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深入腹地
    林风表情复杂的拿起枪,就见小头目在对面冷笑着说道:“现在放弃,你还有机会活命。”

    “是么?”

    林风掰开击锤,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对方脸上的笑容不经意间扩散开来,他似乎已经看到,一发脱膛而出的子弹将林风脑袋炸出个大洞的画面。

    就在小头目信心满满的时候,林风却突然将枪口调转过来,对准了他,小头目的笑容瞬间僵在那里。

    没等他反应过来,林风毅然扣下了扳机。

    砰……一尺多长的火焰从枪口喷涌而出,炙热的弹头几乎贴着小头目的脸颊飞过,站他身后正要举枪的士兵霎时便被子弹打的往后跌飞出去。

    枪声仿佛就是动手的信号,刚才还一脸单纯的千叶美佳眼神陡然一冷,忽的转过身去,一抹银光在她手中乍现。

    站在他们身后的三名士兵还没看清,脖颈处便出现一道细长的血线,身体一软便往地上栽倒,与此同时,林风也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一个闪身出现在小头目身边。

    那把饮血无数的军刀再次收割起了人命,噗嗤几声,剩下这几名士兵也被他刺中要害纷纷倒地毙命。

    只在这么两三秒的时候,小头目带来的人已经被全部解决,只剩他傻坐在椅子上,脸上挂满惊骇的神色,那把正在滴血的军刀,就抵在他喉咙上,只要稍微用力,瞬间就能结果了他的性命。

    千叶美佳也解决完另一方的敌人,锵的一下将忍刀插回刀鞘,她转身望着林风,夹在左手指缝间那几把十字飞镖骤然抖手打出,这时腆着个啤酒肚的酒馆老板拿着把双管猎枪从吧台后站起身,没等他扣动扳机,四五把疾驰飞来的十字镖纷纷射中他的身体。

    膛!

    酒馆老板向后倒了下去,同时击发出去的猎枪子弹倾斜着打在天花板上,一盏无辜的吊灯顿时变成无数碎玻璃渣,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躺在小头目大腿上的女郎这时才像反应过来,张大嘴就要尖叫,林风毫无怜香惜玉的一记手刀敲在她颈子后面,女人身体一软,哐当一下摔在地上。

    林风将小头目交给千叶美佳看守,独自把地上的尸体拖到杂物房里,还有闻声从房里出来的钢管舞女郎和两名酒馆工作人员,也被捆住手脚,抹布塞嘴通通跟尸体关进一个房里。

    将尸体全部转移干净后,林风来到小头目面前,手指了指头顶说道:“带我们去山上,就放了你。”

    他说的山上自然就是金虎的老巢,唯一通向那里的道路遍布岗哨,潜入的难度不小,随时都有暴露的风险,还不如让这个小头目送他们上去,这样更加稳妥。

    “别做梦了,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带你们上去……”小头目露出视死如归的神情。

    对付这种顽固不化的家伙,最好就是让他明白,说出这样的话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林风笑了笑,只见他二话不说一把抓起小头目的左手按在桌上,手起刀落,军刀直接将尾指给剁了下来。

    小头目并不像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那样不怕死,剧痛袭来的时候,他忍不住就要大声惨叫,可是却被林风一手给捂住了嘴,只能摇头晃脑,表情极度的痛苦。

    “现在你还有九次机会,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林风举着染血的军刀,看似很随意的问道。

    满脸是汗的小头目刚一摇头,军刀再次‘咚’的一声剁下,又一根指头被切了下来。

    “唔……”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被一根根分离,简直比一刀杀了他还要痛苦,小头目并不是什么视死如归的硬汉,剧痛过后,当林风再次抬起军刀的时候,他居然小鸡啄米似得点起了头。

    “这才像话嘛,美佳给他包扎一下。”林风满意的一笑。

    锁上酒馆大门,又把门把上那张正在营业的木牌翻个面,三人这才往停在旁边的嘎斯军用吉普车走去。

    林风坐到驾驶位上,充当起司机的角色,千叶美佳则跟小头目坐在后座,一拧车钥匙,这几十年前产的老古董排气管里喷出一股黑烟,车身轻颤起来。

    上山的路口就有一道关卡,林风把车停在路障前,一名背着步枪的士兵迎面走了过来。

    此时,小头目那只健全的右手搭在千叶美佳肩头上,而暗中一把锋利的尖刀则顶在了他的腰间,只要千叶美佳往前一送就能了结了他的性命。

    路障前足有一个小队的兵力,小头目如果露出马脚,必须抢先动手才行,林风左手握着手枪,放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

    这名士兵慢吞吞的走了过来,看了眼小头目,又看了看被他‘搂着’的女人,眼里难掩羡慕的神色。

    冰凉的刀尖微微往前一递,刺痛的感觉顿时传来,小头目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朝士兵大骂了几句,这士兵见状也就不敢再继续磨蹭,转身朝前方挥挥手。

    等路障移开,林风一脚油门,嘎斯汽车轰鸣着往前方驶去。

    这一路有惊无险穿过三道岗哨,最高处是一大片空地,金虎的老巢修建在最中央位置,左右两侧全是士兵住的营房,四周有好几个哨塔,还有用伪装布覆盖着的防空武器,刺眼的探照灯光不时扫过车身。

    林风开着车,避开营房绕到主建筑的后方,这地方外紧内松,进来之后,就连个巡逻队的身影都没见到,想来这里驻扎着数百名士兵,金虎并不担心有人能闯的进来。

    安全起见,林风还是象模象样把车停在专门用来停车的空地上,拉上手刹扫了眼四周,他才回身对满脸冷汗的小头目问道:“上次被你们抓来的华夏女孩关在什么地方?”

    “我真不知道,别杀我……”小头目一下紧张起来,似乎意识到死期将至,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在对方动手前抢着说:“可……可能她被关在地下室,被抓来的人一般都会关在里面,那地方连我也进不去,求你们,不要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