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魔鬼岛
    “如果不想看着她死,现在就给我跪下!”被逼到如今这一步全是拜眼前这个林风所赐,张镖恨不得把他碎尸八段,却忘了这一切全是他一手挑起来的。

    现在有人质在手,心中早已被仇恨填满的张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当众羞辱林风的绝佳机会,他要让这不可一世的家伙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这要求在所有人听来都会觉得过分,杀人不过头点地,只要有骨气的人,宁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求生,而林风显然不像是一个会苟且偷生的人,何况秦菲菲和他也非情非故。

    刹那间的沉默却像过了许久,当林风缓缓抬起头时,众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无耻的张镖提出这种要求简直是强人所难,即便他们也开不了口让林风跪下。

    “林风……”

    “你很想看我跪是吗?”林风忽然咧嘴笑了笑,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见他竟然毫不犹豫蹲下身,单腿跪在地上。

    看到林风屈服,张镖猖狂大笑两声:“这可不够,我要你像跪你亲爹一样,双腿跪地,再给我磕三个响头!”

    “……我爹早死了!”林风抬头望向对方,目光顷刻间变得犹如寒冬一样冷冽,以至于死死盯着他的张镖出现一瞬间的失神。

    这时候,急了眼的秦菲菲不知从哪来的勇气,顾不上自身安危,一把抓住张镖握着玻璃碎片那只手,并用力一口咬了下去。

    得意忘形的笑声顿时变成了惨呼,张镖一只手骨折没法动弹,左手又被对方死死咬着,正当他试图挣开秦菲菲时,林风几乎是眨眼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

    看着陡然出现的林风,张镖眼里满是惊骇的神色,他感觉自己像是马上就会死在对方手里头,连求饶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林风一把搂过了秦菲菲,同时一脚蹬了过去。

    哐!

    张镖向后倒飞出去三四米远,然后沿着石梯一路翻滚了下去,等停止下来的时候,他的一条腿和左手胳膊都以奇怪的弧度扭曲着,看起来浑身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刚才可吓死本小姐了,幸好你还算够意思,如果刚才张镖真要让你跪着磕头,你会答应么?”秦菲菲赖在林风怀中,手捂着胸口有些心有余悸的问道。

    “那还是让他直接杀了你好了。”

    林风酷酷的回答道。

    “菲菲!”秦家一群人围了上来,还没来得及发飙的秦菲菲就被秦嫣一把搂了过去,围着左看右看,唯恐她身上少点什么似得。

    秦浩远打了个电话,已经昏死过去的张镖很快就被兴师动众赶到的警察带走了,本来韩蕾蕾也要被带回去一同调查,林风或许是看在她还算配合的份上,向秦浩远求了个情,也就放了她一马。

    警车一走,这里又恢复了平静,秦浩远在离开以前,拍了拍白涛的肩膀。

    这动作看似亲密无间,却让白涛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他倒是有自知自明,心知以他跟秦浩远之间的关系,还没熟到勾肩搭背的地步。

    只剩下一种可能,秦浩远这是变相的对他发出警告。

    他和秦嫣之间的明争暗斗,或许可以瞒过其他不知情的人,但秦浩远是何等精明,只从一丝端倪就能瞧出个大概。

    张镖这次显然触犯了秦浩远最忌讳的事,也好死不死把好不容易置身事外的白涛给拖下了深渊。

    秦浩远凝视着儿女的背影,嘴里淡淡的说:“这些年辛苦你了,明天我会让助理拟定一份合同,将这里百分之十的干股转到你的名下,就这样吧,回家好好休息几天。”

    说完,他又再次拍了拍白涛的肩膀,带着保镖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白涛整个人犹如坠入冰窟,秦浩远的意思已经表达了十分清楚,这里的事务不用他白涛再来操心,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以后都不要再来指手画脚。

    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把我打发了?!

    白涛心中充满了愤怒,有种被羞辱了的感觉,这家店在他苦心经营下,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而秦浩远轻飘飘一句话,就夺走了本该是他拥有的一切。

    他不甘心,却又什么也做不了,他和秦浩远就好像篝火和皓月,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秦浩远用一根脚指头都能把他轻易碾死。

    ……

    勃利丽雅岛位于印免两国海域争议区,因为这里特殊的地理位置,东南亚最大毒枭金虎的老巢就设立在这座岛上,同时,这也成了各国通缉犯的庇护所,每年都有大量罪行累累的逃犯来到这座被外界称为魔鬼岛的岛屿。

    这地方没有任何法律约束,人们只要不违背金虎定下的规矩,在这里就可以过上为所欲为的日子,即便闹出人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鳞次栉比的居住区中心位置,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宫殿式建筑,球场大小的庭院里还设有羽毛球场、游泳池等健身场所,几名有着小麦色肌肤的比基尼女郎正在蔚蓝色的池水中尽情的戏水嬉闹。

    周围随处可见肩挎步枪眼神犀利的武装人员,哨塔上,机枪黑黝黝的枪管暴露掩体外,在阳光照射下闪耀着致命的光泽,这栋建筑顶部还有四周空地全都架设了密集阵防空系统,金虎耗费数亿美元将整座小岛打造的犹如铁桶一样密不透风。

    今天,这里迎来一群从东洋远道而来的客人,也是金虎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往日表现的热情好客的金虎今日却有所不同,眼中居然浮现出浓得化不去的哀伤。

    就在刚才,这帮东洋人告诉他一个噩耗,他的亲弟弟也是世上唯一的亲人童虎,死在了一个华夏人的手里。

    身材矮胖的金虎蹲在一个黑色的收尸袋前,他弟弟就装在里边,因为死去的时间过长,尸体已经发黑,还散发着一股恶臭,金虎却像失去了嗅觉一样,双手捧着弟弟的脸,眼神无比的专注,额头与对方冰凉的额头触碰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