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真相
    “嫣儿。”

    朴志焕一见秦嫣,眼神顿时亮了,将要出手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看得出来,这小子已经对秦嫣情根深种。

    秦嫣礼节性的朝他点了点头,快步来到场中,有意无意将林风挡在身后。

    “爸,你怎么会在这儿?”

    也许在她看来,林风对上她父亲的贴身保镖和朴志焕无疑是处于劣势,所以才会下意识挡在他们的中间。

    “我从这里路过,就顺道进来看看,怎么,你不想见到我?”

    秦浩远在众人的陪同下来到秦嫣跟前,看了眼林风,眼里已经多了几许讶色。

    “爹地……”

    秦嫣背后,一个娇小的身影猛地扑了上来,旁边的人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还退开两步,只见秦菲菲乳燕还巢似得一头扎进秦浩远怀里,撒娇中带着埋怨的说道:“你太坏了,竟然让大铁头欺负林风!”

    大铁头这个称呼是秦菲菲私自给白人保镖取的外号,在家有时她闲的无聊,就会弄一把核桃之类的坚果央求这保镖用他的铁头给一一磕开。

    “我欺负他?”秦浩远苦笑了一声,心说你是没看见刚才林风把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不然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铁头见气氛缓和下来,老板也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于是把甩棍收起,退回到秦浩远身后站定,只是之前那自大的眼神如今已经彻底收敛了,望向林风隐隐有些佩服的意思。

    “对了,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浩远指着林风和刚被人扶起来的张镖,对秦嫣问道,显然他并没完全听信白涛刚才说的那些。

    他就是秦嫣的爹?

    林风也在打量对方,直到今天他才算第一次亲眼看见这次的目标人物,秦浩远真人要比那张打印出来的黑白照片有气势的多,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叫人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林风,还是你来说吧。”秦嫣心知这事关系重大,如果让父亲误以为她纵容下属胡作非为,那以后就别想继续留在这里,所以干脆把主动权交到林风手里。

    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谁是谁非已经一清二楚,林风本想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不过既然真正的**oss出现了,自然要在他面前说道说道。

    “秦总,事情是这样。”

    林风整了整喉咙,明显发现白涛和张镖两个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于是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把之前发生那些事说了一遍,当说到张镖花钱雇人设套陷害他们的时候。

    一张脸已经由白泛青的张镖顿时激动起来,大声嚷嚷着打断了他的话:“你胡说,血口喷人,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人,你这根本就是栽赃嫁祸,故意想在老板面前抹黑我!”

    他言辞激烈,唾沫星子四溅,怎么看着都像做贼心虚。

    秦浩远心中顿时就有了个大概,意味深长的瞟了眼面无表情的白涛,这才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吗?”

    “有啊,我就是最好的证据,如果我要是犯了罪,警察又怎么可能把我从拘留所里放出来?”林风很光棍的说道。

    秦浩远摇了摇头,十分较真的说:“光是这个,你又怎么能证明是张镖在背后下套害你呢?”

    “我当然有办法证明,看好了。”

    林风露出一个极为自信的笑容,顿时却让对面两人有种极为不妙的感觉,只见他从裤兜里掏出一部手机,从手机壳上镶嵌那些五颜六色的水钻来看,这更像是女人用的东西。

    叮叮叮……

    当林风在手机上快速按下一串号码,张镖上衣兜里很不适时宜的传来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他疑惑的掏出了电话,一见来电显示上的姓名,眼中顿时出现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张镖心虚的看向林风,色厉内荏的道:“你这算什么意思?!”

    “还想狡辩?那我就让你今天死的心服口服!”林风忽然露出个让他胆颤心惊的笑容,显然还留有后手,只见他朝门口大声喊道:“别藏着了,把人带进来吧。”

    话音落下,魏阳和赵小白一左一右扶着哭的脸上妆都花了的韩蕾蕾走了进来。

    张镖下意识后退一步,林风指着这女人说:“秦总,昨晚就是她给我们下的套,现在人证物证聚在,你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韩蕾蕾只顾着哭去了,既不否认也没承认,在外人看来,她这相当于变相承认了林风的话。

    “真是这样子的吗?”秦浩远忽然回头望向突然满头大汗的白涛。

    白涛也没料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在对方质问的眼神下,他忙不迭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他无疑是想先摆开自己的嫌疑,可落在张镖眼里,他却顿时有种被人抛弃的感觉。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恩怨了,他用这种方式陷害林风,如果没人阻止,林风就算把他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白经理,你要救我!”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望着白涛祈求的说。

    可白涛还能说啥,当事人都被林风找出来了,他要再帮着张镖说话,以秦浩远的智慧,难道看不出他也搀和了一腿,对付别人或许还没什么,但林风代表的是大小姐,这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白涛有种自身难保的感觉,哪还有能力救他,只得痛心疾首的说道:“唉……张镖,你让我说你点什么才好……”

    说这,暗中却向张镖眨了眨眼。

    作为第一狗腿,张镖顿时就读懂了这眼神的意思,白涛无疑是让他扛下这件事情,之后自然不会亏待了他。

    这人也不算太笨,转瞬间就衡量出了轻重,如果出卖白涛,他不但得不到一点好处,甚至连最后一个能帮他的人都得罪了。

    沉默片刻,只见他点头承认:“好吧,她的确是我指使的,现在既然打也打过了,那我可以走了么?”

    事情败露,这里已经没有他容身的地方,张镖倒也清楚,过了今晚,他就不会再是皇朝的人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报警,让警察抓他去坐牢!”林风还没表态,嫉恶如仇的秦菲菲张牙舞爪冲上去,指着张镖的鼻子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