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改变计划
    “两天前被你们抓来的女孩关在哪里?”约翰乔用免国语对他逼问道。

    年轻的武装分子瞪大了眼,一言不发,看向他们的眼神里有的只是愤怒,似乎约翰乔等人才是闯入他们家园的恶徒。

    约翰乔再次重复了一声,林风却站起身拍了拍他肩膀:“不用问了,他死了……”

    对方的瞳孔开始逐渐溃散,头部无力的偏向一边。

    约翰乔松开尸体,叹口气望向林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按照正常计划,在地下室找到秦菲菲后就该立刻离开这里,时间拖得越久所要面临的风险也在成倍增长,一旦被敌人发现,面对成百上千拥有轻重火力的敌人,他们恐怕没人能安然走出这里。

    可现在秦菲菲没有找到,继续对其它地方展开搜索还是立刻撤离,成了摆在约翰乔面前的一个难题,他不想对不起老板的托付,可是现在却连秦菲菲是死是活都不清楚,如果继续留下,面对的风险无疑十分巨大,随时都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他一时间有些难以决断,只好征询一下表现的比他更为冷静的林风。

    “哨兵会在一个小时后换岗,我们还有时间。”林风将他从小头目那里逼问来的情报说了出来,意思很明显,他坚持要继续寻找下去。

    一个小时想要搜索完整栋楼显然有些仓促,但至少还是有几分希望。

    约翰乔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我可能知道你们要找的人被关在哪里。”

    离他们不远,一个头发都白了的老头站在铁笼边忽然插嘴说道。

    两人齐齐转头望着他,对方是名身材高大的白人,大概五十多岁,一身脏兮兮的,但却有一双商人般精明的眼神。

    “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约翰乔狐疑的问。

    看对方那样子,恐怕在这里被关了不止几天时间,而秦菲菲才被抓走两天,他说的自然无法让人相信。

    白人老头沉稳的点点头,信誓旦旦的说:“对,除了这里,还有一个地方专门用来关押重要的人质,我以前也在那里待过几天,不过可惜,我家里凑不出两千万的赎金,所以我又被送到了这里。”

    这消息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两人几乎同时来到铁笼前,与白人老头面对面的问道:“你说的地方是在哪里?”

    老头用指头敲敲面前的钢条:“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也必须答应,带我一起离开?”

    “好,我可以保证,救出人以后,我会把你们全部带出去。”约翰乔想也没想就说道,其实就算对方不提这个要求,他们也不会见死不救,多带一些人出去虽然有些麻烦,但通过他们来时那间厨房,因该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离开这里。

    只要顺着绳索下了崖壁,那里礁石区停放着数艘橡皮体,大家挤一挤也能够坐下,离这里几千米的另一座海岛背面,李老板的货船正静静在那里等着他们凯旋归来。

    这个计划可说非常的周密,如果不出意外,只等把人救出大家就能安全脱身。

    佣兵从尸体衣服里找出钥匙,将所有铁笼都打开了,三四十人相互依偎着走了出来,大部分人眼里还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还没逃出这里,有人已经忍不住喜极而泣,低声垂泣起来。

    只要在这里待过的人,才会明白自由对他们有多么重要,白人老头慢吞吞从牢里出来,脸上还算镇定,但眼神却明亮了几分,当别人还在激动的痛哭流涕时,他已经走到桌前,脏乎乎的手伸进盛放着牛骨头汤的大盆子里,捞出一根满是油腻的后腿骨,大口大口狼吞虎咽的啃食着,就像饿了好久了一样。

    “赶紧告诉我们,人关在哪里?”

    对约翰乔来说,时间就等于生命,自然没功夫等着老头啃完骨头再回答。

    老头用牙齿从骨头上撕下一大块肉,吧唧吧唧的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得保证一定带我们离开,我才会告诉你。”

    这老头以前必然是个精明的商人,都这样了还想着讨价还价,似乎并没考虑过对方会一怒之下拔枪杀了他一样。

    “我发誓,只要能把人找到,我们一定就会回来带你们一起离开!”约翰乔举起左手,竖着三根指头,一脸郑重的说道。

    白人老头见状点点头,说:“那好吧,我相信你,对他们特别重要的人质,一般都关在顶层五楼,那里的看守更加严密,不过人质除了没有自由以外,吃的睡的都要比这鬼地方强上一百倍。”

    “谢了。”

    知道了具体的地方就好办多了,约翰乔让人把地上那些尸体手里的武器和弹药交给几名年轻人,让他们拿着保护大家安全。

    再三保证一定会回来带他们离开后,众人原路退回地面,此时大楼里依然静悄悄的一片,似乎发生在地下室的战斗并没惊扰到他们。

    毒枭的手下自然不会像正规军那样尽忠职守,大半夜又没什么事做,就算站岗也是靠在墙边打着瞌睡,众人摸黑解决掉几名挡在必经之路上的士兵,沿着楼梯一路向上,无惊无险到了五楼。

    听白人老头的意思,这里的防守更加严密,不过看起来也就那样。

    五楼走廊,一道铁栅栏门阻隔了通道,门口有两名士兵把守,里面因该就是关押人质的地方。

    从楼道口距离那道铁门有十几米的距离,中间没有任何的遮挡物,正常情况下,一旦有人出现在走廊上时,势必会被士兵发觉,只要按下安装在墙壁上的报警器,瞬间整栋大楼里的人都会惊醒过来。

    但此时已经是深夜,这里又从来没出现有人潜入的情况,两名精神不振的士兵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闲聊着打发难熬的时间。

    聊了几句,其中一人又掏出烟,递过同伴一支,点上后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继续说着无关痛痒的话题,谁也没有留意一道娇小的身影正沿着墙角悄无声息的向他们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