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擅自行动
    此时大火已经越燃越烈,快速朝两人所在的位置蔓延过来,甚至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痛的直冒冷汗的司机对还在试图营救他的林风劝说道:“没用的,我的脚被卡住了,你快走……”

    林风的左手衣袖已经被火焰引燃,烈焰的高温瞬间将他手臂上的皮肤燎出片密密麻麻的水泡,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的,用军刀快速割断了司机胸前的安全带,一边咬牙说道:“谁说没用,你忍着!”

    他搂住司机猛地往下一拽,司机嘴里忍不住发出痛哼,差点被活活痛晕过去,不过他能明显感觉到,双腿被卡住的地方已经有了松脱的迹象。

    “再来!”

    林风三两把拍掉司机衣服上的火苗,两手再次发力,无视对方的痛呼,强行将人从车里扯了出来。

    轰,林风拖着再次昏死过去的司机刚一逃开,汽车瞬间爆燃起来,浓郁的黑烟四处飘散,发出一阵刺鼻的焦臭气味。

    ……

    挟持秦菲菲的一群外籍匪徒不知使用何种办法,居然神不知鬼不觉躲过了围追堵截的军警,等情报人员再次传回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出现在免国境内,并通过出海港回到了勃利丽雅岛。

    恶魔岛远近闻名,全世界不知有多少通缉犯汇聚在那座岛上,段治几乎没有考虑就一口回绝了林风带人前去营救秦菲菲的请求。

    “恶魔岛不属于华夏境内,我们贸然出动武装力量,只会引起印免两国政权的不满,如果破坏了我国与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这罪名我们谁也担当不起,即便是王部长也不可能同意这种荒唐的要求。”段治拿到了想要到的东西,心情不错,主动伸手拍了拍林风肩头。

    见林风默不作声,那身被火烧坏的衣服都还没回去更换,段治语重心长的劝说道:“你也不用太过自责,以我看这伙武装人员多半就是冲着秦家去的,与当时你在不在那里都没有太大关系。”

    “不,我感觉他们就是冲我来的,绑架秦菲菲也迫于无奈的行为,要不然你就让我去吧!”林风很肯定的说道。

    段治眉头一皱,语气加重了几分:“刚才我就说了,只要秦菲菲是华夏公民,我们自然不会对她不管不问,大使馆已经正式向免国政府提出解救人质的诉求,对方也答应了,想必现在他们的正规军已经在去恶魔岛的路上,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政府军?

    如果他们真能有所作为,免国境内也不会战乱四起,除了几个重要城市,其它地方随处都能见到民间武装的身影。

    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还能指望他们去救人么?

    即便段治在这里说的信誓旦旦,可林风仍旧不信,这时,秦菲菲送给他的手机响了,林风拿出电话,却是秦嫣打来的。

    “喂。”

    “你在什么地方,我爸爸想要见你。”

    “十五分钟到。”

    林风挂了电话,一言不发朝外面走去,段治很不满的在背后喊道:“林风,你要去干什么,我不允许你乱来,给我站住!”

    他话还没讲完呐,林风已经拉开门义无反顾走了出去,除了国安办事处大门,塞在耳孔里还没来得及取出的袖珍接收器里再次传来段治阴魂不散的声音:“我不是在跟你说笑,现在我是以上级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回来!”

    林风用小拇指往耳朵里一掏,随后两根指头将这玩意儿捏成了碎片。

    通讯器里响起一阵滋滋的电流声,血压飙升的段治将通讯器用力往桌上一摔,拍着桌子气急败坏的骂道:“这个混账!”

    ……

    离秦菲菲被挟持已经过去了两天,勃利丽雅岛还是如往日一样喧闹,碎石铺成的主街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身影,这些人肤色各异,语言生活习惯也不相同,最大像似之处或许是他们大多都有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神。

    这座远离内陆且臭名远扬的世外小岛,并不像外人想象中那样荒僻,自古以来,只要有人在的地方便离不开商人的影子,在丰厚的利润面前,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冒着生命危险踏上这片充满罪恶的地域。

    大街两旁商铺林立,酒馆妓院比比皆是,有了这帮淘金者的加入,岛上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起来,也给新来的人呈现出一副虚假的繁荣景象。

    一个不到五平方千米的海岛要养活数千人口,当然无法做到自给自足,何况岛上超过百分之八十的罪犯也没想过要靠劳动来养活自己,所以每个礼拜,都有货船满载食物饮水准时来到这里。

    港口是除了岛屿中间那座宫殿建筑外,检查最严格的地方,为了小岛的安全,金虎在这地方至少派遣了一个营的兵力,还配有大量轻重武器,将整个港口防御的犹如铁桶一样严密。

    一大早上,海面上传来轮船悠扬的汽笛声,驻守港口的武装分子头目通过望远镜看到正徐徐驶近的货船,顿时放心下来,这里消耗最多的除了粮食饮水外就是酒了,特别是华夏产的高度白酒,在这里最受欢迎。

    这艘货船船主正是一名华夏商人,每月只会来这里一次,专门负责提供高纯度白酒,船刚一靠岸,头目便亲自带着人来迎接船主,两个不同国籍的人好像亲兄弟一样热情的拥抱在了一起。

    精明的华夏商人自然明白对方如此热情的原因,打了个响指,早就准备好的一箱高档白酒跟巴国产的雪茄烟送到武装头目面前,这些酒不是用工业酒精勾兑出来的假酒,而是正宗窖藏,味道不要太好。

    头目两眼发光看着这一箱子好酒,这可比以往的数量多了一倍不止,他挥挥手叫人把东西搬去自己房里,一边回头笑容满面用不太娴熟的华夏语对商人说道:“我亲爱的李,这次你送来这么多好东西,不会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吧?”

    李姓商人也不避讳的点了点头,手指向站在系缆桩边那一男一女说:“他们是我的亲戚,那小子在国内惹了点祸事,所以我带他们来这里避避风头,往后还请你帮我多照顾他们一点。”

    “亲戚?”头目疑惑的眼神在他们两个身上来回打量,商人暗中将一叠美金塞进了他衣兜里。

    这家伙拍了拍兜,脸上顿时又挂起了灿烂的笑容,点点头说:“你们两个是长的挺像,那行,让他们进去吧,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谁让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