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跪一个
    报警!

    张镖瞬间僵在那里,如果有警察的干预,就不单单只是开除这么简单了事,加上秦家在背后运作一番的话,他很可能将在牢房里度过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眼看秦菲菲一脸认真的样子,显然就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

    好,既然你们要赶尽杀绝,那就别怪我了!

    张镖脑子一热,抓起脚边一个摔碎的酒瓶,猛地扑向了近在咫尺的秦菲菲。

    谁也没想到一脸怂样的张镖会突然暴起,做出狗急跳墙的事,秦菲菲又离他太近,等其他人意识到问题,想要救她时已经晚了一步。

    在一阵惊叫声中,张镖还能动弹的左手将锋利的玻璃瓶碎片抵在了秦菲菲雪白的脖颈上,瞪着通红的眼珠,厉声向众人警告道:“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张镖!”

    白涛和秦浩远几乎同时大吼了一声。

    秦菲菲无疑是秦浩远的软肋,这时候竟连他也无法再保持镇定。

    虽然秦浩远身边随便上去一人都能打的张镖满地找牙,但却因为投鼠忌器的关系,没人敢轻举妄动。

    “张镖,把东西放下,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白涛有些气急败坏的劝说着。

    今晚这一连串的事情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胆大包天的张镖竟然想到挟持秦菲菲,她可是秦浩远的心头肉,这次只怕连他也要受到张镖的牵连。

    “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想把我赶尽杀绝,告诉你们,没那么容易,谁要敢过来一步,我就拉着她同归于尽!”

    既然都已经得罪了秦家,张镖干脆就豁了出去,手里那块锋利的碎片紧紧抵在秦菲菲粉嫩的脖颈一步步朝出口方向退去。

    秦菲菲想跑,可她只是慢了半拍跟上张镖的步伐,脖颈就被割破了一条小口,血珠沿着脖颈滚落,与她白皙的皮肤对比起来,显得无比的刺眼。

    “林风……”秦菲菲痛叫了一声。

    这要命的关头,最疼爱她的父亲和姐姐都在,这丫头却下意识喊出了林风的名字。

    秦浩远来不及计较这个,心急的上前了两步:“别乱来,我秦浩远以自己的名誉担保,只要你现在放了她,我可以不再追究之前的事情!”

    “啊!”秦菲菲顿时痛叫了一声,伤口血流的速度顿时加快。

    众人心中一紧,丧失理智的张镖简直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秦浩远急忙制止了试图要冲上去的大铁头。

    “我说了,谁也不许过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张镖对着一脸愤怒的秦浩远摇了摇头,冷声说道:“不好意思啊秦老板,我现在已经不是你手下的人了,所以你别再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跟我讲话!”

    秦浩远急促的喘着气,克制着心中火山迸发一样的怒意,一字一字的道:“你到底想怎样才肯放开她?”

    几句话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门前,只要下了阶梯就能逃出生天,张镖心知今天算是彻底把秦家得罪透了,只要他还在华夏以后恐怕都不能抛头露面,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利用秦菲菲好好敲上一笔。

    贪念一起,张镖顿时就有了胆气:“你们秦家不是有钱吗?我想给我个一千几百万因该对你来说只算毛毛雨吧?”

    “哼哼,一千万,你做梦吧!”一直没有机会插话的秦杨在秦浩远背后哼哼了两声,瞧他那样子,别说一千万似乎一分钱都不打算拿出来。

    不等张镖说话,秦浩远第一个回头瞪着这个最不让他省心的二儿子:“这里没你的事情,给我把嘴闭上。”

    “爸,你别上了他的当,他哪有这个胆子……”被秦浩远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一瞪,不以为然的秦杨这才悻悻的闭上了嘴。

    “看来你们秦家真以为我干不出来是吧?!好,大不了咱们今天就同归于尽。”张镖一发狠,就打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秦浩远急忙说:“我答应你,一千万现金我马上叫人送来这里!”

    “哼,这才像话。”张镖也不傻,心知拖得越久变数越大,忙又改口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知道楼上保险柜里还有一百五十几万的现金,现在给我准备辆车,把这些钱一分不少放进车里,只要到了安全地方,我马上就放了这丫头。”

    保险柜里一般只放了部分流动资金,秦浩然显然也不清楚具体的数目,只好回头看了眼白涛,用眼神询问他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白涛已经手脚发凉,还是任命的点了点头:“除了这个月的营业款,还有一部分是准备用来支付给酒水供应商的现金,差不多就是这个数。”

    保险柜钥匙一向掌握在白涛手里,张镖为何连里面的现金数额都知道的如此清楚,似乎很值得让人深究。

    秦浩然又哪里看不出来,但现在救女儿要紧,谁知道张镖这疯子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其它的都可以暂时先放到一边。

    “按他说的,把钱全部装到车上。”一百几十万在秦浩远心中连女儿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了,交代了一声,又对保镖说:“把车钥匙给他。”

    白涛叫了几个保安跟他一起急匆匆的上楼去了,要把钱拿到楼下,还要几分钟的时间,张镖已经吃定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阴冷的眼神投向一直在寻找救人机会的林风身上。

    “你,给我跪下。”张镖大剌剌的对林风说。

    林风目无表情的看着他,似乎在犹豫。

    “这丫头不是挺喜欢你的吗?现在你难道就不能为了她,给我跪一个?”张镖有恃无恐用手里的玻璃碎片在人质脖颈上游走,冰凉的触感很快让附近细腻的肌肤爬起一层鸡皮疙瘩。

    “林风,别答应他!”秦菲菲焦虑的喊道。

    而秦浩远和秦嫣等人,也把目光聚集在了林风身上,千叶美佳将手里的链子刀一荡一荡的,已经随手做好了强行动手的准备。

    一群高手环绕,却谁都没有把握从疯了的张镖手上将秦菲菲完好无损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