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国安召见
    现场气氛被浓浓的忧伤所掩盖,此次秋田会派出处理此事的人员满是忐忑的站在一旁。

    “金虎阁下,我们对令弟的死深感痛心,但请节哀,我们会长承诺,以后每年将从您手里多拿百分之三十的货,当作对您的补偿。”一名留着小胡子的东洋人在他背后真挚的说道。

    金虎忽的转过身,只见他眼眶通红,似乎刚哭过。

    他仿似蛇信一样的眼神盯着面前这人,阴森的问道:“你是用钱来衡量我弟弟的生命?”

    “没……没有,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小胡子吓得后退几步,随同前来的保镖连忙把他护在身后,

    “害我弟弟的人都必须要死!”

    金虎从背后拔出一把黄金色的手枪厉声朝他们吼道,话一说完,枪口喷出一道道赤炎,这些保镖就像被挨个点名一样,纷纷中弹倒下,只有一人反应过来,快速从腋下枪套里拔出抢来,但还没等到他把枪举起,远处突兀传来一声炸响,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瞬间就将他头盖骨都给掀飞起来。

    尸体噗通一声栽倒下去,远处一名只穿着比基尼的性感女郎将步枪扔回给身边的卫兵,朝着金虎方向扭腰走来。

    小胡子瘫坐在地上,所有人中只剩下他完好无损,一片阴影笼罩在头顶,他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就见金虎一手搂着比基尼女郎走到了面前,另一只手上黑洞洞的枪口笔直对准了他的额头。

    小胡子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颤抖着说道:“金虎阁下,我……”

    砰!

    膛焰一闪即逝,小胡子话没说完便一头扑倒在地,暗红的血水不断渗出,快速往低洼地带汇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金虎用枪在这个女人修长的脖颈间移动,语气带着无法违背的强硬:“琳达,你去把杀童虎的人抓回来,我要在他下葬前能亲眼看着我为他报仇!”

    “好的!”女郎甜甜的回道。

    过了没多一会儿,五艘载满了人员的快艇离开勃利丽雅岛,劈波斩浪朝内陆驶去。

    ……

    刚过了中午,手机便叫唤起来。

    林风拿起电话,一见到秦菲菲的名字就是一阵头疼,偏偏这位姑奶奶的电话还不能不接,不然有他烦的。

    “喂,早啊!”

    “臭家伙,你是不是还在睡觉?”

    林风瞥了眼窗外金光四射的太阳,有些有气无力的问道:“什么事啊?”

    “今晚别去夜总会了,我爹地让你到家里一同吃个便饭,记得穿整齐一点,别搞的像个乞丐一样,害我脸上没光。”

    “吃饭?为什么?”林风一骨碌翻身从床上坐起。

    “哎呀,别问那么多了,爹地还是头一回主动邀请我的朋友到家里吃饭,你该感到荣幸才对。好了就这样,我现在要跟姐姐去做spa,晚上见。”说完小魔女不等林风答应,就直接挂了电话。

    林风挠了挠头,突然邀请去她家里是要闹哪样,难道她准备逼婚?

    这尼玛好像不大可能吧,就算他肯答应,以秦浩远的为人,也不可能同意把他还未成年的小女儿嫁给个当保安的穷光蛋,这不是生意人的作风。

    以林风的个性,既然想不出也就懒得再去琢磨,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趟于公于私还真必须得去。

    至于秦菲菲再三交代要穿整齐一点,林风直接把这句话给忽略掉了,柜子里翻来覆去就那么两件衣服,能有干净衣服换就不错了,哪还有挑剔的余地。

    简单收拾一番出门,林风来到隔壁,千叶美佳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似乎周围房里发出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叫唤声并未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她更像一个极为喜欢独处的邻家女孩,没什么事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她从房间里出来过。

    千叶美佳盘腿坐在一张垫在地板的凉席上,她似乎不用睡觉,墙角边那张床一直没有动过的痕迹。

    房门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动,陷入空灵中的千叶美佳陡然张开了眼,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是林风,她才放松下来,不由问道“主……老大,您是要出去?”

    这声老大叫的无比难受,俏脸都快皱成一团。

    说着她就准备起身,林风却摆了摆手:“我就过来告诉你一声,不用跟着我,今天我有个约会,你要也不想上班,就在家里待着好了。”

    现在不比以前,连白涛都卷起铺盖滚蛋了,皇朝里自然没谁再去故意找林风的碴,现在他们的小日子过的相当悠闲。

    等千叶美佳答应,林风抄着手出去了。

    摩托车还放在维修店里,听那里修了几十年车的老师傅说,这玩意是他见过最复杂的踏板车了,幸好坏的部分还能看的明白,只等需要更换的部件到货,换上就能正常上路。

    这地方连出租车的影子都很难见到,要走很长一条路到了大街上才有公交车站台。

    眼看已经入秋,天空却没一点放凉的意思,连偶尔刮起的微风都带着股灼热的气息。

    林风走出没多远,很快脚步便放缓下来,最后干脆站在原地,一辆在他身后不紧不慢行驶的奥迪a6也在这时加快速度,超越了林风后,才嘎吱一声停下。

    驾驶室车窗降下,带着墨镜的司机却主动招呼道:“上车,有人要见你。”

    这位理直气壮命令林风的人似乎很有来头的样子,林风正打算上前薅着头发给他来个封眼锤,顺便问问谁想见他的时候,对方却拿出一个小本在面前一晃。

    国家安全几个字清晰可见,感情是‘老东家’派来的人,林风很快联想到了陈晨身上,这妞什么时候也喜欢上玩神秘了?

    径直拉开副驾室车门坐上去,对方似乎有些不满的斜睨了林风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汽车启动,快速朝着市区方向驶去。

    与警察局一墙之隔的国安办事处,林风过了安检,满怀激动推开面前这间办公室大门,入眼却是个头顶都快秃了的中年男子。

    整间办公室除了他以外,哪里有陈晨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