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扑空
    这些人拿着武器,大部分人还在捂着眼睛分不清南北东西,既然这里全都敌人,自然没什么好犹豫的了,林风手里的步枪开始不断收割着人命,有些甚至没有武器的人也被子弹射翻在地。

    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只要看上去这些人像是一伙儿的,就足够杀他们的理由。

    随着弹壳不断抛飞出来,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化为乌有,震撼弹的效果持续时间很短,部分人很快恢复了模糊的视觉,枪口一转就朝他们扣下扳机。

    轻重不一的枪声在空间回荡,林风屹然不动,每次扣动扳机就会有一名敌人中弹毙命,耳边尽是子弹飞过时发出的嗖嗖声响,身后的墙上不断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弹孔。

    当后面那三名佣兵也加入到战斗中来,现场瞬间变成一面倒的屠杀,敌人虽说人多势众,但在雇佣兵的精准射击下,他们甚至坚持了不到半分钟时间就纷纷中弹倒地。

    战斗迅速完结,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众人上前仔细检查一遍,很快就从那些摆在长条桌上的仪器和化验设备看出了端倪。

    “这里因该是金虎的制毒车间,难怪要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看来我们找错地方了。”

    林风扔下手里的颗粒状物,回头对约翰乔说道。

    “嗯,咱们抓紧时间吧,希望上面的人没有听到动静才好。”

    约翰乔也跟着失望的摇了摇头,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还有机会,下到地下室之前,他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放置了几枚诡雷,如果楼上那些敌人察觉到动静,没理由不赶来查看,而一旦触发诡雷爆炸,地下室里的人必然也会听见响动。

    同样在房间里装上遥控炸弹后,众人换上新的弹夹,继续往前面走去。

    走廊的尽头,有个比制毒车间小上一半的房间,左右两边的墙壁用拇指粗细的钢条焊接成了一个个方形的囚笼,牢笼里关着或多或少的人质,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男的大多蓬头垢面,瘦骨伶仃,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馊臭,女的衣不遮体,目光呆滞,好些个已经看起来不像是正常人了。

    笼子里除了几床破破烂烂的棉絮,一个用来装水的塑料盆外几乎就没别的物品了,此时大多数人质都趴在铁笼边上,眼巴巴望着几名士兵围坐的那张长桌,桌上摆了一大盆的牛骨头汤,牛肉的香气让饥肠辘辘的人质们不停吞咽着唾沫,声音大的就像野地里那些打鸣的青蛙一样。

    摆在桌边的录音机正播放着当下免国流行的歌曲,远处若有若无的枪声早被震耳欲聋的歌声所掩盖,士兵们浑然不知死神的到来,徒手从盆里捞出带肉的牛骨头,一边喝着华夏产的高浓度白酒,一边大口啃着肉骨头,不时还说笑几句。

    等士兵把骨头上的肉啃食的差不多了后,他们就会把手里的牛骨头扔进那些铁笼子里,看着一群人像疯狗一样不顾尊严你争我夺那根被啃过的骨头,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众人不由发出一阵得意的哄笑。

    牢房里的人质在被抓来这里以前,大多非富即贵,如今一个个却沦为了摇尾乞怜的野狗,这里不会有人去可怜他们,如果不听话就只会被活活饿死。

    那些细皮嫩肉的年轻女孩子受到的待遇要稍好一些,至少能勉强吃饱肚子,但是她们的遭遇却比男的更惨,外面那些粗暴的士兵只把她们当成了发泄的工具,每天几乎无休无止的折磨着她们,好些人坚持不了几天就含恨死去了,活下来的大多也已经精神失常。

    一名单腿踩在凳子上的士兵丢出牛骨头后,将油腻腻的手在裤腿上擦了擦,然后点了一支烟摇摇晃晃走向关押女人的那个囚笼,桌边几名同伴挂着猥琐的笑容大声叫嚷着什么,似乎在告诉他该选哪个。

    当士兵刚一靠近铁笼,那里面的女人就像受到极大惊吓,除了那几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外,还有四五个被捉来不久的女子不断往墙角边缩,她们的尖叫在这里只会更加刺激士兵的兽性。

    钥匙插进锁眼中,士兵正急不可耐拧动门锁,就听脚下传来一串滴溜溜的声响,众人不由低头往声音响起的地方望去,只见地上有个墨绿色铁罐子犹自在滚动,这显然是被人从外头抛进来的。

    士兵下意识伸手拿枪,眼前的罐子陡然炸了,‘嗵’的一声,眼前出现一片强烈的白色闪光,两耳也在嗡嗡的鸣响。

    他们并不知道这东西叫震撼弹,一个个慌乱的捂着眼睛,嘴里发出慌乱的喊叫。

    哚!哚!哚……

    林风等人鱼贯着入类,加装消声器的枪口不断有火光闪耀,两秒钟的时间内,屋里的武装人员便全部中弹倒地。

    这次总算找对了地方,林风放低枪口,沿着铁笼一个个的搜索过去,关在里面那些人质也向他们投来了惊疑不定的眼神。

    林风把两边的铁笼全部检查一遍,脸色却逐渐阴沉下来,牢笼里一共关押着十几个女人,可她们之中却没有秦菲菲的身影。

    目前只能确定秦菲菲落在了金虎手里,可具体被关在哪里,就谁也不知道了,众人信心满满却扑了个空,让人不禁有些担心,她会不会已经遭遇到了不测。

    “怎么,小姐不在这里?”约翰乔察觉到林风脸色不对,于是走过来问道。

    “不在。”林风摇头。

    约翰乔顿时也跟皱起了眉头,他们在地下室里待的时间太长,随时都有暴露的危险,问题是,现在却连秦菲菲被关押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你们快来看,这里有个活的。”佣兵在那张摆着牛骨头汤的饭桌前说道。

    两人闻言忙走了过去,躺倒在佣兵脚下的武装人员胸口中了一枪,嘴里还在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痛哼,林风蹲下去将他翻了过来,对方岁数不大,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还挂着对死亡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