把所有的钥匙都试了一遍,可是这门却怎么都打不开,最后只有使用之前的办法,用火焰切割机把门弄开。

    而就在他们还在五楼紧张忙碌着的时候,地牢里那些人质又开始急躁不安起来。

    眼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说好要回来带他们离开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多待上一秒对他们来说都是种折磨,大家眼巴巴的望着通道尽头,那群人直到现在都始终没有出现。

    白人老头端坐在板凳上,几名拿着步枪的青年站在身后,他现在俨然成了这群人的头领。

    沉默了片刻后,白人老头站起身,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们一直不来,很可能已经来不了了,我们不能再继续傻等下去,大家都准备一下,我们只有靠自己从这里逃出去。”

    一听这话,大部分人都赞同似得点了点头,谁也不想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几个外人的手里,如果他们出尔反尔,或许出了什么岔子回不来了,那大家干等在这里,不成等死了吗?

    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拼一把,趁着现在敌人毫无防备的时候出去,至少有一大半的几率能够活着离开。

    除了少部分人没有表态以外,大家都表示赞同白人老头的提议,一名三十多岁的白人妇女有些担忧的说道:“要不我们再等等吧,他们离开时不是还一再叮嘱过,在他们没回来以前,我们一定不要擅自行动,一面惊动了外面那些士兵。”

    白人老头忽然转过头,用冷冽的眼神盯了她一眼,语气带着几分粗暴的说:“爱丽沙,你难得真的以为他们会为了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回来?不怕实话告诉你,他们可能早已经离开了,把我们这些累赘全部留在这里,正好能为他们吸引敌人的视线,如果换了我是他们,我也会选择这样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